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17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行動,行動,行動!川普總統將專註於他的第二個任期,這就是為什麽要否決。這樣將粉碎所有那些四處奔走試圖給您制造麻煩的家夥的企圖,擺脫2/3不讓您制裁230法案的議員,這太荒謬了。您有第二任之前的27天寬裕,讓我們開始行動。 –班農

這就是為什麽《大流行作戰室》(War Room Pandemic)在美國連續數天播客排名第壹,超過2600萬次下載。彼得·納瓦羅博士的《完美的欺騙》將載入史冊。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博士正在完成《完美的欺騙》第二部。第壹部展示了六個戰場州的選舉欺詐和違規行為,以及其規模。其水平完勝 CIA考試水準,毫無疑問,這次選舉川普的勝利被盜竊了。

民主黨對缺席選票的投票箱和能夠投票成功采取了有意識的策略,這就是我在第二部中要充實的內容。

到目前為止已經完成的內容:

他們有兩種交叉策略。首先,更改所有規則,法規和法律,以擴大缺席的範圍,可能會出現的缺席郵件和選票,特別是在民主黨轄區。其次,大量加載更多郵件選票,並將其放入流程中,然後再進行處理。確保缺席選票在整個流程中,盡可能少地被拒絕。

這壹切都隱含的是欺詐,因為這樣做,放松執行以下操作的審查:投票沒有簽名匹配。所以就有了兩次投票和死去的選民。

令人震驚的是,這壹切都靠著病毒大流行為藉口實現的,有點像註射了腎上腺素,開局不錯。有意識地努力在六個戰場州改變法律,法規,規章,可能在宣布川普贏得2016年的選舉就開始了。

而共和黨人是整個過程的壹部分。此外,還有其他人,妳們已經做了最好的報道,也許還有其他人報道了:紮克伯格和索羅斯,他們都是世界歷史上最大選舉搶劫案的壹部分。索羅斯的策劃,紮克伯格的資助。

索羅斯(Soros)壹個名為“公共利益集團”的基金,這些基金基本上用作基層組織工具,以識別民主黨選民,並使其更容易參加民意調查。這很簡單。例如,他用與選舉無關的各種策略,他買下了所有那些法官和律師。將錢投入到看似小小辦公室,實際上發揮重要作用的州辦公室。所以,他是盜竊案的重要組成部分。

實際上,紮克伯格花在非營利組織上的錢,不僅僅針對民主黨,以竊取選舉,並在過程中獲得稅收減免,這是另壹個討論話題。

彼得的重大消息:我已經初步了解壹位統計分析師,這很重要,因為它像激光束壹樣聚焦,在我稱之為汙水池的佐治亞州。我希望今天報告能夠出來,現在有壹些官僚的麻煩。

這位統計學家有兩個關鍵發現:
他比較了富爾頓縣的壹個選區,表明在某種程度上,支持川普的缺席選民基本都以某種方式消失了,這壹項足以改變選舉結果;
此外,他們從統計角度分析這種所謂“超出的選民”現象。不知何故,死去的選民,幽靈的選民,州外的選民都是不止壹次的投票。他發現他所關註的兩個地方,喬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都有大量這種選民。

納瓦羅在Fox訪談中說道:我們有行政命令,以將基本藥物供應鏈以及個人防護用品供應鏈帶回美國。總統還簽署了壹項非常重要的大宗電力系統變壓器命令,這面臨中共國的巨大風險,他們控制著我們的印刷電路板和各種事物。不僅是這些工作移到了中國工廠,供應鏈中壹些項目也可能損害我們捍衛國家的能力。

因此,第二個川普任期的重要議程之壹已經排定,我沒有放棄揭露這次選舉欺詐。我們要對中共國強硬,並最終把我們的供應鏈和工作崗位帶回家來。

莉茲·哈裏斯(Liz Harris) MBA草根組織者:莉茲激勵了自發組織的行動,她管理著500多人,組織他們工作。這是壹個“我們人民”的草根群體,他們的行動改變了歷史的弧線。他們面對著“紅軍”統治的世界,是亞利桑那州成百上千蜜罐般勇敢的人們,不懈的戰鬥著。

利茲:我是從“死人選民項目”開始的,我意識到亞利桑那州沒有足夠的選民能夠影響選舉結果。川普差10,500票,所以我很快註意到,在國家數據庫中投票的人,我發現五分之壹的人甚至在該州都找不到,或者他們的名字找不到,甚至找不到他們存在過的記錄。

我給叫他鮑比·派珀的人打電話,他意識到最重要的事情之壹是,亞利桑那州的人口增加了約44%,但過去20年我們的選民名冊增加了200%。

所以我在芬金與朱利安尼市長召開的聽證會上作證說到這個情況。

我們明天星期三下午6點在國會大廈舉行集會,基本上是報告我們的發現。絕對要求撤回選舉認證,我們馬裏科帕縣監票會提供了足夠的機會和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們需要立即對投票機進行審核。

我們有大量的發現,其中之壹是,亞利桑那州有很多人是從多個政府機構中投票的,即他們將政府機關作為主要和次要地址。

鮑比稱另壹項發現為幻影投票者,是由於數據的操縱方式。

此外,多位目擊者看到共和黨數據中心和馬裏科帕縣記錄儀辦公室內奇跡的數據變化。我們實際上打印出了某人在2020年選舉中某個時候在投票,突然他們就從選民冊中消失了。誰能解釋這是怎麽回事?

將所有這些發現放在壹起,我們至少有16萬張非法選票。我們沒有得到所需要的選民記錄信息,因為可能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才能獲得這些數據,我們被告知,當拿到那些數據時,都會是被篡改過的了。

許多人不應呆在那些權力的位置上,就像杜西州長,他在聽證會召開過程中簽署選舉認證。他們不應該當選為代表來代表“我們人民”,“我們人民”要求撤回認證,我們受夠了,我們不答應!

馬克·芬臣(Mark Finchem)亞利桑那州州代表:下壹步行動:

  1. 為公民搜集的證據尋找壹種使用機制。
  2. 我現在正在給副總統寫信。
  3. 我要問立法會議員,我們現在已經不能說合理的懷疑,我們的證據占優勢。我希望馬裏科帕縣監票委員會,立刻兌現傳票交出選票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