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制裁中共軍企,習總血管瘤病情曝光

美東時間2020年12月28日,美國財政部網站發布了OFAC關於對中共軍企的制裁名單,其中包括包括華為、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海油、中芯國際、海康威視等在內的35家中共央企。

這個制裁名單,是響應川普總統2020年11月13日發布的13959號行政令,要求美國投資人“禁止購買或投資壹系列中共軍方公司”。這次制裁不同於前壹段時間美國國務院發布的制裁名單,“財政部壹制裁,它的級別就很高,直接就是OFAC直接上!”路德說。

OFAC制裁有什麽不同?

OFAC是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的簡稱。根據維基百科介紹:OFAC是美國財政部下屬的壹個機構,負責執行對外國個人和組織的經濟和貿易制裁,制裁對象包括恐怖份子、暴政官員、國際毒販等,其職責包括管理制裁名單及執行相關的制裁措施。該美國政府機關成立於1950年12月,前身是1940年設立的外國資金管制辦公室,當時的主要工作是凍結及保護被納粹德國占領國家的資產

莫博士說,這個OFAC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的職權和行動力是非常非常強的,可以直接下命令和行動進入到銀行底端。“大家可以看到林鄭月娥8月份被美國財政部OFAC制裁以後,9—10月份就爆出林鄭月娥就已經拿不到工資了。”

聯合國的制裁比較虛,真正最厲害的就是美國的制裁,美國制裁最最厲害的就是OFAC制裁。路德說“美國商務部的制裁那還不如這個OFAC制裁”。為什麽這麽說呢?

因為美國制裁措施分主要制裁和次級制裁,主要制裁是針對美國主體的,包括美國領土的外國人和企業;但是次級制裁就是針對非美國主體的,比如說世界各國的企業。比如說中國的壹家企業不顧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與被列入美國OFAC發出的SDN名單中的實體展開交易,或者使用美元、通過美國金融機構與伊朗主體開展交易,都會遭到美國制裁。

制裁的後果包括但不限於:不允許美國企業向其融資,不允許政府采購,甚至巨額罰款、美元都不使用,就像歐洲的法巴銀行、中國昆侖銀行以及部分石油企業就被美國制裁壹樣。

很多人說這個是美國和外國的是不是可以投資,或者是別的什麽共同基金可以嗎?告訴妳不可能。“交易所交易基金也不可能!共同基金以及衍生物,所有的、外國的、美國的都不行!”

有人問,他說該規定涵蓋了哪些金融工具?回答是:禁令適用於任何公開交易的證券的衍生品、或旨在為其提供投資場所的任何證券,該條款涵蓋的金融工具的例子包括但不限於衍生工具,例如期貨期權吊其認股權證、美國存托憑證、全球存托憑證、交易所交易基金、指數基金和共同基金。只要這些工具也符合所定義的安全性,所有的全部涵蓋,全部涵蓋!

為了進壹步實施這個制裁,OFAC已在網站上公布了壹個列表並會不斷的更新,根據這個列表來進行壹系列的制裁。

中共國90%的央企、大央企全部在這個名單裏頭,像華為、浪潮集團這都是資產過千億企業,這些央企還有下屬企業,它的二級企業幾百家,總共加起五六百家。而且名單還在繼續增加,路德說,“現在任何人不能和這些企業進行任何金融交易、金融機構不能融資,不能跟他有任何美元交易。這些企業接下來不就是死嗎?”

中共軍企被OFAC制裁背後代表的意義

OFAC主要負責執行對外國這種這種恐怖分子、暴政官員和國際販毒制裁。路德評論說,中國共產黨軍事控制的這些企業既不屬於國際販毒,也不屬於暴政官員,那不就是恐怖分子這種跨國犯罪集團嗎?說明中國共產黨控制的軍隊實際上已經被定義了,否則妳法理上站不住的,憑什麽?

別人可以打官司的,憑什麽說妳就要制裁我們,我們又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妳這個暴政官員,也不是國際販毒毒販。那妳得有壹個法理的依據,那可見這個法理依據已經有壹個類似於這個行政總統令,已經給落實到位了,只是沒有展現出來。如果不把中共定義為跨國犯罪集團,怎麽可能OFAC會去來制裁?最基本的壹個道理,否則中共完全可以來打官司,任何壹個企業憑什麽把我制裁?我就算是中共軍方控制的,那妳憑什麽要制裁我?很正常。

就算中共軍方有股份的,妳用這個OFAC最嚴格的制裁是針對恐怖分子、暴政官員、國際毒販的那種,那妳法庭上得站得住腳、法律上得通得過。那不就是因為已經把妳打成跨國犯罪集團,妳這軍方也是跨國犯罪集團,因為妳是軍方控制的,所以也屬於下屬的被制裁的清單之列,這個邏輯鏈才可以建成,否則在美國不可能。

所有的法律依據能到OFAC全部落實,這其實就告訴大家:中共實際已經被實錘定義為跨國犯罪集團了。否則,這些華爾街這些美國的資產這麽多,他不會反訴嗎?他肯定會反訴,妳憑什麽制裁我?妳得有個法律依據,是不是?

接下來中國銀行壹定也會被制裁。因為中國銀行要不要跟這些企業做生意,妳只要跟這些企業做生意,中國銀行接下來就會被制裁。因為OFAC的制裁是長臂管轄的,妳只要跟這些OFAC制裁的這企業做生意,做任何美元的交易,妳給他存錢、開個賬戶,接下來都會受到制裁。

習總加速師病情突然蹊蹺曝光

就在美國對中共制裁不斷加碼的時刻,網上突然爆出習近平將準備做腦血管瘤手術,這項手術有極高的風險!據說習近平已經成立了專門的“國家特別危機辦”。

據路德在節目中透露,習的這個腦血管動脈瘤和精神壓力有關系。而壹般來說以習總加速師的年齡能保守治療就不會手術,所以需要手術則代表病情嚴重,大概率最近才惡化。

結合前壹段時間,爆出的溫和賈的信裏提到路德社,就是徹底把爆料革命拿到桌面上說,代表黨內很大壹部分力量攤牌了,明確指出現在的路就是死路壹條,不願意被陪葬。

冠博士發推說,“背後道理很簡單,誰都看出來總加速師就剩賭大選壹條路,但是即使賭贏了,拜登上來也解決不了中共的問題。金融和科技脫鉤重錘已經落下,滅共大背景下不管誰是總統也翻不過來制裁;最重要中共病毒賠償的問題,誰是總統都得賠。就算中共能保住,但蛋糕沒了、老盜國賊家族財路斷了,內部還隨時面臨被收割。”

中共已經沒有任何前途了,更何況現實是川普總統肯定贏!因為真相+民意+利益集團覺醒+美國人民持槍權,中共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是死路壹條,現在對於老盜國賊已經是保命的問題了。

習總加速師這個病情,也是壹個臺階。看他下不下,現在基本是最後的機會了。雖然不能全身而退,但對本人和家族的代價也比被斬首要小。因為無論是怎樣的結果,中共解體已經成定局。首先滅的是邪惡體制,然後才是邪惡的個人追責,但是總加速師怎麽選擇就是另壹回事了。

文貴先生在2017年就説過:以法滅共,戰場在美國,斷盜國賊在海外的財路和後路。以外壓帶動內壓,以共滅共。現在就是在這個路線上發展。在總加速師的配合下,已經完全形成了圍剿之勢。現在三道大門都已經打開,中共內部的內鬥水溫和火候已經差不多了,就等時機。

冠博士說:“ 1月20日之前滅共,對於美國、中國人民、中共老盜國賊家族,都是損失最小的結果。之後戰爭升級越大,代價就越大。黨內需要想清楚這個問題。”

普京能救習總加速師嗎?

曝光的老常委信裏頭說:黨多年在海外置放的特殊情況下的黨的安全資產,如果發生以上事情被美國制裁,全世界伐共的時候怎麽辦?

文貴先生視頻中說:“老領導,妳就別操心了,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替妳料理了。非洲那塊我們就不管,中東、亞洲、美洲,妳就別想了。現在這幾天的馬拉格,就是聖誕節都有人在寫法,如何查封共產黨的海外資產?”

2020年12月28日,習進平與普京晚上通電,互相問候新年。習近平為什麽要在打這個電話?就是回應之前的老常委這個這封信裏的內容:跟俄羅斯的關系、跟中東國家的關系,能不能經得住考驗?能不能禁得住考驗,普京能不能經得起考驗?

習說妳看我打電話了,隨時打隨時接;然後普京說了“我們壹定要站在壹起”,普京說了,是吧?普京意味深長的說了,“我們是絕對是戰略夥伴關系”,壹定保護妳習近平,讓妳習近平繼續做下去。

路德說:所有的已經不叫苗頭,已經是壹個大火了、在燒中共,這就是泰山壓頂。這也是我們要告訴大家的,這裏面為什麽和普京要通電話:

壹個是腦子有問題了,跟妳說壹下。然後普京也假裝關心壹下說放心,妳這裏有啥事我都給妳兜著。習這邊告訴說,前段時間還給妳個300億美金,已經存好了錢,20天以後就到賬了。實際上就告訴妳只要我出來、沒事,這個錢就到賬。我這裏中間妳有啥問題,這個錢如果沒到賬,中間有啥問題找誰誰誰,許其亮、丁薛祥兩個人簽字,再加上誰誰誰這個習遠平,壹起三個人簽字才管用,記住三個人。

這就是三個人才管用,中間有啥問題是三個,絕對不會托壹個人的。他就想著,妳這個許其亮在那個點,所有的章壹定是管在習遠平那裏;還怕習遠平呢,彭麗媛在旁邊監督著,這就是互相制約。這是中共國的幾千年的帝王之術,他也擔心習遠平,但是習遠平的話畢竟法理上站不住腳,因為它不是家天下的,到不了這個金正日死了就金正恩。

路德說,這裏面和普京的這個通話意味深遠,包含了其他的秘密信息量更加深遠。這個危機辦為什麽習遠平放進來?為什麽咱們爆料革命、路德社知道?那更加意味深遠。習他自己看看,他是不是跟普京說了這些東西,他自己心裏清楚。

為什麽危機辦三個人後面還站著彭麗媛?這4個人其中還有個朱學峰,這什麽意思呢?就是相互之間不信任,讓他們互相之間打。這裏頭這就是跟毛當時也是壹樣的,也是搞了8個人、4人幫,再加上華國鋒,就連自己的江青他也不能相信,說華國鋒來制約江青;然後又擔心華國鋒力量不夠,又把葉劍英拉到壹起;然後又擔心這個毛遠新,又擔心葉劍英在軍方力量過大。毛壹倒的時候,8個人互相之間殺來殺去是肯定的,中間壹定有人坐山觀虎鬥,這是為什麽華國鋒能把4人幫滅了。

所以說金正恩他厲害,就是因為他居然上臺能把這個權利給搞住。但是金正恩上臺以後,當跟金正日關系最鐵這幾個人死得最慘,他的姑父直接炮轟,就跟金正日當時的叫做近臣、寵臣死得最慘。因為他已經成了壹個派系,他已經成了壹股勢力。這裏頭許其亮、這所有的人壹樣的,接下來妳死的最慘的。當時那8個人也有4人幫死得最慘嘛,這個毛遠新是不是坐了多少年牢?那最終那妳8個人、包括張玉鳳、華國鋒那基本上退出政治舞臺。

這壹切是習希望看到的嗎?習目前唯壹的解決就是不要有這個狩獵場,不要有這個角鬥場。妳如果說妳這個手上沒權,然後就跟那個美國這個總統壹樣,妳沒權,然後大家對妳都是敬愛,那妳有犯得著天天這麽著急嗎?

天下無權,就沒有這個角鬥場,沒有狩獵場。說實話,現在這個角鬥場、狩獵場,大家這些人只是壹個狩獵場中的壹個個角鬥士而已,我們都在看笑話,全世界都在看妳們互相PK的笑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mzy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