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議院報告:奧巴馬政府向已被確認的恐怖組織撥款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所未聞
校對 文怡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 News BBT

據YAHOO新聞(Yahoo News)12月29日報道,2014年經奧巴馬政府批準,非營利性人道主義機構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 United States)與伊斯蘭救濟機構(ISRA)進行了不當交易,將政府資金發送給壹個因與恐怖主義有聯系而受到制裁的組織。

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最近發布了壹份報告,詳細說明了他的工作人員於2019年2月開始的對世界宣明會和伊斯蘭救濟署之間的關系進行調查的結果。調查發現,世界宣明會並不了解伊斯蘭救濟署自2004年以來壹直受到美國的制裁,因為它曾向本拉登控制的基地組織前身 – 阿富汗服務局(Maktab al-Khidamat)提供了大約500萬美元的資金。報告稱 – 這個無知源於審查不充分。”該調查是由2018年7月《國家評論》的壹篇文章引發的,在這篇文章中,中東論壇(MEF)的伊斯蘭主義觀察主任薩姆·韋斯特羅普(Sam Westrop)詳細介紹了中東論壇的調查結果,即奧巴馬政府批準了 “20萬美元納稅人的錢給了伊斯蘭救濟署”。韋斯特羅普寫道,政府官員特別授權發放這筆贈款中的 “至少11.5萬美元”,即使在得知它被定為恐怖組織後。

據這份參議院報告,世界宣明會於2014年1月21日向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提交了壹份贈款申請,以開展其“青尼羅河恢復方案”。擬議的方案旨在向蘇丹青尼羅河地區受沖突嚴重影響的地區提供糧食安全、衛生設備和保健服務。美國國際開發署向世界宣明會提供了723405美元的項目撥款。報道稱,次月,伊斯蘭救濟署同意為世界宣明會向青尼羅河地區部分地區提供人道主義服務。在與國際移民組織(IOM)討論關於在蘇丹合作開展壹個獨立的人道主義項目之後,世界宣明會才發現伊斯蘭救濟署受到了制裁。國際移民組織在對世界宣明會及其合作夥伴進行例行審查時,發現了伊斯蘭救濟署受制裁的身份,並與外國資產管制處(OFAC)合規小組聯系,以確認此事。報道稱,在收到外國資產管制處的確認後,國際移民組織拒絕了世界宣明會的合作提議。

世界宣明會的法律部門於2014年9月接到通知,伊斯蘭救濟署可能被列為受制裁實體,隨即在調查期間停止了對該組織的所有付款。

世界宣明會於2014年11月19日致函外國資產管制處,要求澄清伊斯蘭救濟署的地位,並要求在伊斯蘭救濟署受到制裁的情況下,向其頒發臨時許可證,以完成該組織的現有合同。兩個月後,財政部作出回應,確認伊斯蘭救濟署受到制裁,並拒絕了與該組織合作的許可申請,因為這 “不符合外國資產管制處的政策”。壹個月後,世界宣明會又提出申請,要求獲得與伊斯蘭救濟署進行交易的許可證,向他們支付12.5萬美元的服務費,否則將面臨法律後果,並可能被驅逐出蘇丹。

2015年5月4日,奧巴馬政府國務院建議外國資產管制處批準世界宣明會的交易許可證申請。第二天,外國資產管制處批準了許可證,向伊斯蘭救濟署提供的服務支付了12.5萬美元,隨後向世界宣明會發出了壹封 “告誡信”,讓其知道,它與伊斯蘭救濟署的合作似乎違反了《全球恐怖主義制裁條例》。

該報道稱,調查 “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世界宣明會有意尋求通過與伊斯蘭救濟署合作來規避美國的制裁”。該報告補充說,”我們也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世界宣明會在收到財政部的通知之前就知道伊斯蘭救濟署是壹個受制裁的實體”,”然而,根據所提供的證據,我們得出結論,世界宣明本可以獲得適當的公開信息,本應該知道如何適當地審查伊斯蘭救濟署作為壹個子受贈人,但卻沒有這樣做,導致美國納稅人的錢被轉移到壹個有支持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包括本拉登)前科的組織手中。”

該報告稱,世界宣明會對潛在子受贈人的審查制度 “近乎疏忽”,並稱該組織 “忽視了基本的調查程序”。該報告說,世界宣明會在接到國際移民組織關於伊斯蘭救濟署被制裁的通知後,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對這壹說法進行調查,而未能得出結論,所依據的是 “只能說是有缺陷的邏輯”。該報告指責世界宣明會試圖逃避責任,並指出國際移民組織”能夠迅速審查伊斯蘭救濟署,並確定其作為受制裁實體的狀態”。報告稱”如果世界宣明會采用了國際移民組織所采用的同樣的盡職調查和類似的方法,納稅人的錢就不會落到與壹個已知的資助恐怖組織的組織手裏。” 該報告同時稱,雖然世界宣明會制定了更多的篩選方法,但 “財務委員會工作人員對其今後避免類似情況的能力持保留態度”。

該報告指出,”世界宣明會有責任確保從美國政府獲得的資金或美國人捐贈的資金不會最終支持恐怖活動”,”本委員會特別關註的是,世界宣明會試圖將自己無法適當審查分包商的責任推給聯邦政府。需要建立壹個更健全的、從根本上說是健全的篩選和審查制度,以恢復公眾對世界宣明會的信任,使他們相信向世界宣明會提供的捐款不是為非法組織提供資金”。該報告最後說,”此外,雖然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世界宣明會的說法,即這些資金的目的是全部被伊斯蘭救濟署用於人道主義,但這些資金不可避免地幫助了恐怖活動。”

評:
伊斯蘭救濟署是受制裁的組織,卻與之合作,並支付服務費,這不單單是世界宣明會的審查疏漏,而且是奧巴馬政府明知故犯。這不由得想起最近佩洛西拋出的壹頭大撒幣肥豬清單,不知其中有多少資金會最終流到恐怖組織手裏。反觀川普總統,總是以美國民眾為本,這樣的總統得民心就不難理解。民心民意下,川普總統的連任還會不實現嗎?

原文鏈接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