美媒揭露中共一直“甩鍋”病毒來源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𤦍(Manpui)

校對、上傳 文怡

據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12月30日報道,中共沒收中共病毒來源研究樣品,企圖消滅所有追查根源證據。

去年12月或更早,中國突然爆發武漢肺炎,也就是今天所說的全球覆蓋中共病毒瘟疫。 疫情後來很快從中國蔓延至全世界,造成了全球性大災難。 迄今已經有約8251萬人感染,近180萬人死亡。 國際社會要求對中共病毒源頭進行獨立調查,並要向在疫情爆發初期刻意隱瞞疫情並造成拖延累計全世界的中共政府追究責任。

為了擺脫被全球追責、甚至被索賠的難堪局面,中共當局策劃了一系列推脫責任的應對之策。

美聯社報道;在中共國南部的山谷深處有一個礦井,該礦井曾經藏有蝙蝠,該類蝙蝠所帶有的病毒是與中共病毒病毒最為接近。該地區具有濃厚的科學價值,因為它可能為中共病毒的起源提供了線索,然而,由於政治敏感性和保密性,對於科學家和新聞工作者來說,該地區已經成為信黑洞,沒法進一步探究。

兩名知情人士說,最近來訪的蝙蝠研究小組設法采集了樣本,但樣本卻被沒收了。中共已命令中共病毒專家噤聲。 美聯社的一群記者也被便衣警察用多輛車拖走。他們於11月下旬封鎖了通往該礦井所有通道。

自從第一例中共病毒感染患者以來,已過去一年多,美聯社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共政府正在嚴格控制其起源的所有研究,積極鼓吹可能來自中共國以外的理論以壓制真相。

美聯社發現,中共政府正向研究該病毒起源於中國南部並與軍隊有聯系的科學家發放數十萬美元的贈款。 但據美聯社獲得的內部文件,它正在監視他們的發現,並要求任何數據或研究的發表必須由中共管理的新工作組批準,由習近平主席直接命令。 來自政府內部的罕見洩漏,數十頁未發布的文件證實了許多人長期以來一直在懷疑的,但這些都被最高層強力限制住。結果沒有公開。 當局嚴重限制了信息,並阻礙了與國際科學家的合作。

美聯社的調查基於對中外科學家和官員的數十次採訪,以及公告,洩露的電子郵件,內部數據以及中共內閣和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文件。 它揭示了在整個大流行中顯而易見的政府保密和自上而下控制的模式。

如美聯社先前記錄的那樣,這種掩蓋延遲了關於大流行的警告,阻礙了與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共享,並阻礙了早期檢測。 熟悉中共公共衛生系統的科學家說,同樣的做法也用在“敏感研究”方面。

一位經常與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合作的公共衛生專家說:“他們只選擇可以信任的人、可以控制的人。”由於這些人擔心受威脅而拒絕透露身份。

這場大流行已經削弱了中共政府在全球舞臺上的聲譽,中共領導人對可能暗示他們疏忽大意的任何言論發現都保持高度警惕。 正在管理有關中共病毒起源研究的中共科學技術部和國家衛生委員會沒有回應請求置評。

中共外交部在傳真中說:“中共病毒已在世界許多地方發現。” “科學家應該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國際科學研究與合作。”

一些中共科學家說,僅僅是因為沒發現任何有意義的東西而很少分享。  “我們一直在尋找,但一直沒有找到。”中共著名病毒學家張永珍說。

中共領導人有效地將有關該病毒起源的研究政治化, 惡意中傷。“今年4月,川普總統擱置了一個由美國資助的項目,以識別中共和東南亞的危險動物疾病,有效地切斷了中美科學家之間的聯系,並使尋找病毒起源的工作復雜化。 ”

川普指責中共通過武漢P4實驗室引發瘟疫。 這一理論被一些專家說不能排除,但目前尚無證據。

對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對於預防未來的疫情至關重要。 盡管允許世界衛生組織的龐大的國際專家團在1月初前往武漢,但並沒有去市場,也沒去當地最大的傳染病醫院。,無法調查導致疫情的原因。

最後一些公共衛生專家警告說,中共拒絕給予國際科學家更多的訪問權限,已經危及了全球合作,全球合作確定了近二十年前的SARS爆發源。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One Health Institute創始執行主任喬納·馬澤特(Jonna Mazet)表示,中美科學家之間缺乏合作令人“失望”,而美國科學家無法在中共開展工作是“毀滅性”  。

 “關於這種病毒的起源有很多猜測,”馬澤特說。  “我們需要退後一步……讓科學家在沒有指責的情況下得到真正的答案。”

起初,研究似乎正在迅速發展。對中共病毒起源的暗中尋覓表明,中共政府是如何試圖誤導的。

首先搜尋始於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這是一個潮濕、低矮的建築群,在這裡發現了第一批人類中共病毒病例。 科學家最初懷疑該病毒來自市場上出售的野生動物,例如與SARS傳播有關的“果子貍”。

去年12月中旬,攤販蔣大發開始註意到人們病了。 首先是60多歲的兼職工人,他幫助在攤位上清潔動物屍體。 不久,他與一位下棋的朋友也病了。 三分之一是40多歲的海鮮販子,後來被感染並死亡。

患者開始向附近的醫院求醫打點滴,到12月下旬觸發警報,使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感到震驚。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人高福立即派出一個團隊進行調查。

蔣大發說, 在1月1日一夜之間,市場突然被勒令關閉,禁止供應商取回他們的財產。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員從門把手,汙水和市場地板上收集了585個環境樣品,當局向該處噴灑了消毒劑。 以後,他們會把裡面的東西全部運出並焚化。

美聯社獲得的中共國內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數據顯示,截至1月10日和11日,研究人員正在對武漢的數十個環境樣品進行測序。 為世界衛生組織提供建議的加拿大微生物學家加裏·科賓格(Gary Kobinger)給他的同事發送電子郵件,表達了他對該病毒起源於市場的擔憂。

他在1月13日寫道:“這種(病毒)非常接近非典,如果我們拋開事故……那麼,我將研究這些市場(賣出的野生)蝙蝠。”

到一月下旬,中共官方媒體宣布有33個環境樣品測試呈陽性。 在給世衛組織的一份報告中,官員們說,有11個標本與新的中共病毒相似度超過99%。 他們還告訴聯合國衛生機構,老鼠和老鼠在市場上很常見,而且大多數陽性樣本都聚集在販賣野生動植物的地區。

2月,隨著病毒繼續迅速蔓延,中共科學家發表了有關中共病毒的大量研究論文。 然後,兩名中共科學家在一篇論文中提出了沒有具體證據的證據,表明該病毒可能是從市場附近的武漢實驗室洩漏的。 後來將其刪除,但它增加了圖像控制。

內部文件顯示,由此很快開始要求在中共進行的所有中共病毒研究都必須得到政府高級官員的批準—評論家說,這項政策癱瘓了研究工作。

2月24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發出的通知,根據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發布了新的審批程序,以供公佈。 其他通知要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不得與外部機構或個人共享與中共病毒有關的任何數據,標本或其他信息。

官方媒體報導,習近平於3月2日強調對中共病毒研究的“協調”。第二天,國務院將所有中共病毒出版物集中在一個特別工作組下,並標記為“不公開”的通知,其範圍比CDC早期的通知所涵蓋的範圍更廣,適用於所有大學,公司以及醫療和研究機構。

該命令說,在習近平的指示下,必須像“象棋遊戲”那樣安排研究的交流和出版,而宣傳和輿論團隊則要“指導出版”。 它繼續警告說,未經許可出版的人,“對社會造成嚴重不利影響,應追究責任。”

前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說:“法規非常嚴格,沒有任何意義。”他拒絕透露姓名,因為被告知不要對媒體講話。  “我認為這是政治性的,因為海外可能會發現那裡所說的話可能與中共所說的相矛盾,雖然表面一切都受到了控制。”

接到秘密命令後,研究論文的浪潮逐漸減弱。 盡管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員劉軍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重返市場近20次,收集了大約2,000個樣本,但他們所披露的內容並未予透露。

 5月25日,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終於打破了市場的沈默。 他說,與環境樣品不同,市場上沒有動物樣品測試呈陽性。

這項宣布令科學家驚訝,他們甚至都不知道中共官員從動物身上采集了樣本。 它還排除了市場作為病毒的可能來源的可能性,並且進一步的研究表明,許多最初的病例與病毒無關。

隨著市場陷入僵局,科學家們又將更多的註意力轉移到尋找可能來自蝙蝠的病毒上。蝙蝠與人們在洞穴中祈禱,狩獵者或采礦人會警告想接觸蝙蝠的科學家。 中共病毒的遺傳密碼與蝙蝠中共病毒的密碼極為相似,大多數科學家懷疑中共病毒直接從蝙蝠或通過中間動物跳入人類。

新加坡杜克國大醫學院的王林發說,由於在中共和整個東南亞都發現了帶有中共病毒的蝙蝠,因此,中共病毒的野生動物宿主可能在該地區的任何地方。他說:“在某處有一只蝙蝠,其攜帶病毒與中共病毒的相似性為99.9%。”

中共病毒的研究正在泰國等國家進行,中共病毒專家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博士領導深入農村的科學家團隊從蝙蝠中采集樣品。 在8月的一次探險中,Supaporn告訴美聯社,可以在“蝙蝠”的任何地方發現這種病毒。

中共科學家很快開始測試潛在的動物宿主。 記錄顯示,傳染病專家夏雪山獲得了140萬元人民幣(合21.4萬美元)的贈款,用於在雲南篩選動物的中共病毒。 官方媒體在2月份報道他的團隊從蝙蝠、蛇、竹鼠和其他動物中收集了數百個樣本,並對穿著防護服的這些科學家進行了拍攝。

然後政府施加了限制。 有關樣本的數據仍未公開,盡管夏雪山今年已與他人合著了十幾篇論文,但只有兩篇是關於中共病毒的,而且都沒有關註其起源。

中共當局曾經密切監視科學家曾經調查過的洞穴。 安全人員在雲南省的三個地方跟蹤了美聯社新聞小組,並阻止了記者前往該洞穴,研究人員在2017年發現了負責SARS的蝙蝠種類。 在第二個位置的入口處,一個巨大的山洞到處都是遊客拍照留念,當局關閉了此處。一名武裝警察出現之前,一名公園管理人員說:“我們剛接到縣裏的電話。”

在該礦井中發現了中共病毒病毒的近親(稱為“ RaTG13”)。RaTG13是在2012年後發現的,當時有六名男子因神秘的肺炎而生病,三人死亡。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和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都從這裏研究了蝙蝠中共病毒。 盡管大多數科學家認為中共病毒病毒是自然界起源的,但有人說它或它的近親本來可能會被運送到武漢並被錯誤洩漏。

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專家石正麗曾多次否認這一理論,但中共當局尚未允許外國科學家進行調查。

 一些國家支持的科學家表示,研究工作照常進行。 著名的病毒學家張先生獲得了150萬元人民幣(合23萬美元)的資助,用於尋找這種病毒的起源。 他說,合作的科學家正在向他發送樣品,包括貴州的蝙蝠和河南的老鼠。

 “蝙蝠、老鼠,裏面有新的中共病毒嗎? 他們有這種特殊的中共病毒嗎?” 張先生說,“我們從事這項工作已有十多年了。 好像我們今天才剛開始。”

他拒絕證實或評論有關他的實驗室在當局提前發布該病毒的基因序列後暫時關閉的報導的評論或評論。 他說,他從未聽說過對發表論文有任何特殊限制,並且他的論文要經過的唯一審查是所在機構進行的常規科學審查。

但是沒有政府支持的科學家抱怨說,現在很難在中國南方獲得對動物樣本的批準,而且對於政府資助的研究小組的發現知之甚少。中共當局也推廣了表明該病毒來自其他地方的理論。

記錄顯示,政府向中科院的畢玉海提供了150萬元人民幣(合23萬美元)的資助,以開展中共病毒起源研究。 畢玉海與他人合著的一篇論文指出,6月份北京市場的一次暴發可能是由來自歐洲的被汙染的冷凍魚包裝引起。

中共政府控制的媒體利用這一理論表明,武漢最初的爆發可能源於從國外進口的海鮮,這一觀點被國際科學家拒絕。 世衛組織表示,人們不太可能通過包裝食品感染中共病毒,並且故意暗示中共病毒並非在中共國開始。中共至今還沒有提供足夠的病毒樣本用於確定。

中共官方媒體還廣泛報導了來自歐洲的初步研究,這些研究表明去年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廢水樣本中發現了中共病毒。 但是科學家在很大程度上駁斥了這些研究,研究人員自己也承認,他們沒有找到足夠的病毒片段來確定它是中共病毒。

在過去幾周中,中共官方媒體從德國科學家那裏進行了調查,認為這表明該流行病始於意大利。 生物安全研究所所長亞歷山大·庫庫勒(Alexander Kekule)曾多次表示,他相信這種病毒首先在中共出現。

內部文件顯示,中共政府還贊助了有關東南亞穿山甲作為中介動物宿主的研究。 在2月的三天內,中共科學家針對由廣東海關關押的從東南亞販運來的馬來穿山甲,分別發表了與中共病毒相關的四篇論文。

但現在許多專家說這種理論是不可能的。新加坡杜克-國大醫學院的王林發說,在穿山甲中尋找中共病毒似乎不是“科學推動的”。 他說,血液樣本將是中共病毒在稀有哺乳動物中存在的最確鑿的證據,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任何病毒的匹配。

世衛組織表示,正在研究500多種其他動物,包括貓、雪貂和倉鼠,以作為中共病毒的可能中介宿主。中共政府還通過對舊流感樣本進行重新測試來限制和控制對零號病人的搜索。

自1月1日以來,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官員很久以前就檢測了大約11,000份早期流感樣品,而在意大利,研究人員最近發現了一個男孩,該男孩於2019年11月患病,後來被 檢測出中共病毒呈陽性。

但是在中共國,科學家僅公布了兩家武漢流感監測醫院的回顧性測試數據,僅湖北省就有18家以上,全國500多家。 數據僅包括去年在中國收集的330,000個樣本中的520個樣本。

研究中的巨大差距不僅是由於缺乏測試,而且還因為缺乏透明度。內部數據顯示,截至2月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已經在黃岡對100多個樣本進行了測試。 但結果尚未公開。

流出的少量信息表明,中共病毒2019年在武漢市以外的地方流行。 這一發現可能使中共官員對他們的早期疫情處理提出尷尬的問題。 中共研究人員發現,到1月2日,武漢數百公裏外的一個孩子感染了這種病毒,這表明該病毒正在12月份廣泛傳播。 據一位對這項研究有直接了解的科學家說,但是早期的樣品沒有經過測試。

由於害怕暴露而拒絕透露姓名的一位科學家說:“有一個非常刻意的研究時間選擇,因為過早地進行可能會太敏感了。”

世衛組織於7月撰寫、於11月發表的報告稱,中共當局在2019年12月發現了124例病例,其中包括武漢以外的5例病例。 世衛組織即將對中共進行訪問的目的之一是回顧12月之前的醫院記錄。

世衛組織小組成員中共病毒專家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說,確定流行病的來源不應被用來定罪。他說:“我們都參與其中。” “直到我們意識到這一點,我們都將永遠擺脫不了這個問題。”

中共病毒疫情隨著中共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在武漢失控爆發,擴散全中國,禍害全世界。 觀察家們註意到,自病毒疫情成為掩蓋不住的公共話題以來直到今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全力展開“甩鍋”行動,試圖甩脫實行獨裁和新聞管制釀成疫情大爆發,以及後來倉促采取的不計人民死活的封城行動造成人道災難的責任,並試圖將自己塑造為全中共和全世界的恩人。

評:

中共謊言連篇,已記不清楚說了些什麽。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周一說:“在溯源問題上,中方本著開放、透明、負責任的態度,率先同世衛組織開展科學合作。世衛組織也向中方提供了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的 研究進展,有關合作正在穩步推進,雙方保持著密切交流和溝通。”

外交部另外一個發言人趙立堅重申,中共雖然最早發生疫情,但並不一定是病毒源頭。中共國認為,確定病毒源頭“是一個負責的科學問題,“需要全世界科學家們的共同努力。

他們聯合世貿組織演戲,一邊又大量投入資金收買人作無謂的研究借他們的嘴散布謠言,然後繼續在全球放毒、殘害正義的科學家們。

針對外部,中共一研究機構又曝出新的研究成果,認為中共病毒源頭在南亞次大陸,也就是印度和孟加拉國。 這是中共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先後甩鍋給意大利、西班牙、美國和一些向中共出口冷凍肉類食品國家之後作出的最新一次甩鍋的努力。 也沒忘了繼續在內部“甩鍋”給包括貓、雪貂和倉鼠、老鼠、蝙蝠……

但是,正義人士沒有被中共的謊言蒙蔽。

記得我們美麗勇敢的閆麗夢博士由1月開始聯系路德社,冒著生命危險告知全球這個病毒真相,成為影響人類命運的重大事件。

美國川普總統直接發推證實中共病是來自武漢軍方實驗室,日本也提供了確鑿的情報證實。

這篇報道,向美國民眾還原了中共掩蓋病毒真實來源的時間線,喚醒民意。相信中共接受審判的日子不遠了。

 原文連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