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共強制推行新冠疫苗

內新聞/素材:Lelouch.G.Zero 封面:麥田67號 校對:聖鬥士(沙加)

12月21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 [1]。

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表示,根據前期研究,要阻斷新冠肺炎的流行,人群中要有70%左右具有免疫力。

當疫苗的保護效力是80%,疫苗的接種率要達到75%,才能使人群免疫力達到70%。接種疫苗是每個人的權利,也是履行控制傳染病流行個人應盡的義務[2]。

多家官方媒體都轉發了此消息,內容幾乎完全相同,看得出是新華社要求的通稿。

此外,張文宏21日晚接受央視新聞采訪時說,如果中國國內疫苗接種不夠普及,向外開放將可能受阻。張文宏還稱,疫苗是“義務”和“權利”的綜合體。接種疫苗“義務”與“權利”的比例將隨新的防疫節點的出現而有所進展[3]。

這兩個人強調接種疫苗的義務,應該是代表中共在提前放風,試探民意。中共的很多政策拿不准要不要推行時,都會提前放風,如果沒有遭到強烈的反對,就會正式下命令執行。

中共一向把醫療當作賺錢斂財的工具來用,把沒什麽效果的蓮花清瘟、板藍根都吹成了抗疫神藥。這一次恐怕又會借疫苗之名大肆斂財。但與斂財相比,更令人擔心的是,中共的國産疫苗會不會給接種者帶來長期的副作用和ADE風險。

1.中共國産疫苗非常糟糕,起不到防護作用

自由亞洲報道,包括烏幹達、安哥拉和塞爾維亞等多地都有中國派遣的工人在接種國藥集團的疫苗後,仍然大量感染新冠病毒。其中規模最大的發生在塞爾維亞潘切沃,天津電力建設公司的一個項目部裏,該處的400多名員工,已確診了約300人。

當中包括大批來自國內的員工,他們事先也已經接種了國藥的新冠疫苗,但依然被感染。中國政府迅速封鎖消息,並努力將這個嚴肅的科學問題變爲政治話題[4]。

考慮到強制接種政策可能也允許你接種國外疫苗,讓我們看下國外疫苗的情況。

2.美國疫苗也有明顯副作用

比如知名度很高的輝瑞-BioNTech聯合研發的COVID-19疫苗,也有明顯的副作用。

輝瑞疫苗的接種者中有84%報告了注射部位反應。

注射部位反應是指注射藥物的周圍組織發生炎症或損傷。有兩種類型的注射部位反應:一種是局部過敏反應,稱爲耀斑反應,另一種是更嚴重的反應,其特點是由于血管外滲造成的組織損傷。血管外滲是指少量藥物從注射的血管中滲出。

這兩種反應的症狀通常包括紅腫、觸痛、發熱和瘙癢,但外滲的後果更嚴重,可能包括疼痛、起泡和嚴重的皮膚損傷。由于外滲會造成嚴重的組織損傷,所以要非常小心地預防外滲的發生。

一種常見的方法是將可能造成組織損傷的藥物注射到軀幹中較大的血管中,而不是手臂中較小的血管中。根據不同的原因,注射部位的反應可以用熱敷、冰敷、可能是某些藥物外滲的解毒劑來治療,在極端的情況下,可以進行整形手術[5]。

輝瑞-BioNTech的COVID-19疫苗還有其他常見副作用,包括疲勞、頭痛和肌肉疼痛。大約63%的人報告有疲勞感。55%的參與者報告有頭痛,38%的參與者報告有肌肉疼痛。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症狀在一天左右的時間內即可緩解並緩解。

少數參與者報告接種疫苗後出現寒戰、關節疼痛或發燒的不良反應。

參與者在接種第二劑疫苗後更有可能報告此類症狀。“對第二劑的反應往往是更激烈反應,因爲第一劑疫苗打入後,你的免疫系統已經被它喚醒了,你産生了相應的抗體,所以第二劑打入後,副作用會來得更快更激烈。”海因茨說[6]。

CNBC報導,參與疫苗臨床試驗的志願者,24歲的亞西爾·巴塔爾維(Yasir Batalvi)說:“注射後,我的副作用和第一次一樣:局部疼痛和僵硬,但更嚴重一些。我的手臂酸痛得更快,到我回家的時候,我開始感到疲勞,就像任何人都會感到如果他們得了流感一樣,當天晚上,更顯著的症狀呈現了。我發了低燒,寒戰,那個晚上很難熬[7]。”

一個24歲的年輕人都感覺很難熬,更不用說老年人和孩子。這就是輝瑞的疫苗,它已經是幾個疫苗中相對比較好的。

除了注射部位反應,更可怕的是,在接受疫苗的參與者中報告了4例貝爾氏麻痹症(Bell’s palsy),而在得到安慰劑的參與者中一個都沒有。

貝爾氏麻痹症是一種導致面部肌肉暫時性無力或癱瘓的疾病。當控制面部肌肉的神經發炎、腫脹或受壓時,就會出現這種情況。這種情況會導致一側臉部下垂或變得僵硬。您可能在受影響的一側難以微笑或閉上眼睛。

在大多數情況下,貝爾氏麻痹是暫時的,症狀通常在幾周後消失。雖然貝爾氏麻痹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但這種病症在16至60歲的人群中更爲常見。貝爾氏麻痹症是以蘇格蘭解剖學家查爾斯-貝爾的名字命名的,他是第一個描述這種情況的人[8]。

相信看過這個圖片的人不會去打輝瑞的疫苗。

3.信使RNA技術從未在人類身上使用過,有很大的潛在風險

輝瑞/BioNTech和Moderna的疫苗使用的都是信使RNA技術,這種技術從來沒有在人類身上使用過,所以根本無從得知會有什麽樣的後遺症。

信使RNA,縮寫爲mRNA,是一種將DNA指令付諸行動的分子。在細胞內部,mRNA被用作模板來構建蛋白質。貝克雷吉安-丁(Bekeredjian-Ding)教授說:“mRNA基本上就像一個蛋白質的前期形態,它的(序列編碼)就是以後蛋白質的基本構成。”

爲了生産mRNA疫苗,科學家們模仿病毒用mRNA來構建其感染性蛋白質的過程,生産出一種人工合成版本的mRNA。這種mRNA被輸送到人體內,人體細胞將其讀作構建該病毒蛋白的指令,因此自己會制造一些病毒分子。

這些自己制造的蛋白質是孤立的,缺乏其它組件配合,它們不會組裝成病毒。免疫系統會檢測到這些病毒蛋白,並開始對它們産生防禦性反應。[12]

3.1 缺乏mRNA用于激活B細胞的研究

迄今爲止,大多數利用mRNA引發免疫反應的研究都集中在癌症研究上,腫瘤mRNA被用來幫助人們的免疫系統識別和應對特定腫瘤産生的蛋白質。貝克雷吉安-丁教授說:“這項技術對于腫瘤領域來說非常好,因爲你可以開發出針對患者的疫苗,因爲每個腫瘤都是不同的”。

以這種方式使用腫瘤mRNA,可以激活人體的T細胞,殺死腫瘤細胞。這個經驗也可以用于冠狀病毒。貝克雷吉安-丁教授說:“在病毒感染中,我們常常知道需要強大的T細胞反應,因爲病毒喜歡躲在細胞中。”

但要對抗SARS-CoV-2這樣的病毒,很可能還需要激活後天免疫系統的另一部分–B細胞,B細胞會産生抗體,將病毒標記出來,以便被人體消滅。而這方面的經驗很少(除了動物感染模型),因爲對于腫瘤模型來說,這並沒有那麽大的意義。[12]

3.2 人體實驗數據嚴重不足,有很多懸而未決的問題

因爲mRNA疫苗現在才開始在人體中進行測試,所以相比其他技術手段的疫苗,使用這種技術的疫苗有很多相當基本的數據都是沒有的,只有通過人體試驗才能得到答案。

“我認爲,目前真正的挑戰是要了解這些疫苗是否真的能夠在人體內啓動足夠的保護性免疫反應,並了解例如需要多少數量的mRNA才能做到這一點。”貝克雷堅-丁教授說。

其他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疫苗所選擇的蛋白質是否是防止冠狀病毒在體內感染的正確蛋白質。免疫反應對這種特殊的冠狀病毒有多大的針對性。各種免疫力能持續多久。以及它是否會引起副作用,如發紅和腫脹等炎症反應。在最壞的情況下,是否加重疾病。[12]

3.3 以前的mRNA藥物試驗都在試驗早期階段以失敗告終

Moderna和輝瑞/BioNTech公司的疫苗,目前的數據顯示出90%至95%的高有效性。目前還不清楚爲什麽有效性這麽高,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此前針對COVID-19以外的病原體的mRNA藥物試驗並不樂觀,不得不在試驗早期階段放棄。

醫師科學家瑪格麗特-劉(Margaret Liu)表示,這可能是由于 “投入研發的資源量太大”,也可能是疫苗 “引發了對mRNA的非特異性炎症反應,盡管改良的核苷技術減少了炎症,但還沒有完全消除炎症”;

“這也可以解釋了某些接受mRNA SARS-CoV-2疫苗的人報告的疼痛和發燒等強烈反應”。這些反應雖然嚴重,但都是短暫的,另一種觀點認爲是對脂質藥物輸送分子的反應。[13]

3.4 mRNA分子非常脆弱,可能在沒進入細胞前就分解,針可能白打

與DNA分子不同,mRNA分子是非常脆弱的分子,在暴露的環境中幾分鍾內就會降解,因此mRNA疫苗需要在非常低的溫度下運輸和儲存。 在細胞外,或其藥物輸送系統中,mRNA分子也會很快被宿主分解。

mRNA分子的這種脆弱性是任何mRNA疫苗療效的一個障礙,因爲在進入細胞之前,它就會被大量分解,這可能會導致一種錯覺,人們以爲打了疫苗後就有免疫力,但其實他們沒有得到疫苗帶來的免疫力。[13]

3.5 倉促上馬這種技術的原因很可能是容易大規模生産

通過讓人體自己産生病毒蛋白,mRNA疫苗省去了一些制造過程,比傳統疫苗更容易大規模生産。mRNA疫苗的生産過程只需幾個月,而傳統疫苗需要1-2年[12]。考慮到全球很多國家需要大規模接種疫苗,采用這種技術的生産優勢太大了。

疫苗的研發時間一般長達10年,典型的成功率大約爲6%。大量的時間用于評估疫苗的短期和長期安全性。數據收集問題是疫苗開發的典型問題,比如免疫系統較弱的老年(和嬰兒)人群對疫苗的反應可能不同于年輕至成熟的成人人群,需要時間來得出這些結論。

信使RNA技術從未在人類身上使用過,它的安全性問題更加嚴重,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排除安全隱患。而在這次病毒全球大爆發的情況,可謂病急亂投醫,各種不合規的研發結果都被特別允許投入市場。

信使RNA技術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打這種疫苗其實就相當于是在其他新藥研發階段報名做志願者,要冒很大的風險。

此外,基于抗體的感染增強效應(ADE)可能導致更爲危險的情況。同樣需要時間和進一步的研究來評估這些問題。

4.ADE效應可能導致感染急劇發作,甚至猝死

ADE是基于抗體的感染增強效應(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當患者感染過某種病毒並康複後,患者不會再感染同類型病毒,因爲患者體內的針對該病毒的抗體能迅速識別病毒並消滅,而ADE效應是指,針對該病毒的抗體可以幫助其他類型的病毒增強感染,使患者對其他病毒變得更加脆弱。

最常見的有ADE效應的例子是登革熱病毒。登革熱是在熱帶環境中非常常見的病毒,可以通過蚊子傳播,每年有超過1億人感染,4萬人死亡。

登革熱病毒有四種血清型,都支持保護性免疫。同型保護已顯示出持久的保護作用,但針對不同血清型的交叉中和抗體的持續時間相對較短(最多持續2年)。當保護性抗體滴度下降時,再感染不同血清型就會變得危險。

非中和抗體取代中和抗體,與登革熱病毒結合形成複合物,這時本來應該被消滅的病毒,不僅沒有被消滅,反而被免疫系統帶入細胞內部,利用免疫系統大量複制,導致病毒複制速度遠遠超過通常情況下的病毒感染速度,病人病情急劇惡化,甚至死亡,這種感染增強現象,就是ADE。

研究人員證明,如果患者以前感染過登革熱,當患者體內的抗體滴度低到某個程度時,則發生登革熱嚴重病程的風險增加。在登革熱的疫苗研發過程中,研究人員也觀察到了這一現象。2015年,該疫苗被批准進行療效試驗。

經過對疫苗試驗的跟蹤數據進行評估,證實打疫苗3年後的兒童的住院率高于不打疫苗的對照組。ADE效應被認爲是導致這個結果的原因。在經過足夠長的時間後,患者的免疫力已經下降到足夠低的程度時,一旦再次接觸感染源,就容易發生ADE[9]。

2016年在菲律賓接種登革熱疫苗的83萬孩子中有14個死亡,雖然比例並不高,但是後果很嚴重,其中6個是在打了疫苗的30天內突然死亡的。

菲律賓因此叫停了該疫苗[10]。還向賽諾菲索賠7000萬美元疫苗費,並准備追查其中的腐敗、渎職,追責賽諾菲和爲其背書的WHO。

2003年的SARS和後來的MERS在體外動物模型中都觀察到了ADE現象,與它們非常相似的SARS-COV-2會有ADE效應的可能性非常大。連中共的專家高福都承認新冠疫苗面臨的最大挑戰是ADE[11]。

今年急速批准上市的疫苗,和其他的新藥一樣,都是沒有經過大量人群的長期數據跟蹤的,尤其是不能證明是否可以避免ADE效應。如果不能避免ADE,那麽打疫苗反而是增加風險。

5.應該盡可能的發聲反對強制接種疫苗

綜上所述,目前的新冠疫苗仍然很不成熟,即使是國外的疫苗也存在很大的問題,更不用提中共的國産疫苗。

中共向來不把人命當回事,把醫療當作賺錢斂財的工具來用。這一次恐怕又會借疫苗之名大肆斂財。但與斂財相比,更令人擔心的是,不可靠的疫苗會不會給接種者帶來長期的副作用和ADE風險。

中共在此時放風說打疫苗是義務,可能是爲之後的強制接種疫苗做准備。希望在國內外有能力發生的人一定要對此高度重視,說出自己的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意見,或許還有機會迫使中共放棄強制推行疫苗的政策。

參考鏈接:
[1] https://new.qq.com/omn/20201223/20201223A0197K00.html
[2] https://3g.china.com/act/news/10000169/20201221/39098005.html
[3]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UG4J6OA05149IL1.html
[4]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sick-12152020113924.html
[5] https://www.vacancer.com/diagnosis-and-treatment/side-effects-of-cancer/injection-site-reaction/
[6] https://www.healthline.com/health-news/what-we-know-about-the-side-effects-of-pfizers-covid-19-vaccine
[7] https://www.cnbc.com/2020/12/08/pfizer-moderna-covid-vaccine-side-effects-trials.html
[8] https://www.healthline.com/health/bells-palsy
[9] https://www.labcompare.com/10-Featured-Articles/565363-COVID-19-Vaccine-Developments-Emerging-Technologies-Safety-Concerns-and-Antibody-Dependent-Enhancement/
[10] https://www.healio.com/news/infectious-disease/20180207/three-deaths-in-philippines-linked-to-dengvaxia-vaccine
[11] 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9-12/doc-iivhuipp3943338.shtml
[12] https://horizon-magazine.eu/article/five-things-you-need-know-about-mrna-vaccines.html
[1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NA_vaccin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2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