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10) 看中共的極權統治—— 立法篇

作者: 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的憲法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但是憲法又規定必須堅持中共的領導,憲法就是中共的一塊遮羞布。中共控制人大代表的選擇,控制人大領導機構的組成,控制人大的各項立法和選舉,黨凌駕於法之上,人大就是“橡皮圖章”,中國人民還生活在兩千五百多年前的商鞅時代。

中共的憲法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但是憲法又規定必須堅持中共的領導。這是一個滑稽的前後矛盾的表述,實在是侮辱天下人的智商,三歲孩子都會比大小,中共的憲法就是一個滑稽的怪胎,而中共的人大就是一個假擀麵杖子。

1954年中共召開第一次人大製定第一部憲法,在簡短的開幕詞中毛澤東著重說的一句“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就為憲法定了基調。其後毛在一次中共內部會議上說了這麼一番話:“沒有憲法的社會,就是最好的社會。中華五千年,從來沒有憲法,也沒見什麼損失嘛!漢唐強盛,有憲法嗎?滿清準備玩憲法,結果亡得更快。教訓是深刻的嘛!可我們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憲法,以為憲法就是治國安邦的靈丹妙藥,企圖把黨置於憲法約束之下。我從來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憲法,我就是要破除這種憲法迷信。國民黨有憲法,也挺當回事,還不是被我們趕到了台灣?我們黨沒有憲法,無法無天,結果不是勝利了嗎?所以,迷信憲法的思想是極其錯誤的,是要亡黨的。我們偉大光榮的黨也是歷來不主張制定憲法的,可是,建國後,考慮到洋人國家大都制定了憲法,以及中國知識分子還沒有完全成為黨的馴服工具的情況,人民群眾還受國民黨法治思想毒害的悲慘國情,為了爭取時間,改造和教育人民群眾,鞏固黨的領導,還是要製定憲法的嘛。制定憲法,本質上就是否定黨的領導,在政治上是極其有害的,在不得已而為之的情況下,我們一定要化害為利,最大限度地縮小憲法的約束,堅持黨的領導。”這段話在中共正史中沒有記載,僅見於一些當事人的回憶文章中,但按毛一貫的講話風格和中共其後的做法,這段話應該是可信的。

由此可見,憲法就是中共的一塊遮羞布而已。毛髮動文革的時候曾經對來訪的斯諾說他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文革期間毛不僅廢除了憲法,而且廢除了黨章,政治局和常委會、國務院、人大等機構的正常運轉都被廢除,直接用聽命於他一個人的“中央文革小組”為最高權力機構,身為國家元首的劉少奇手拿憲法都保不了自己的命。文革後中共提出恢復法治,也只是文革中被毛無法無天所整治的官員保護他們自己而已,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治。1979年鄧小平強調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堅持黨的領導。1982年的憲法則直接明確寫入中共的領導地位,連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裸奔。憲法尚且如此,中共全國人大的立法地位就只是一個假擀麵杖子。

前面“選舉篇”我們說過了人大代表的選舉和人大會議的選舉都是在中共的控制下進行的。人大的主要領導都是中共安排的,歷史上朱德、萬里、彭真做委員長的時候,在黨內的職務只是政治局委員,連常委都不是。喬石之後人大委員長才由常委擔任,但是排在第二或者第三位,在黨內聽命於黨魁和政治局常委會的決定。人大副委員長中會有一名政治局委員擔任人大常務副委員長,其餘中共委派的副委員長只是中共高官退休的一個榮譽性安排,黨內地位不高。人大副委員長中會安排八、九個民主黨派的頭領擔任,但是這些民主黨派實際都由中共控制。中共各級地方人大基本都由各地中共最高領導兼任人大主任。中共在各級人大中都設立黨組織,任何重大事項先由人大黨組秉承中共的意志做出決定,再提交人大進行象徵性的表決。因此民間戲稱人大是“橡皮圖章”

人大的主要職能是立法、審議決定政府的預算和決算、選舉和任免國家和政府機關主要負責人。這三項工作都是中共決定,然後交由人大通過。重大立法都是由政治局常委會決定,部門規章先由政府的法制辦擬定再提交人大通過,各級人事任免則完全由中共決定。由於中共控制人大代表的選擇,人大代表在中國祇是一個政治榮譽,有些人大代表是靠賄賂獲得。和西方的議員不同,中共的人大代表都是業餘的,沒有專門的辦公室,也沒有專門的經費和人員,只是每年召開一次會議,更像是一個俱樂部性質的組織。他們基本上都不是法律和財務專家,根本不懂所立法規和政府的預算決算報告中的專業知識,於是人大的主要工作就是舉手和鼓掌,人大代表只是一個舉手機器。理論上人大是獨立監督政府和司法的,但人大和政府、司法一樣都接受中共的領導,實際上人大就是中共的一個部門,一個擺設,人大每年的經費還不如中共的一個部門。

人大代表自己也有提案,但由於人大代表的政治榮譽性質和業餘特徵,經常鬧出笑話和反智的黑幽默,僅舉幾例以饗讀者:“個人所得稅起徵點太高就剝奪了低收入者作為納稅人的榮譽”,“中國的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車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車造成的”,“教育就像買衣服,買不起就不要買,沒錢就別接受高等教育”, “媒體呼籲援助窮孩子是無知”,“我們不能提高勞動者的工資,低工資是我們的優勢,否則外資就跑到其他低工資的國家去了”。前不久去世的申紀蘭從第一屆人大開始每屆都是全國人大代表,她有一些著名的話語以供笑談:“我非常擁護共產黨,當(人大)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有記者問她和選民是否有交流,她回答:“沒有,我們這是民主選舉,你(和選民)交流就不合適,(選民)不選你就別去麻煩人”;有記者問她關於網絡管理的事,她回答:互聯網應該有人管,不是誰想上就能上,要組織(黨)批准,不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令人啼笑皆非!

不僅底層有笑話,高層也有笑話。彭真做委員長期間,有記者追著問他黨大還是法大,彭真躲閃不過面對記者憋出了一句雷人的話:“黨大法也大”!萬里做委員長期間,人大破天荒第一次否決了國務院提出的一個規章,這事轟動了新聞界,有記者就人大是“橡皮圖章”一事請他談談看法,萬里氣憤地回答“即使是橡皮圖章,也不是誰想蓋就能蓋的”!這是中共人大有史以來唯一一次比較有力的聲音,空前絕後。民間有更絕妙的表述:“黨委說了算,政府算了說,人大算說了,政協說算了”,區區三個漢字的不同組合,卻道盡了各自不同的地位和角色,不得不嘆服高手在民間。

好笑嗎?我怎麼寫著寫著覺得很心酸。我們納稅人用自己納稅​​的錢就養著這麼一批強盜和這麼一批酒囊飯袋。實際上中共就是把黨凌駕於法之上,所謂的“依法治國”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治(rule of law),“法”只是黨管制民眾的工具(rule by law),是中共這個黑社會的家法。2018年3月習近平通過中共全國人大修改憲法恢復終身製,在人大代表表決之際,習近平安排幾十名軍人正步進入會場,公然用槍桿子威脅代表投贊成票,遮羞布不要了,裸奔也省了,直接霸王硬上弓,這在中共的歷史上也是第一次,震驚全球。歷史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英國人民八百年前就有了《大憲章》,而中國人民還生活在兩千五百多年前的商鞅時代,這是中國人民的悲哀。

閱讀本人更多文章請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更多文章導讀:

從大歷史的高度看《新中國聯邦宣言》 – GNEWS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9)看中共的極權統治——媒體篇(下) – GNEWS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4)看中共的極權統治——選舉篇 – GNEWS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1) 看中共的極權統治之 —— 黨權篇 – GNEWS

【世事解評】川普會以組建新黨作為獲勝籌碼嗎 – 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