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給我的思考

編撰:文佑(荊棘不鳥);審核:文錦

文貴先生多次提過,「全世界的政客都是骯髒的」,「政治講究的是一個平衡」。

據路德社12月28日報導,習近平患有腦部血管瘤,身體健康問題出現了重大的狀況,已到了近期必須要介入治療的地步。 習近平隨即成立了特別危機辦,成員有許其亮,習遠平,丁薛祥,朱學峰。

自從習近平上臺後到現在,他已經完全打破了中共黑幫政治的平衡,往獨裁方向一路狂奔,我們看歷史,但凡獨裁者的身體健康出現問題,集中的權力要麼平穩過渡到另一位獨裁者,要麼必須分散開來,並且讓分散開的權力互相制約以達到平衡;我們再來借鑒歷史,看看權力的過渡或者再次分散的過程,就是獨裁者即將滅亡的徵兆。

  1. 金匱之盟

指史料所載宋朝杜太后趙匡胤趙光義的生母)病重,太祖趙匡胤在旁侍疾,臨終時召趙普入宮記錄遺言,交代未來的皇位繼承問題,勸說太祖趙匡胤死後傳位於其。 這份遺書藏於金匮(匮,通櫃)之中,因此名為”金匮之盟”。 金匮之盟15年之後,行伍出身、年方五十的趙匡胤突然猝死,其弟趙光義順利即位。 且不去爭論金匱之盟史料是否是趙光義編造的為即位合理性提供依據。 當時的晉王趙光義擔任開封府尹,可以說是趙匡胤最信任的人,掌握了很大的權力,而趙匡胤的兒子年紀漸長,已日益威脅到自己的王位,同時北宋初年剛經歷五代十國多年的戰亂造成的社會矛盾,再加上外部遼國的壓力,使得趙光義弑兄奪位成為必然。

看如今習近平將自己的親弟弟攬入特別危機辦,儼然是一副自恃江山均為習家天下的帝王姿態。 一方面,身患高風險病疾的他別無選擇,將自己掌握的權力交付給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兄弟,以免自己在最虛弱的時刻或萬一遭遇不測,其家族成員及家族利益遭到他人的清算;另一方面,說明習身邊已經沒有多少可以信任的人,他深知平時信誓旦旦的人隨時有可能給他致命一擊。 一旦出現意外,他需要自己的親兄弟來制衡這些親信們的權力。 可是,縱觀中國歷史,乘虛乘亂篡位的王位紛爭實在是數不勝數,縱使近平機關算計,遠平會不會讓歷史重演,承接了其兄的權力後給自己親哥哥”來上一刀”,成為又一個趙光義呢?

  • 清朝順治帝托孤四大輔政大臣

康熙年幼登基,他的父親順治為他留下了四個輔政的大臣,按照順序分別是索尼(正黃旗),蘇克薩哈(正白旗),遏必隆(鑲黃旗),鰲拜(鑲黃旗)。 四人都屬於滿洲八旗的「上三旗」。 索尼年齡大,康熙六年就死了,他的孫女嫁給了康熙,索尼家族的勢力也變成了實際上的皇權派。 蘇克薩哈雖是正白旗,原是多爾衮的屬官卻曾幫助順治帝打壓多爾衮,在索尼死後首先被鰲拜矯詔處死。 遏必隆與鰲拜同屬鑲黃旗,但在政治漩渦中傾向明哲保身,結果也是被鰲拜打壓。 把持了朝堂大權的鰲拜隨後也在與皇權的鬥爭中失敗,黨羽遭到清洗。 從此,四大臣輔政時期結束。

我們可以看到,順治帝死後,權力的過渡過程尚且是如此的血腥,現如今,內憂外患的局勢令中共的黨派鬥爭日益尖銳,習近平的獨裁專權已搖搖欲墜。 倘若哪天突然”慶豐帝病危”或是「駕崩」,不難想像,中共高層的權力爭鬥將會多麼的慘烈!

獨裁的皇權,永遠不可能給人以安全感,不管獨裁者是處於鬥爭之中還是鬥爭之外,沒有監督的權力永遠只會放大人性的陰暗面,並同時埋沒良善,良知。 中共執政70餘年,仍將14億老百姓視為奴隸,是中國人民的悲哀也是中國之悲哀。 所以,在這個時間點上,那些體制內身處鬥爭漩渦的個體,群體,不要被權力鬥爭埋葬了,抓住機遇與新中國聯邦取得聯繫,為自己家人和財富的安全,為結束中國的獨裁統治爭取和平轉型,請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