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7: 一切都聽黨,走向火葬場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Tiffany 的早餐 校對/發稿:飛虹

摘要:品學兼優、德才兼備的黨員李文亮被自己的黨滅口,死于自己發現的CCP冠狀病毒,美國國會紀念他的舉措,被自己的遺孀表示抗議。實話實說的美女伯曼兒生命垂危,共匪卻逼她上鏡頭認錯。

2014年起,美國國會開始謀求通過法案,把中國駐美大使館所在的街區更名爲“劉曉波廣場”,使中共不得不使用“劉曉波廣場1號”的地址,以紀念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代表人物劉曉波。在北京的盛怒下,議案被奧巴馬否決。

2020年5月,聯邦參議員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 R-FL)、湯姆·科頓(Tom Cotton, R-AR)、本·薩塞(Ben Sasse, R-NE)和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 R-TN),聯邦衆議員、前副總統迪克·切尼(Dick Cheney)的女兒利茲·切尼(Liz Cheney, R-WY),在國會兩院提出議案,再次要求將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外的街道改名,這次是“李文亮廣場”,以紀念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本碩就讀于武漢大學臨床醫學專業,大二即入黨。2014年起,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執業。2019年12月30日,同院的艾芬在科室群發出疑似SARS的病例信息,不久李文亮看到,並將華南海鮮市場疫情信息等發到同學群,樂觀開朗的他的命運隨之改變。

12月31日淩晨,李文亮被醫院領導叫到武漢市衛健委詢問情況,天亮上班後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並在此後應要求寫下檢討。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聯網上發布不實言論”而被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訓誡。武漢警方傳喚了八個所謂造謠者。郭先生透露,下令抓八個人的不是湖北省的當地警察,而是公安部。

疫情發生後,武漢市中心醫院只允許急診科、呼吸科和ICU的醫護佩戴N95口罩,其他科室,包括李文亮所在的眼科則不允許佩戴口罩。李文亮因接診眼科病人感染,2月7日逝世。他在眼科的同事、眼科副主任梅仲明以及退休返聘的眼科副主任醫師朱和平也先後在3月初逝世。

李文亮在病逝前六天發出最後一則微博:“今天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于確診了”。李文亮人已逝,而此博文永生,回複早已過百萬。優秀的黨員李文亮醫生死于自己發現、傳播、“造謠”的CCP冠狀病毒,而那個黨則試圖讓世界遺忘李文亮醫生。中國人把心中的情緒向這位去世的人訴說,他的微博被譽爲中國的“哭牆”。

李文亮遺孀付雪潔的聲明

5月30日,李文亮遺孀付雪潔針對美國國會的議案,發表聲明稱:“李文亮是一名共産黨員,深愛他的祖國。他若有知,一定不會允許有人借他的名義來傷害他的祖國”。這段話是發自肺腑還是受到脅迫呢?

用2019年2月12日郭文貴先生直播的原話:“李文亮醫生不管他願不願意,他已經成爲了英雄,他是悲情的英雄,是一個2020版的醫學界的楊改蘭,你是被迫的,你必須當英雄。

“現在2020年出來了一個李文亮先生和他的八個同事,還有謝醫生,幾乎全家皆毀,而且是多次被利用。在這種情況下李文亮醫生的遭遇,讓我們更加看清楚共産黨。就在這一個醫生身上,充分地看到了以假治國、以貪治國、以黑治國,這一片治國的醜惡嘴臉!”

我們不知道34歲的李文亮醫生在臨終的時候,是否區分了愛黨和愛國。也許他知道得太多,所以不得不死。2019年2月8日郭文貴先生在直播中說道:

“有共産黨人家有醫生發聲,有8個醫生,李文亮先生,你把他給弄死了!你弄死還不算數,你還不讓人家說話 … … 。用警察整死發現的醫生,用警察來組織一個大型的宴請來傳染疾病。誰說誰反黨,這不是典型的黨災嗎?這不僅是人禍,你是人嗎?共産黨?是人都不是啊!你是黑手黨!你是災難黨!這是黨災!… … 難道李文亮不能證明這是黨災嗎?難道那8個醫生不能證明這是黨災嗎?”

2019年春節前的1月24日,武漢的考研大學生,網名伯曼兒的紅顔少女,感染CCP冠狀病毒,發燒住進天門市第三醫院隔離病房二樓15號床位。自1月29日起,伯曼兒開始冒著風險發文,介紹她患病後被隔離的情況,包括醫院消極治療,放任她自生自滅,令她“死不瞑目”的情況。

伯曼兒的信息引來大量網民關注,引來警察去她家威脅她的父母。她繼而發文:“警察來我家,說我抖音上發的東西是負面新聞,而我人在醫院隔離,說的句句屬實,我真的不知道我哪裏說錯了?如果有,麻煩跟我當面說,而不是去我家裏找我家裏人。 ”

2月1日,她發文說:“我挺過來了,醫院見我沒死,把我的氧氣掐斷了,他們聯合起來謀殺我,我死不瞑目,我要活下去!”

共匪沒有放過一位病危的弱小少女。我們不知道共匪以何種方式給了病危中的伯曼兒怎樣的壓力,她刪除了相關文字。2月12日,她又發了一個認錯視頻。她插著氧氣管,似乎是念著稿件,對鏡頭說了些“不信謠、不造謠”“相信國家、相信政府”之類的套話。

武漢考研大學生伯曼兒 圖片來源:微博照片

2020年2月15日,郭文貴先生談CCP冠狀病毒疫情:

“共産黨在香港的運動上操縱了多少民意,有小粉紅、紅旗手,多少人包括那個美女伯曼兒,你想想那個女孩錄完那視頻以後燒了。燒了!現在成灰了!一縷青煙呀!還是混雜的青煙就走了。大家想一想那個孩子。李文亮醫生聽說也是紅旗手,聽說是,也沒了,一縷青煙也沒了。多少個那個一堆一堆的火葬場的手機,還有那個二手貨的愛馬仕包,還有LV包,多少?!多少人過去是挺共的,在香港運動的時候是支持共産黨的護旗手!值得嗎?!荒唐嗎?!看著心疼又難受!

“曾幾何時就在眼前,大喊共産黨我的國家我的黨,一切都聽黨的,一切都靠黨。爹親娘親也不如黨親 … … ”

郭先生脫口而出“一切相信共産黨,跑步走進火葬場”。在之後席卷世界的CCP冠狀病毒大流行中,這句話無數次地被殘酷驗證。

(待續)

相關鏈接: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