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國際組織明言港人活於恐懼 這種索命的政治打壓誰能承受得起?

蒐集:Po

編撰:文燕

審稿 :MY

上傳:文粵

12港人經「秘密審判」判刑後,引起國際社會極大迴響,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域主任Yamini Mishra形容,判決是在不公平審訊下作出,憂被判刑港青在囚牢中遭酷刑對待。美國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指裁決再次印證香港人的恐懼。

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域主任Yamini Mishra

憂判囚港青遭虐待

香港媒體指,Yamini Mishra響應判決時指,判決是在不公平審訊下作出,12港人被剝奪選擇法律代表、為他們辯護的權利,多位受家屬委託的內地律師代表也遭中國當局恐嚇,被要求退出案件,外交人員、記者和家屬均無法出席本週一的閉門聆訊。她直言,一眾被判刑的港青將來在中國監獄裡,仍可能面對被酷刑或其他虐待,「中國當局再一次向世界展示,抗爭者不會獲得公平審訊」。

12月30日,涉及偷渡案拘留於深圳的香港2名未成年人被移交予香港警方,當日警方介紹接收由內地執法機關送回兩名疑犯的事宜。圖為押解兩疑犯的車輛進入天水圍警署。 (圖片來源:巴士的報)

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裁決再次印證香港人的恐懼

美國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指裁決再次印證香港人的恐懼,「他們(12人)不再享有法治的同樣權利、保障、獨立司法制度,這些曾是香港人所獲得的保證」。

朱牧民稱,為12位港人和其家屬面對的情況感到痛心,「他們(12人)在海中受折磨、128天的專制扣留、不能與家人和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絡,被迫寫認罪書,如今還要面對在內地的監獄,一切也是因為他們希望自由」。

他指,香港司法制度受到北京的壓力,擔心逾萬名涉反修例被捕的示威者及逾40名被控違港版國安法的人士,日後在本港法庭或遭遇與內地法庭相若的情況,「今日的裁決和判刑是向香港人預言未來」。

兩名未成年港人黃臨福及廖子文,今日近中午12時,在深圳灣口岸移交香港警方,並在交通警員開路下進入天水圍警署。 (圖片來源:巴士的報)

戰友觀點:

昨天終於等來「12港人案」判決,雖然結果不是最差,但對於世界各地關心「12港人案」的朋友,尤其是家人,當然不是一個好的判決。

香港資深媒體人李惠玲認為,北京在「12港人案」中看來使用「一手軟、一手硬」的做法,釋放了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回港,卻扣留10個人質。這樣的判決,無形中留給了10位港人的家屬和兩個回港的未成年孩子巨大的壓力和恐懼,這一點可從協助12港人家屬的鄒家成對兩個回港少年的觀察得到印證。

【明報】記者稱,協助12港人家屬的鄒家成等人昨日到天水圍警署,他表示,廖和黃的家人和律師與兩人短暫見面後,指二人神情緊張,避談在鹽田看守所的情況,鄒質疑12港人在內地曾遭酷刑對待。

筆者認為,照常裡說兩個十多歲的孩子,經過128天的非人對待,終於回到自己熟悉和安全的香港,本應向家人傾訴,大吐苦水才對,怎麼卻反應如此反常,實在不和邏輯。從兩人的「神情緊張,避談在鹽田看守所的情況」, 令人聯想到被中共囚禁的港青這段時間遭受何等虐待,一旦兩人把「鹽田看守所的情況」爆出來,那麼中共就會對尚在鹽田看守所的10位手足做出不利的行為?如果真如此,要這兩個十來歲的孩子承受這種邪惡的紅色恐懼,他們能承載這份壓力嗎?

事實上,【港版國安法】下,逾萬名涉反修例被捕的示威者及逾40名被控違反【港版國安法】的人士,他們何曾不是天天活在恐懼之下。對於在一個有法制、有自由的城市成長的香港年輕一代,這種索命的政治打壓誰能承受得起?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明報】李惠玲Liv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