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交困下的習近平何去何從?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水彩
校對 上傳 辛丑

圖片來自 Wallpaper Cave

近日,路德社(LUDE Media)連續報導了中共首領習近平患有腦動脈瘤的消息,路德透露該消息是由習身邊人傳遞出來的,非常準確的內幕消息。

路德社是隨著爆料革命興起的一個新興網絡媒體,有著眾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忠實擁躉者,也是全球僅有的一個能得到並真實發布中共高層內部情報的媒體平台。其開播2年多時間裡,先後爆出中共“一帶一路”對外擴張、藍金黃計劃、對美3F計劃、香港危機真相、中共病毒真相、中共推行數字貨幣的真實意圖、美國即將啟動的對中共的製裁、中美經濟脫鉤、人民幣和港幣將變為廢紙、中共國內糧食危機、亨特•拜登硬槃門、中共內部權鬥加劇及中共即將倒台等一系列重磅內幕消息。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消息目前已經逐一被驗證或正在驗證中。其所報消息,是了解中共政府黑箱操作內幕和鐵幕下中共國政治、經濟、外交、民生等一系列問題真實狀況的重要窗口,因其有著驚人的前瞻性、準確的預見性和寶貴的情報價值,從而引發世界各國政界、軍界、商界、情報系統等及社會各界,包括中共高層和中共內部人士的高度持續關注。

12月27日路德社再度首曝猛料: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因患腦動脈瘤準備手術;次日又爆出此消息為習身邊人透露,習之前已經為此做過多次介入治療,即將進行的腦部手術實為迫不得已。

習現在的情況就如同身上綁著定時炸彈,不知何時就會被情緒波動、緊張疲勞、壓力過大、血壓升高、飲食不當、頭部撞擊、溫度變化、劇烈運動、用力過猛、頸椎或其他身體不適等引爆。任何細小的誘因,都可能使習腦動脈血管突然爆裂致顱內大出血,極短時間內就命歸黃泉,就算僥倖存活,也是長期昏迷的植物人狀態。

習自知此次手術風險巨大,原本這個年齡身體已不比年輕人容易康復,何況本身基礎​​狀況也不是特別好,可能還有些陳舊性創傷和老年慢性病。之所以過去採取的都是保守治療,應該是血管瘤的位置不好,手術摘除不是首選項。但保守治療不能根除,一再复發,並隨著年齡增長,一次比一次嚴重,到現在不得不採取手術摘除,否則會隨時危及生命。

中美關係眼下搞成這樣,美國已與中共處於完全敵對的狀態,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中共原本寄託於幫助拜登竊選上台,結果敗露,原計劃大概率會落空,儘管眼下中共長期收買的勢力還在拼死一搏。

反觀川普,根本就是勝券在握的樣子,接二連三對中共政府的製裁法案,是一拳接著一拳,絲毫不見停手,而且拳拳擊中要害。最近川普又接連更換了多個內閣成員,一個比一個對中共強硬,個個都是有著豐富實戰經驗的狠角色。哪還有半點要離開白宮的樣子?眼瞅著華盛頓的沼澤正在被他排幹,中共幾十年在美國花大力氣暗中扶植收買的勢力,很快會被一網打盡。至今中共都沒能找到招數破解。

海外爆料革命,風起雲湧,已經成為不可小覷的政治力量,還形成了準政府組織,有自己的媒體平台和經濟、金融、組織架構,眼下和多國政府正在密切合作。一旦獲得美國等國家認可,新中國聯邦立馬會成為接管中共盜國賊財產等的合法機構。

轉看中共國內危機四伏,政治、經濟、外交都已經走到盡頭。習面臨黨內外各種壓力,任何一個領域爆發危機都足以令中共崩潰。建政70多年來,中共對百姓片刻未停地敲骨吸髓。除了不斷壓榨和盤剝,對中國人民的殺害和屠戮,對幾千年中華文明的徹底摧毀,對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資源的盜取和給山河造成的嚴重污染,對中共國民幾代人的嚴重洗腦和毒化,所有這些惡行引發的對中共的仇恨,表面上被暫時壓制下來,但都化為萬億級當量的炸藥,只待一個小小的火花就將瞬間引爆。

民主生活會上賈慶林和溫家寶的公開信,在習看來也是來者不善,大有對其問責的意味。對於現在中共的內外交困,老傢伙們誰心裡不門清?他們代表了中共內部一批老盜國賊,出於對自己、家人和海外藏匿的巨額財富及眾多私生子女安全和未來的擔憂,聯合起來向習施壓。

話說回來,公開信裡提到,中共即將面臨的全國性糧食短缺、銀行擠兌和破產、貨幣惡性貶值,大面積停水停電、物資極度短缺,還有在突然全國斷網又發不出薪水的情況下,如何實現全國維穩?彼時中共內部的忠誠度能否經得起考驗?這些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問題,而且個個都尖銳、無解,讓人頭疼。

雖然這些危機長期潛伏在中共國社會內部,是70年中共惡政積累壓制下來的,但眼下卻得習一個人背鍋。作為中共現任首領,顯然他難逃其咎。原本計劃的對外採取以攻代守的策略現在被徹底擊垮,而且中共病毒的真相已經無法掩蓋。有消息來源指,美國已經掌握了關於習策劃和發動病毒攻擊和乾涉美國大選的重要證據,接下來中共應該很快就會面臨全世界的追責。未來習及中共將會以戰爭罪被控上國際軍事法庭,判決的結果對於他和他的全家來說都將是承擔不了的後果和付不起的代價。

況且手術中及術後恢復過程中還會有眾多不確定因素——手術能確保成功嗎?多久會恢復意識?期間會不會遭到背叛甚至暗殺?在身體功能未恢復前國內外突然發生重大變故怎麼辦?臨時成立的特別危機辦能不能靠得住?能不能穩得住局面?這其中讓習不放心的因素太多太多,變數也太大。

習當然知道,中共歷來都是人走茶涼,情比紙薄,病床上躺得久了,各種風言風語,小道消息就滿天飛了,傳得多了,中共內部培植多年的親習勢力也會土崩瓦解,現在只能把賭壓在手術成功,短時間內迅速恢復上了。但習自己也知道這種概率真是不高。

眼下還算是半個盟友的俄羅斯,習認為對幫助中共穩定局面有一定的作用,為此提前打了拜年電話,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目前身體健康的同時,對於中俄雙方的利益保障和同盟關係,彼此再一次互相做了強調和承諾。習希望普京能信守和兌現承諾,但是普京能否真地做到,習內心也沒有太大把握,希望普京會看在錢的面子上對背棄承諾有所顧忌吧。

在各方重壓之下,習所面臨的困境真是令人唏噓感嘆。真所謂“正邪一念間”,習上任以來做了很多近乎瘋狂的舉動,給中共國乃至世界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和災難,也正是這種瘋狂加速了中共走向滅亡。現在他連同中共已經走到了懸崖邊上,繼續執意往下走,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退一步則擁抱世界文明,避免中國人飽受戰亂和災荒之苦,引導中共國和平過渡到民主文明國家的偉人。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歷史前進的步伐,其實誰都無法阻擋。

令中共國人感念的是習的父親習仲勳曾是中共內部少有的開明派,他曾經非常支持中共國民主化改革,也曾因此深受中共的迫害。我個人認為,習告慰和紀念父親最好的方式,應當不是修建多麼大的陵寢,而是繼承父親的開明思想,藉這個最後的窗口期,解救中共國人民於水火,實現父親讓中國成為一個真正的民主、文明、法治國家的政治主張。如果有這樣的義舉,將永遠為中國人和歷史銘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