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和信息的壟斷企業才是法西斯獨裁者

圖片來自: cnn.com

格倫·格林瓦爾德(Glenn Greenwald)是壹個獨立的無黨派記者,近日在其個人網站上發表了壹份詳實的分析和調查報告,明確指出川普並非是主流媒體壹直描述的法西斯式獨裁者,相反,正是那些控制美國經濟和信息的壟斷企業,才構成了對政治自由的持久威脅。

文章首先指出,在過去四年裏,如果壹個人要想獲得上有線電視新聞的機會,混壹個主流報紙專欄作家的頭銜,或是成為學院教所有些聲望,那他就必須宣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是壹個威脅到美國民主根基的法西斯式獨裁者。然而,這儼然已被證明是場荒謬的鬧劇。

川普從不濫用手中的權利,“獨裁”是對他的抹黑

文章予反駁稱,僅在2020年,如果川普願意,他有兩個絕佳的機會來取得獨裁權力,壹是全球疫情,二是遍布美國城市的大規模抗議和持續的騷亂,而他實際上根本就沒有這麽做。但是像可能的獨裁者, 如匈牙利的維克托·歐爾班(Viktor Orbán),就迅速借口病毒來宣布戒嚴。即使是前任的美國總統們,更不用說外國暴君了,也曾利用比今年夏天看到的規模小得多的內亂為借口,在街頭部署軍隊來安撫民心。

川普雖然擁有許多總統享有的特別權力,但他從未濫用。例如在疫情爆發之初,川普因未行使自己的特別權力而實施《1950年國防生產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 而受到了特別是來自民主黨人的批評,尤其是民主黨人的批評。《華盛頓郵報》在3月發表報道稱,州長們和國會民主黨人以及壹些參議院共和黨人,甚至他的總統競選對手喬·拜登(Joe Bide)都壹直敦促川普啟用該法案。然而川普出於種種原因並未利用疫情來行使特殊權力,這完全和獨裁者的行為大相徑庭,使川普錯失了壹次當“獨裁者”的機會。 

另外壹個突出的例子是因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殺而爆發的持續抗議和騷亂。雖然阿肯色州共和黨保守派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敦促派遣大規模軍隊來平息騷亂,而川普除了在口頭上不斷呼籲敦促各州州長采取措施平息騷亂,否則會派出軍隊幹預外,並未實際下令部署軍隊到各州。然而,當他只是象征性讓軍隊使用催淚瓦斯驅散示威者,從而得以步行從拉斐特公園前往聖約翰聖公會教堂時,卻激怒了包括福克斯新聞(Fox News)在內的右派的嚴厲批評,指責他沒有使用更強硬的手段恢復秩序。

那些把川普說成是壹個崛起的獨裁者的人所預言的事實際上從未實現過。雖然川普將布什和奧巴馬時代留下的軍事打擊能力徹底升級,但他並沒有發動任何新的戰爭。當他的政策被法院宣布違憲時,他要麽修改這些政策以符合司法要求,比如“穆斯林禁令”,要麽撤回這些政策,比如動用五角大樓的資金來修建隔離墻。和那些無休止的預測和暗示正好相反,沒有壹個記者因為批評或負面報道川普而入獄,更不用說被殺害了。與關進古拉格(Gulags)集中營或國家間的報復相比,抨擊川普更能夠出暢銷書、創造社交媒體明星、以及簽下有線電視新聞 “分析師 “的新合同。在美國的城市裏,沒有”驕傲男孩 “的起義或右翼民兵發動的內戰,撇開誇大其詞和怪異的推文不談,川普政府更像是美國政治傳統的延續,而不是徹底背離。

 把川普視為暴君的荒謬劇本都是情景劇,是壹種為了利潤和收視率的計謀,最重要的是,它是壹種轉移人們對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註意力的有力工具,而這種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正是通過破壞舊秩序的基礎上使川普橫空出世。那些手上沾滿鮮血和破壞經濟的人原先認為川普無非是美國政界壹個完美的可預測和把握的角色,具有所有政客的已知弊病,但現在卻把川普說成是美國政治的壹個異類,是美國困境的主要始作俑者,其目的就是為了逃避他們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應負的責任,同時還想把自己打造成自由和繁榮的守護者,並最終重新奪回權力。而1月20日正是他們既定的目標日。

美國政府的威權主義早於川普政府之前就長期存在

川普政府當然也絕對不是不實施任何專權,例如,司法部對記者消息來源進行起訴; 白宮並不是事事都公開; 反恐戰爭和不按正規程序的非法移民拘留也還在發生。美國政府本身就是壹個威權主義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黨幾十年來無休止爭戰狀態導致了行政權力的擴張。除了極少數例外,過去四年裏的無法無天和濫用權力的行為是美國政府長期固有的,早在川普之前就存在,而不是他發明的。可以說,自反恐戰爭,更準確地說是自冷戰開始和國家長期安全形勢出現以來,在某種程度上,川普和前任的所有美國總統壹樣,都是威權主義者。

舉壹個歪曲報道的鮮明例子,當記者和包括奧巴馬助手在內的職業政治人士看到壹張兒童移民在邊境被關在籠子裏的照片時,他們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他們的憤怒,然而後來卻發現這張照片不是來自川普政府的拘留所,而是奧巴馬時代的拘留所,他們是無人陪伴的兒童,而不是被迫與家人分離的兒童,但從道德角度來看,“籠子裏的孩子 “是不能被接受的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另壹個更具說服力的例子是被稱為川普時代最專制的,同時也是被美國媒體完全忽略的案件,就是根據間諜法對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起訴的決定。但這其實是奧巴馬司法部發動的前所未有的新聞戰的延伸。 

集中在少數美國企業巨頭和超級億萬富翁的政治權利是對美國真正的威脅

川普是否暗藏著專制野心,這既不可知,也無關緊要。即使他有,他也從來沒有表現出什麽能力來實施這些野心,或者策劃什麽陰謀來顛覆民主。而美國最強大的機構,包括情報界和部分軍方高層、矽谷、華爾街和大公司媒體,從壹開始就反對和試圖推翻他。 

在川普之前,美國是否算是壹個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國家,壹直是學者們大量爭論的話題。2014年壹項具有爭議的研究認為,經濟權力已經如此集中在少數美國企業巨頭和超級億萬富翁手中,而且這種經濟權力的集中導致了他們手中具有了幾乎不可挑戰的政治權力,而其他人手中幾乎沒有政治權力,因此美國更像寡頭政治,而不是其他。經濟精英和代表商業利益的有組織的團體對美國政府的政策有實質性的獨立影響,而以大眾為基礎的利益集團和普通民眾幾乎不具有任何獨立影響力。該研究結果為經濟精英統治理論和有偏向的多元主義理論提供了實質性的支持,但並不支持多數派選舉民主或多數派多元主義理論。 

美國的建國者們肯定沒有設想或渴望絕對的經濟平等主義。早在政治說客和候選人對企業超級政治聯盟產生依賴之前,大多數人就已經擔心,經濟的嚴重不平等和財富過於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必會汙染政治領域,巨大的財富差距在政治領域復制,使政治權利和法律平等成為虛幻。如今這種擔心已經被中共新冠病毒所取代。持續的封鎖、政府以立法“COVID救濟”的名義將大量財富轉移給企業精英,加上對網絡的日益依賴,這些因素結合在壹起,使得企業巨頭在經濟和政治權力方面幾乎無人能挑戰。

原文鏈接

翻譯: Alton

校對:沙拉貓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