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正把錢從全球反恐戰爭/CIA中拿出來還給人民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小溪

校對、上傳 文怡

據美國保守政治媒體DJHJ(DJHJ MEDIA)12月28日報道,川普總統周日晚簽署了中共病毒紓困法案,這讓一些人感到困惑。在深入探討後,人們開始談論川普援引的“後門”專案否決權,即:1974年的《封鎖控制法案》,同時也忽略了川普發給極左派激進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的南希•佩羅西(Nancy Pelosi)的備忘錄,這將引發一些關於川普從哪兒能找到錢來救助美國人的討論,否則政府就將投入巨額資金。

據國防新聞:“在2001年9月11日之後,全球反恐戰爭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國會建立了海外應急行動賬戶(OCO),作為國防部預算的一次性補充撥款。 但與許多其他緊急或臨時聯邦支出一樣,海外應急行動賬戶就被大幅度擴大並用於無關目的。

2020年10月7日距美國在阿富汗發生沖突19年後,國防部仍通過海外應急行動賬戶獲得其大部分資金。解除該賬戶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該賬戶已變成一筆巨額資金,目的是使國防部的支出增加到遠高於基準預算的水平,並且與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以及敘利亞等其他國家的軍事行動無關。

在2011年預算控制法通過後,財政濫用變得尤為嚴重,當時國會議員開始使用海外應急行動賬戶繞過五角大樓的支出限制。

2001年以來,國防部已從海外應急賬戶收到約2萬億美元。如果它被認為是聯邦機構,那麼在2020財年為海外應急賬戶提供的707億美元將使其成為第四大支出,這使除國防部以及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和退伍軍人事務部之外的所有其他機構相形見絀。

長期以來,海外應急行動賬戶的支出超過了軍隊在戰區的存在。在08財年,美國積極參與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在這些國家平均部署了187,000名士兵。 海外應急賬戶在那一年的支出高達1.87億美元,相當於每個士兵1,000美元。”

川普在備忘錄中指定“海外應急行動/全球反恐戰爭資金(包括撤資)。根據政府定義:“撤銷–取消國會先前提供的預算授權。 1974年的《封鎖管理法案》明確規定,總統可以向國會提議撤銷資金。”

備忘錄全文:

總統給參眾兩院議長的信——預算和支出

(2020年12月27日,分享給所有新聞機構)

尊敬的主席女士:(尊敬的主席先生:)

根據2021年《聯合撥款法案》(H.R.133;簡稱“法案”)第6條(b),我特此指定海外應急行動/全球反恐戰爭指定的所有資金(包括撤消資金) 國會根據1985年《平衡預算和緊急赤字控制法案》第251條(b)(2)(A)節的規定,如所附帳戶清單所述。

隨附的管理和預算局局長備忘錄中對此行動進行了詳細說明。

真誠的

唐納德•川普

2019年他做了同樣的事情:

華盛頓白宮

2019年2月15日

尊敬的主席女士:

根據2019年《聯合撥款法案》(H.J. Res.31;簡稱“法案”)第5條,我特此指定海外應急行動/全球反恐戰爭中指定的所有資金(包括撤消資金)國會根據1985年《平衡預算和緊急赤字控制法案》隨附的帳戶清單中概述的1985年第251條(b)(2)(A)節的規定。如所附帳戶清單所述,行動細節如附件所示。

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主任的備忘錄

奧巴馬也曾使用同樣的備忘錄,那麼有什麼不同?不同的是,川普結束了奧巴馬無休無止的戰爭,並搗毀了中央情報局。

據攔截(The Intercept)報道:“CNN稱,五角大樓“計劃在明年年初撤回對CIA反恐任務的大部分支持。” 《紐約時報》暗示,此舉的目的是讓中央情報局在阿富汗進行的秘密戰爭“變得困難”,如同川普減少了那裏的美軍人數。ABC新聞把這個決定描述為“史無前例”。

如果在45天內川普成為總統,人們可能最終會理解這份中共病毒紓困法案以及誰曾經做了什麼。在此之前,必須相信川普總統已經結束了無休止的戰爭,以及錢需要流到華盛頓特區內部人士口袋之外的其他地方。我們只是需要把它從政府手中奪走。

評:

在爆料革命三年多持續揭露中共如何藍金黃美國、”3F“美國,喚醒美國民眾聯合全世界正義力量一起推翻中共的吶喊和呼籲聲中,在DJHJ等這類良心媒體對不斷曝光真相下,特別是通過親身經歷了中共病毒事件和竊選美國總統事件後,更多的美國人正在醒來,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左派。他們在逐漸明白與中共深度勾兌的奧巴馬政府和中情局等政府部門官員都對美國民眾做了什麼,而現在的川普總統又在為他們做什麼。

深陷沼澤地的華盛頓特區的內部人士們,運用手中的權力,把來自全美納稅人的巨額政府資金以反恐戰爭和中央情報局的名義裝入自己口袋。特別是奧巴馬政府時期,這種明目張膽的行為達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甚至繞開了五角大樓的支出限制,並高出了美海外軍事戰區的支出。更為誇張的是這筆巨額資金已經支付了19年,而且成為第四大政府機構支出,並且這筆反恐資金基本與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以及敘利亞等其他國家的軍事行動無關 。

而川普總統在第一個任期裏,就啟動了海外撤軍計劃,相繼從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等海外軍事駐地大規模撤出,2021年還將從索馬裏撤回駐地美軍,結束奧巴馬政府時期在海外無休止的戰爭。

在川普的第一個任期裏,還開啟了令國際恐怖組織頭目聞風喪膽的反恐戰爭新模式——“斬首行動”,通過斬首行動先後成功除掉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最高頭目巴格達迪;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少將蘇萊曼尼;基地組織在阿拉伯半島的頭目卡西姆·裏米;伊朗“核武之父” 法克裏薩德。

川普推行中東和平計劃,承認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推動簽署以阿和平協議、巴林-以色列和平協議,促進中東地區實現和平。

以上這些都為集中精力應對中共,大規模消減華盛頓沼澤地控制的這筆海外應急行動資金創造了條件。

現在川普總統要努力將這筆錢拿回來通過中共病毒紓困法案補貼給美國民眾,同時還不會增加政府負擔,堵上了政府資金被盜取了十幾年的漏洞,砍斷了那只伸向全美納稅人錢包的魔爪,打擊了與中共深度勾兌多年的奧巴馬政府及中情局等部門的政府官員。川普總統上任以來所做的這一切,讓華盛頓沼澤裏的大鱷們近乎瘋狂。

原文連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