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不需要出牌的另壹種方案

12月29日,Ivan Raiklin 律师转推了一名律师KB的推文,内容如下。

彭斯不需要出牌。 事實上,他可以把牌放在口袋裏,也可以把牌扔到窗外。 他不必選擇川普的選舉人票。 他不必選擇拜登的選舉人票。 讓我解釋壹下為什麽這是他6日最簡單的選擇。信息鏈 –

如果彭斯只對民主黨的選舉人票進行開票和計票,壹定會有人反對……等等。

如果彭斯只對共和黨選舉人的選票開票,壹定會有人反對(而且很可能會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會有很大的不樂觀的結果)……

但是,如果彭斯做了他在選舉計票法案(ECA)下被法律要求做的事情(假設它具有約束力、是憲法規定的–那是另壹回事),他必須打開所有的證書和聲稱是選舉人投票證書的文件。

然後,他可以建議壹套計數(它已經完成),我相信彭斯將在他的權力範圍內這樣做。但如果他不這樣做呢?他不是必須這樣做。 他可以把它們都打開,讓眾議院做臟活。

如果ECA的起草者想讓副總統只開放州長認證的選票,他們就會這麽說了。 很明顯,他們在起草過程中並沒有試圖簡化這些。

正如我之前所說,為 “證書 “和 “認證 “這兩個詞語而傷腦筋是沒有意義的。 重點放在 “所有 “和 “聲稱 “這兩個詞。它們被放在那裏是有原因的

ECA 規定 如果有多於壹份(證書)或”聲稱 “是某州(證書)的文件……

A) 如果我們是在安全港下行事:只有在參眾兩院分別進行,同時決定得到州法律授權下的支持,候選人的選票才會被計算在內;或

B) 如果我們不是根據安全港行事:只有在兩院同時決定投票是由按照國家法律任命的合法選舉人所投的情況下,候選人的選票才會被計算在內。

無論在哪種情況下,兩院都必須同時同意同壹組選票是合法的,才能進行計算。

我知道有些參議員會覺得很難 “反對 “壹組選票,如果只提出壹組的話,但我認為他們中的許多人很難在兩組選民中做出選擇,並說任何壹組都符合計票所需的所有法律要求。

想想那些RINO(名義上的共和黨人)和弱者敗類,他們的很多州都投給了川普。 他們會壹邊投票反對自己州的選擇,壹邊說明顯的舞弊選票和腐敗的計票方法是 “合法的”。

參議院可以說兩套都不合法。 他們可以說共和黨的那壹套是合法的。 只是不能說民主派那壹套合法。

然後,投票將由我們的參議員和眾議員決定。 這不是剝奪公民權。 那是憲法規定的。

這就是所有要發生的事情。 提交兩套文件 召開參議院會議,再來四年。

給妳的參議員打電話和寫信,給別人的參議員打電話和寫信。 我們必須守住參議院

Raiklin 律師回復說:

同意,這也可以是壹個選項。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12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