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41)沈南鵬是互聯網真正的教父,代表中共黨中央,扎克伯格見了他就跟狗一樣

整理: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8月9日,郭先生說:就是張首晟先生,幹掉他的一個關鍵的人物就是沈南鵬。沈南鵬是導致他被幹掉的最核心的原因。Sequoia幾乎是壟斷了半個中國的互聯網巨頭。這個沈南鵬他的背景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你把馬雲八輩子祖宗綁在一起,給沈南鵬舔腚都不配。
……
在你硅谷裏面的老大,托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還什麼扎克伯格見了沈南鵬Neil Shen的時候,那真的是說難聽點的,就跟狗一樣,輪得着他們說話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個一進來,兩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閉嘴。他在桌子上一說話,你放心,桌子上沒有人說話。包括香港那幾個大佬,哎呀,我的媽啊。什麼超人啊,Richard Li是吧,什麼什麼一見他全不Li啦,全都不說話啦。爲什麼?他是互聯網的真正的教父。
……
Neil Shen出現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這代表中共中央。

2020年8月9日
小羊女士:因爲硅谷呢,本身是白人左傾路線,白左、社會主義的搖籃。所有的思潮,像1960年代的hips文化的搖籃就是伯克利大學出來的。所以他們一向支持精英、科技精英,以標榜自己是社會主義信仰者爲榮,爲一種標籤。所以全世界的黑暗勢力巴不得利用他們這樣的影響力來影響科技界,所以他們是深度滲透的、深度被藍金黃的一羣頂級的精英。說到這個話題呢,郭先生我跟您彙報一下,我接觸的咱硅谷的戰友啊,有70%-80%是因爲張首晟教授意外去世這件事情被喚醒的。大家當時非常非常震驚,沒有一個人能想到張首晟教授去世這件事情能有這麼深的內幕,包括我在內。我當時是一個星期內沒睡好覺,不是我害怕死亡這件事情。而是突然明白共產黨這個邪惡組織能把這麼頂級的科學家利用到這個程度,而且這麼毫不留情的讓他肉體消失。這個太恐怖了。而且正是因爲我認識張首晟教授,所以我的那種刺激就特別特別大,對我的震動特別大。然後我們這邊的所有戰友啊,幾乎90%以上都是因爲這件事情,完全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跟他們已經有切身的利害關係,非同一般。都是聽了你的爆料,你的爆料喚醒了所有的科技工作者。
郭先生:你想問啥?
小羊女士:如果您現在對着張教授的家人,您有什麼話要說嗎?
郭先生:謝謝你啊,小羊。我跟他呢見過幾次面,如果他家人看到這個節目的話,我希望他家人聽以下幾個事情是真是假。就是張首晟先生,幹掉他的一個關鍵的人物就是沈南鵬。沈南鵬是導致他被幹掉的最核心的原因。Sequoia幾乎是壟斷了半個中國的互聯網巨頭。這個沈南鵬他的背景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你把馬雲八輩子祖宗綁在一起,給沈南鵬舔腚都不配。我第一次在公衆面前談沈南鵬,我第一次在這談Sequoia,就是留給你們硅谷了算是。我沒有說過吧?幾年爆料啦。這個沈南鵬在中共的級別相當於什麼?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小羊。不知道沈南鵬的,你看咱戰友爆料天天有人說,見有人提過沈南鵬嗎?爲什麼沒有?
小羊女士:我知道啊。
郭先生:沈南鵬的政治力量、經濟力量、技術力量,你把這幾個人綁在一起也不行,他是真正的大佬。馬化騰啊、什麼彥言啊、熊曉鴿啊、阿里巴巴啊,這跟他不是一個級別。在中國一切都說政治經濟、政治科技,政治商業、政治互聯網。你告訴我馬雲什麼政治?馬雲給人家當小三的、白手套,馬化騰是比馬雲的政治地位要高,知道嗎?那彥言、熊曉鴿就是個拉皮條的,啥狗屁都不是,知道嗎?但是一半的政治家是馬化騰,全政治家是沈南鵬,全超級政治家就叫馬明哲。中國歷史上近幾十年牛叉的人,那真的是馬明哲排第一,沈南鵬排第二。Neil Shen在曼哈頓的能力,現在就在我對面的房子,還有在美國的政治能力。我告訴你,都說是鄧文迪介紹了伊萬卡和庫什納認識,但是Neil Shen那在庫什納、伊萬卡和川普總統這塊的影響力,那不知道大多少去啦。那怎麼弄啊?但是Neil Shen是拿中國護照的,不拿美國護照。他能拿一千次美國護照,他不拿。那個在你硅谷裏面的老大,托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還什麼扎克伯格見了沈南鵬Neil Shen的時候,那真的是說難聽點的,就跟狗一樣,輪得着他們說話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個一進來,兩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閉嘴。他在桌子上一說話,你放心,桌子上沒有人說話。包括香港那幾個大佬,哎呀,我的媽啊。什麼超人啊,Richard Li是吧,什麼什麼一見他全不Li啦,全都不說話啦。爲什麼?他是互聯網的真正的教父。
小羊女士:哈哈,Richard Li。
郭先生:Richard Li,簡直是垃圾啊。誰不敢罵他,就Neil Shen罵他,指着罵。傻X,滾出去,滾!就這麼罵的。啊,不要嘛!滾,滾,滾!就這什麼小超人啊。所以說你看看,什麼小超人哪?所以你看,馬明哲只要出現的地方,那絕對是就等同於當時的總理、國家主席出現了。只要馬明哲坐在這的時候,叫做Mark Ma一出現的時候,完了,不是Jack Ma,你放心都懂,這是老大,代表總書記再加一總理。Neil Shen出現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這代表中共中央。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
郭先生:我們的首晟先生啊,一個非常棒的人,但是他真是一個科學家,他就不知道。首晟同志他是一個好人。他是因爲上海幫,拉拉扯扯的跟Neil Shen,Neil Shen就把很多希望就放在他身上。說你知道整個Neil Shen就因爲首晟他的這個人的價值,不知道給他帶來多少錢。就中共中央所謂的量子電腦中心、量子電腦經濟研發和量子電腦應用中心,成立了幾大中心,全都是Neil Shen跟他一起幹的。背後的核心價值就是,當時首晟到香港的時候還搞了這個兩三次的投資——Road Show。我們的基金經理談完以後說他,“他這個科學家就是傻子,他都不知道人家Neil Shen拿走多少錢了? ”他都不知道這人拿多少錢了。你知道首晟出事以後,誰是他的合夥人,你查過嗎?紅杉資本誰是他的最大合夥人嗎?美國最有實力的家族,11個家族9個是他的合作者。現在就在白宮,我不能再說名字了吧,小羊。
小羊女士:我知道,我知道,我能猜出來。
郭先生:就今天最牛的,11個,現在都聚集到我旁邊了,長島。今天晚上川普總統在那裏搞了一個募捐,都在。Jannerson、Jannerson家裏面,到jannerson家裏面,11個,9個都是。您想想沈南鵬,還有什麼李磊啊、什麼這些人哪,什麼耶魯派啊。你告訴我中國現在幾個高科技什麼大疆啊,你告訴我哪個不是人家沈南鵬開始的?馬雲在沈南鵬面前算個屁啊,你不都是借錢嗎?孫正義說:“你讓我尊重中國人?尊重誰?保證不包括Jack Ma,但是一定不能少了Neil Shen。”這是孫正義的原話,“說他是我一個學習的榜樣”。這是一個不是黑道、白道,人家是正兒八經,人家就是道、人家就是道。我就是道,我可以跟你佈道,我可以跟你創造一個道。這是爲什麼大半個中國江山,咱中國硅谷的孩子們、這些科學家們,就滿腦子是電腦。什麼是最可怕的,你知道嗎?戰友們,學學江湖。所有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學學硅谷的歷史,美國有競爭、有鬥爭,這都沒問題。但是在硅谷絕對不能存在這種完全沒有紅線的、沒有底線的,就是完全是邪惡的暗殺和邪惡的謀殺。這叫什麼呀?這個不是戰爭啦,這叫超限戰。就我完全無痕跡的我讓你死掉,無痕跡的把你技術拿走,無痕跡的叫你老婆孩子消失,無痕跡讓你得病,無痕跡把你技術偷走。這是真正的力量,這叫黑暗的力量。小羊你沒有想過,還有一個問題,你覺得過去硅谷就一個張首晟死不正常嗎?你覺得過去硅谷從過去的三十年,有幾個科學家突然死亡的?你給我數數。
小羊女士:因爲我個人本來就認識張首晟教授,因爲工作關係。而且在他去世之前兩三個月還在一個會場、一個會議的場合見過他。當時他在臺上演講的時候充滿生命活力、光彩照人,講的最新的technology。就是誰會想到幾十天之後他就會從地球上消失。這個事情對硅谷的所有工程師、科學家、創業家、投資家都是顛覆性的震撼。所以所有的人要找到真相,找到真相的結果是讓大家所有的人都睡不着覺。所以您說的,已經意識到這個超限戰了。
郭先生:我請問你小羊,你在他死之前親自見過他,你覺得像憂鬱症?你覺得像自殺嗎?
小羊女士:就是不像啊,就是我看他在開會的場合,真的蠻有生命活力,滔滔不絕的在講他最喜愛的那幾個話題。
郭先生:你見他應該是他死之前大概在六週左右,最起碼是在兩週以前,一定是的。不會再兩週以內,因爲他真正得到這個噩耗的時候,是大概在他死前的八九天。他一下子就垮了,他就垮了,然後意思就是給你兩個選擇,一個就是你自己了結吧,你肯定完了,你不能給FBI給弄走。一個是我們給你找個出路。他就說,那我選擇一個出路。他怕死,是吧?結果出路就是直接把他扔下去了,就這麼簡單。跟王健一樣,是吧?直接給扔下去了,自殺。你想想,我跟你講一個人。當年是2003年的時候,你查一查在硅谷,就在Central Road的旁邊,那出租的apartment,特別特別好的apartment。有一個華人,當時是從山東過去的一個華人家人,當時他是一個姓曹的,他和他的夫人在那去。他事實上是在舊金山的,結果他到了硅谷去了,大概是要搞一個科技合作項目。當然他的背後就是共產黨,山東公安的情報部門。就在他拿到這個東西以後,你去查查歷史,在Central Road這個人就莫名其妙的跳樓。所謂一華人失足摔死,當時我記得硅谷還報導這件事。我見他老婆的時候,我在洛杉磯,我說你覺得他怎麼會失足死了呢?他才30幾歲不到40歲的人。她說他怎麼會失足死?她說他當時拿着電話往外打的時候,他說有人要殺我,我就聽得咕咚一聲,嗷嗷的喊,他就沒聲音啦。我說這個有錄音嗎?她說沒有錄音。我說你報警了嗎?她說報警了。警察告訴她說沒有錄音“你出去。”沒什麼證據,給我攆出來了。她說我在那裏哭。警察說:“再哭也把你也關起來。”這真的是很誇張的事情。
你再查查華人,硅谷的戰友你們都有電腦,都是高人,你們不要聽我說,你們自己去查去。從硅谷那天開始起,有多少華人是非正常死亡的?還有華人在硅谷有了技術創新以後,回到國內後,多少人限制出境?你自己去查,不要聽我的。共產黨對美國人是偷和交易,對待中國人直接就搶,搶不來就殺。這不是我說的,你們自己去查去。所以說我們的首晟先生,他太天真了。Neil Shen是把他的所有,首晟每次講完那些東西,他都不知道給他惹來殺身之禍。他給Neil Shen的東西,包括那些教授、專家交流得來的東西,他都不知道兩邊的槍都對着他。美國的情報部門。他這個東西給了中共交易,你想想這個最後,兩邊不知道誰啊?美國可能把他抓了,依法幹掉。共產黨是非法幹掉。他不知道啊。導致他死亡就是Neil Shen把他弄的太重要了。然後他完全無底線的跟他們合作,而且馬雲在裏面也想分一杯羹。華爲就更不用提了,自從Neil Shen把華爲介紹給他以後,華爲就把張首晟推向了死亡的邊緣,只是哪一天什麼方式而已。
華爲裏面一個、其中一個被安全部派去的人也被抓了,就是跟他聯繫的人也已經被抓了,在山西給抓了,現在找不着了。這個哥們是跟我最關鍵的,今天我可以說一說了,小羊,爆料。因爲他告訴我的料,是我知道的真正的。他說我可能要消失。我說爲什麼?他說:“張首晟被做掉以後,我是重要的聯絡人,我也可能被消失。”我說那你不行。他說怕什麼,我已經早就準備好死了。他說反正我不會進裏面待着去。他不把我做掉,我就把我自己做掉,我不會進去待着的。他說張首晟這件事情,就是華爲和沈南鵬這幫孫子徹底把他給毀了。他說,用他沒有任何保護機制,就是把你用盡拉倒。而且甚至希望他死,你把技術拿完以後。再就是技術上,小羊咱們在硅谷那都懂得,你今天把你的核心東西拿完以後,你再往下延申,你沒多大的空間了,剩下到應用這個範圍的時候,你已經沒什麼價值了。當知道美國調查他的時候,他知道調查你,那你就牽扯到我了,這些人直接就把你做掉了、滅口了。這就叫做共產黨的超限戰,超限還戰,沒有限制。而且最巧妙的辦法,不可查不可尋,然後就把你做掉,戰就是生死嘛,是不是?沒有限制、沒有紅線,而且共產黨對待自己的民族的人,那是沒有任何考慮的。
所以說今天我第一次說出來,如果說硅谷的兄弟姐妹們你們還不清醒,你呆在美國你和任何老共。我不管你什麼立場,你和老共的企業家和白手套,還有像中國的馬明哲,馬化騰,馬雲,百度李彥宏等等,還像熊曉鴿這樣的人,你再合作。你等着,你要麼就是張首晟,你要麼就是2號張首晟,你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你完全可以不理爆料革命,不理無所謂,但我希望你爲了你的家人,爲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要做好兩道防線。第一個,我絕不碰美國法律,美國人不讓乾的事我絕不幹,這是起碼的常識,這跟我爆料革命沒關係。第二個,任何情況下不要和中國來的、在中國市場發展的科技公司,和所謂的民族愛國人士有任何的接觸。因爲那就等於開始了你的死亡,進入了超限戰,只是什麼時間、什麼方式消滅你。這就是我的建議,謝謝小羊。
……
不是,我跟你講艾瑞克•史密斯牛不牛?小羊?托馬斯牛不牛?馬斯克牛不牛?馬斯克牛不牛吧?扎克伯格牛不牛?比你們牛吧?他想說真話他敢不敢?他敢不敢?我跟你講艾瑞克•史密斯在倫敦跟我見面,他說了一句非常關鍵的話。他說在這世界上我敢惹ISIS,我不敢惹共產黨。
小羊女士:對,因爲他們沒有下限。
郭先生:它叫超限,下限你還有限哪,超限了,沒控制了。你知道張首晟最後跟其中一個聯絡人說過一句什麼話嘛?他說如果你們要覺得,真的是這多天真啊,然後就說如果你們要覺得我會給你們帶來麻煩的話,他說我可以選擇消失。但是你們給我安排一個安全的方式,苦苦哀求啊,然後說不管任何情況下不要惹我的家人,不要碰我的家人。我可以告訴你,張首晟的家人,你記住我今天說的話,一定下一個對準你的家人。因爲他的家人已經真正的選擇了就是說閉嘴,絕不說話,是吧?這是所有中國人的選擇。你的閉嘴就是給了共產黨最好殺你的理由。就像肖建華這幫人出來以後,當時記得我爆料時候說過的吧,他們說如何如何,我說我告訴你,你把錢拿回去的越快,你死的越快。頭兩天跟我聯繫了,“文貴呀,你真說對了,錢拿了,人又抓了。”我說你這不是神經病嘛?你像張首晟家人一樣,你相信共產黨就得走進火葬場。你不說話你幹嘛?張首晟他怎麼死的?你們家人最清楚。他怎麼可能是跳樓自殺,還怎麼還寫遺書?怎麼可能?胡扯的事情。怎麼那麼一樣,所有粘共產黨的人死法都一樣。你覺得正常嘛小羊?所有硅谷的兄弟姐妹們,如果這個還不能再喚醒你,那沒有什麼可以喚醒你了,你也不需要被喚醒了,你就繼續下去吧。
小羊女士:我現在覺得聽了以後呼吸急促、四肢發涼,我自以爲我還是有點勇氣的人,現在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當然聽說過沈南鵬先生的大名,我自己有一個很長時間的朋友,他的薩塔公司就是接受了沈先生的一筆投資。在中國的互聯網界那算是誰能接收到Neil 沈的一筆小投資,哪怕是象徵性的一點錢,就可以融到很多很多的錢。他是整個華人圈、互聯網界的確實是最大的大佬,但是沒想到你今天把這幾個點穿到一起,那就給所有的人又震撼了,震醒了又震醒一批人。
郭先生:剛纔你說的小羊啊,你看這就是搞科技的人才,幾乎都是沒有勇氣的。這是一個行話,搞科技的人才是沒有勇氣的,搞科技的人才幾乎是辨別力很差的。因爲他人生中很少去,他老在科技上往前走,他是個單向的跳躍性的思維,他不是橫向的思維。所以說他一般來講,他在選擇面前一般都是沒有勇氣的,甚至是非常單純的,可以說是很幼稚的。另外一個你看你們的思維,要麼前要麼進、要麼左要麼右,很少有厚度。比如說你剛纔說沈南鵬,你說的都是錢。我跟你說的跟沈南鵬的錢沒關係,沈南鵬最大的作用是什麼?你剛纔說的投你錢了,有很多人進來了,這都是你的思維,你看我跟你聊天,聊那麼長時間,乳化基金,然後投資,然後把技術放大,然後市場化,這就是你所有的邏輯思維,恰恰這些讓你永遠不會成功。沈南鵬是什麼價值你知道嘛?沈南鵬不是跟你錢的魔力——點石成金,點石成卵。沈南鵬是讓你認識你應該、你必須認識的人,還只有他才能讓你認識的人,這是他的第一核心力。知道嘛?你說給你的朋友投錢了,投錢算啥嘛?對不對?算啥嘛?湖南人講話。
小羊女士:這是Niel沈另一大功能。
郭先生:最大的,是不是?我給你。你有什麼技術啊?小楊?有這技術好,我給你投上100塊錢,然後我讓認識誰?我讓你認識你需要的Jack 馬,我要你認識你需要貸款的馬明哲,我讓你認識可以讓你馬上應用你技術的馬化騰。我讓你認識國家安全部科技副部長,邱部長、還是董部長、還是李部長馬上讓你認識,全國強制性推廣。這比錢重要。這就是爲什麼Facebook扎克伯格,拿着習的書籍在那學習,滑稽到那種程度,去到北京吸霧霾去。艾瑞克•史密斯,飛機下來一開始,用他的話說,我只要到北京去,飛機下來我不自覺的。飛機一進北京,我覺得我的腰要往下彎一彎,一到北京私人飛機下去,自然而然的腦袋、腰就往下彎了幾度。是吧?托馬斯要去北京,只有北京說,我現在讓你馬上過來,他馬上過去。他從來不會拒絕。他就不知道爲什麼,本能的不會拒絕。這就是你獨大,是不是,一萬二千億美元,一萬三千億美元,扎克伯格六千億美元。你在它那不算錢,它能讓你錢消失。它的能力是什麼?它是政治科技之後的給你一個市場的一個通道。所有的Neil 沈、還有馬明哲這些人、還有馬雲、還有馬化騰、百度李彥宏,他們都有一個魔力,可以讓你介紹某些人的能源,讓你反向的回到,把你的科技和你的錢無限放大。這是硅谷人臣服他們的原因啊。只要知道,只要他能讓我認識我想認識的人,我明天可能就是Google,我明天可能就是李彥宏,我明天可能就變成馬化騰了。這是魔力啊,所以你說Niel 沈在哪兒不晃啊,是不是?我一點,我就讓你變成這國家的馬雲了,我一點就讓你變成這國傢什麼了,這是他的核心。
小羊女士:明白了。
郭先生:這個思維你沒做到。所以說我們的首晟先生就被介紹給那邊去啦,是吧?我這重要,我這科技就變成了巨無霸了,我未來就可以稱霸世界了。他們的口號是改變人類、統治世界、影響人類進程。張首晟先生也信了,他得到的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權力的一個許可,和完全鄙視美國所謂的法律和規則的這麼一個資源和通道,厲害了。最後發現,不行、有危險,需要犧牲你,那隻能把你滅掉,這就叫超限戰。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幸虧我不認識張首晟教授的家人。但是我心裏可以想像,因爲我也是孩子的媽媽,可以想像他家人是多麼傷心欲絕。從科技界的角度,爲什麼引起全世界、科技界和工程界,包括投資圈的極大的震撼呢?因爲硅谷是人都認識張首晟教授呀,而且知道他在學術界的那個高峯,他是很有可能下一個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得主,因爲他物理學界的所有的獎項、全世界的最高獎都得遍了。所以,我們是學理工科出身的,我們硅谷所有的人都是這樣,戰友們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背景,然後就是感同身受,說這麼有成就的人,說讓他消失就這樣消失了,這太冷血了,太殘酷了,就是那種震撼。

2020年8月10日(路德社)
與中共對抗,這一週主要打擊了中共網絡超限戰,文貴先生還提到了張首晟被沈南鵬設計殺死。

2020年8月16日
那麼你這樣想的時候,你知道新西蘭是多麼重要了嗎?而且是最南端、最偏僻的國家。還有一個,每當7月新西蘭冷的時候,是中國乃至美國世界上大半球地方都是熱的時候,而且新西蘭的這個南部冷、北部熱,到奧克蘭、惠靈頓這些地方,你會感覺到完全不同的一個國家的氣候。而且有很多不同的這種山景、水景、植物啊,他是完全不一樣的。那麼今天我在直播前就饞的我受不了,我們這個廚師就是來自於新西蘭的。他是換班廚師——有時在我這兒、有時到我家去,做烤羔羊、炸魚是做最好的。但是他到這兒做的味道就沒有我在惠靈頓喫得好,爲什麼?惠靈頓的食品鮮、海鮮鮮、羊特別的好,然後美食也好,而且這個新西蘭的人特別善良。我不管過去說歷史從一八六幾年、一八四幾年,華人到那去什麼種族歧視啊,這個問題很長遠咱就不說。但是這些年來對中國人友好的、包容性很強的,我認爲是新西蘭屬於其中之一。所以說從這個人口的比例、華人的比例和悠久的歷史,和獨特的和中國對比的這種明確性的氣候,加上現在我們中國在那塊兒的旅遊業務是最大之一,接下來還有一些金融業務正在開展、包括科技項目。不要忘了中國真正有錢的,像平安的老闆啊、像這個Neil Shen沈南鵬這樣的人、像馬雲這樣的情人,好多真正有錢的把錢不敢進美國,甚至是大部分在新西蘭。那麼在這一點優勢上就看到政治上的安全、人身上的安全,而且在西方法治社會里邊,那麼信仰和法治他所形成的成熟度,新西蘭是排在前幾名的。那麼社會穩定度排在前幾名的。信仰、這個信仰,在這個國家也是很有意思的。那你看到的是非常的跟西方不太一樣的,就是它包容性特別的強。而且特別是我們華人的佛教、各種道教、包括西藏教,在那都可以生存。
綜上所述,這個新西蘭是高尚的、高等教育的,和中共現代治理下的強姦的中國體制下,中國人有錢人、有教育的人和高層次的人,或者有資產的人、有產人士,或者說是你比較特別的人士,一個最佳的安家樂業的、一個創業的好地方、生活的好地方。所以他的優勢不言而喻、不言而喻,就這兩大城市就有這麼多華人,而且他背後聯繫的在中國國內的數千萬的家庭,都是中共國最有影響的人。所以說新西蘭農場老班長站出來和新西蘭現在這個形勢,對爆料革命的最新中國聯邦極爲重要。今年一看咱屏幕上是滿屏星啊,咱們背後都是信仰之星。這個藍和這個信仰之星、和這個新西蘭的國土、新西蘭的文化和新西蘭的感覺,跟我們太配了。所以說我覺得真是感覺良好,對未來充滿了無限的希望。謝謝!

2020年11月15日(路德社)
冠博士:是的,因爲如果說你把這件事情變成了一個內部的事。那麼對方的律師就可以說,你這是在用國家這個公權力來影響這個政治選舉,所以最後就變成了一個內部的扯皮,那就是扯不清楚了。但是、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的本質,它確實不是對着民主黨去,因爲中共在美國建了這個沼澤地,不是隻有民主黨,是民主黨和共和都有的。因爲我們之前在川普總統選票計票的過程中,那在有些州它的州長是共和黨的州長,但是他呢在這個過程中也不是完全配合川普總統,也和川普總統的團隊是有過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們就看到這裏面的政治的水實際上是很深的,如果你對着民主黨去的話就中了中共的圈套,只有你跳出這個兩黨的黨派之爭,我們說這件事情本身它就不是兩黨的黨派之爭,達到國家安全的程度,到了威脅國家安全的程度,你才能徹底的把這個問題解決。而我們剛纔說到的這個裏面啊,朱利安尼先生說是委內瑞拉和中共,這裏面就是證據已經很明顯了在威脅國家安全,而剛纔我們提到的紅杉資本,那背後就是沈南鵬,沈南鵬之前文貴先生說過是這個互聯網之王,他在硅谷投資,他控制的代表中共控制的這些軟件,那最後背後體現的一定是中共的目的。那接下來在朱利安尼先生還說過,這個在南美的選舉中之前用過,那十年前就美國禁止了,但是呢你這次又被二級分包,相當於換了一個馬甲又進來美國,那你這樣一個過程中,難道監管不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可是有這個美國的一些政府的力量在掩護的,所以這裏面就涉及到了你政府的力量和中共的這樣的一個勾兌,那你這些人和他們有這種腐敗或者利益的勾兌,就像拜登一樣你出賣國家利益來讓他們進來。
所以這件事情,它也就不僅僅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事情,而最後我們可以看到它是一個協同的作戰,這個整體的協調的事情。因爲它是這樣的,停止計票,然後那天突然停了之後,那個軟件自動告訴你差多少,然後這個時候你再趕緊造假再補回來,所以這個你是需要一個巨大的團隊在運作的,特別說他這些選票的信息都傳給了國外,傳給了委內瑞拉,傳給了德國。那德國我們不清楚怎麼回事,委內瑞拉非常清楚,背後就是中共有人在這個親自的操作,所以說這些事情連起來的話,那大家就可以看清楚這個背後是怎麼回事。那我們說這個事情最後打到司法戰上,那最關鍵的就是證人和證據,那證據我們之前就討論過很多次了,那麼證人的問題,朱利安尼先生最關鍵的證人一定不會在媒體上說的。而我們說之前的中共的這個內鬥,在大選之前就放出了三個硬盤,那我們至少可以判斷說江曾孟這一股力量,它已經是這個準備跳船了。那麼另外一方面呢,文貴先生之前說過,說秦城裏面放出來的人是在親自的這個操縱這件事情,所以你這兩個事情結合在一起,那如果說真正這裏面有證人走到法庭上的話,來自中共的證人到法庭上的話,那這個力量將會是巨大的,他認罪或者是作爲證人來指證美國的沼澤地和他協作人,那這樣的話這個法律就會是徹徹底底的贏。所以說這件事情背後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它早就意識到了你這個科技的重要性,中共利用它的體制優勢,這個用資本滲透科技公司,找過了美國的這個法律體系的立法的防止高科技被滲透,所以導致了這樣的局面。所以說這個法律戰到最後呢,也一定是要讓美國人反思自己的國家體系,反思自己的這個憲法是如何被中共這個進攻和顛覆的,好的路德。

2020年11月16日(路德社)
國內的這些大的高科技,大家去看看胡潤資本多厲害,大家都知道。沈南鵬之前文貴先生也報過,說這是巨頭啊,科技界的教皇類的人物。所以就是說他們掌握的資源絕對是這種核心的資產,是能夠涉及到這些東西。而他們在背後的操作就是共產黨在操作。但是反過來也講到,就是給我們的戰友看啊。就是當你有了資產。爲什麼說共產黨是邪惡中的最大的敵人,一定要幹倒他。因爲你看當他有了錢,他沒有把錢給人民,當他有了權力和錢。和世界的地位的時候,他沒有把這些福利沒有把民主送給人民,沒有把稅務減退下來,在跟美國的對抗。當中美國人民要求你把稅減下來,就這麼5個字,你把稅降下來就這麼幾個字的真相從來在連篇累牘的鋪天蓋地的新聞裏。沒有一箇中國的媒體講這件真事,是因爲他把稅收開的太高了,他做了不對等的這種交易。就是說當共產黨和共產黨治下的這些企業和被共產黨洗腦了。以後的這些所謂的民營資本家也好,民營企業家也好,他們已經徹底被共產的這個病毒侵蝕了以後。他用的是什麼?是利用委內瑞拉古巴等等這些,伊朗這些邪惡的恐怖主義國家來侵害自由世界。它不僅害自己,他還要侵害世界人民。他跟世界文明接觸,跟美國接觸的目的不是向他靠近,而是要毀壞掉他,這纔是本質。就說這個體制的邪惡,到最後所有在這個體制內的人都跟他一樣。變成了魔鬼,而沒有用這個好的資金和技術去幹一點有利於人類進步的事兒,都是騙子。

2020年11月20日
這個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凡是在王健身上沒有吸取教訓的,都將付出巨大的代價啊。我們救出了那麼多人,所有的戰友真的都是成功人士,我們救出來的還有一些咱們普通的戰友們。我最喜歡他們說一句話,七哥,我們現在是新生了。11.20就是給中國私人企業選擇新生一個最好的機會,這是我們最高的意義。接下來王健先生的他的大量的錢啊屬於中國人的錢,全部都得拿出來。誰是殺害了王健的兇手,我們也找出來。誰替王健掩蓋了真相的人,我們得要懲罰。當然殺人兇手要受到懲罰,現在已經初見受到懲罰啊,現在是不同方式。你看國內現在清理知情人啊,裴楠楠,我估計也最後的消失。貫君、劉呈傑、孫瑤就能活到老嗎?她那個,大家再想想當年的假劉呈傑、假貫君、假孫瑤那個視頻。啊,共產黨但凡要一點兒臉啊,一會兒戳人家腚,一會兒要戳瞎,戳瞎五眼聯盟的眼。你能不能戳破假孫瑤、假貫君、假劉呈傑這個謊言呢?一個國家做出這樣的視頻,你丟不丟人吶?啊。王健之死和王健家人之這種冷漠和貪婪,王健這樣的人物都沒喚醒他老婆,都沒喚醒他小舅子,都沒喚醒他兒子,都沒喚醒他親兄弟。也沒喚醒陳峯吶,更沒喚醒王岐山、劉呈傑、貫君、孫瑤,悲劇吧。貪、嗔、癡、慢、疑,在這些人身上全看透了,最後是一定要得報應的。中國現在的沈南鵬、馬雲還在那蹦呢,是吧?還在那折騰了。馬明哲啊還在那兒折騰,還以爲自己重要呢,還覺得自己的當白手套,當得很乾淨了、很強的,還有彈性,是吧?

2020年12月11日
郭先生曾參加硅谷一個沼澤地級別的晚餐。一個朋友告訴郭先生,他祖父是國際和平組織的創始人,巴菲特、比爾蓋茨們一輩子夢想到他家來,但永遠不會讓他們來。比爾蓋茨就是騙子小偷。郭先生親見,這位朋友告訴歐洲某國領導人做一件事,讓以色列和中東幾國籤和平協議。那是九幾年的時候,現在都發生了。這些人絕對與共產主義爲敵。他們看得上中共的三個人,馬雲、李彥宏、沈南鵬。沈是大鱷魚。連鄧小平、江澤民都碰不到沼澤地的人。沼澤地最在乎的產業,納米工業、碳纖維、芯片半導體產業、衛星太空產業、生物科技、大藥廠、互聯網巨頭、量子電腦、5G技術,這些60%不在美國,特別是光刻機、大型設備,基本上在德國、日本、瑞士、英國,日本有1200個最核心技術。這個沼澤地是全世界的沼澤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