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40)熊光楷是軍方的王岐山,在美國的滲透力量非常強,從15年到18年曾20多次暗殺郭先生

整理: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7年7月3日,郭先生說:傅政華和王岐山是心理變態、精神變態,他就是人間魔鬼。熊光楷是軍方的王岐山,絕對絕對是壞蛋。
2020年12月27日,郭先生說:感謝你這位戰友,終於醒來了,熊光楷我們也用完了。
2020年8月23日,路德社:熊光楷在美國的滲透力量非常強,通過美國的滲透人員,好幾次差點通過下藥、下毒、車禍,從2015到2018年有20多次暗殺文貴先生。

2017年5月1日
劉彥平:實話跟你說在我來之前孟書記把我叫他辦公室,只有這條路咱們是正確的。給我舉了個例子,熊光楷是管情報的,老人家一說這我想起來了。你在youtube說熊光楷玩石頭,熊光楷礙着你哪根筋了。你說這熊光楷掌管中國軍隊情報多少年了,他在美國這有多少關係,不比你深厚。你說是官方的,軍界的、還是民間的,你說是白人還是有色人種,所以我說你這說話就沒邊。
郭先生:書記你聽我說,跟你的理解恰恰相反,郭文貴能活到今天講的就是義氣。他害過姬勝德,就是我的敵人。書記你記住,不管以後哪一年,誰欺負了你們,我在這一定給你們報仇。你沒看到我優點,只看到我的缺點,我不怕他我敢承擔他算個屁啊。
劉彥平:姬勝德跟你什麼關係。
郭先生:那是我老闆,我最早是二部的人,那熊光楷見到哈弗將軍給人家哭啊,抱着人家胳膊哭啊。就這將軍就這副總長流氓都不如,賴昌興過來了,他給賴昌興說老闆給人家包放那。熊光楷啥樣啊,你別以爲他跟蔣老好,哭完以後跟人家說姬勝德也跟美國人好,最後把姬勝德也搞進去。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陷害人家,花了三十萬美元給家人家搞進去。

2017年5月15日
那麼反過來我們今天再說一下,本來的今天爆料的內容是什麼呢?昨天我看了何頻先生的『明鏡點點事』,這個人真不簡單,他講了軍隊的熊光楷。文貴真正的第二年要講的,就是我第一集就說過。我要在2018年5月份以前計劃是七集,《第一季》。在2018年5月份以後我就開始了《第二季》,也搞七集。《第二季》七集我大部分說的是軍隊的事。過去這五年中國的反腐,習主席最成功的是哪?軍隊。文貴知道軍隊的比地方的多,未來妳們會從文貴來瞭解一個一個的故事。妳會知道軍隊是真反腐,而且是成功地反腐、相對公平地反腐。其中的一個人就是昨天說到的熊光楷。熊光楷我不認識他,但和我淵源很深。他家在玉淵潭,大家可以查查,玉淵潭就是釣魚臺賓館玉淵河的南院,叫總參家屬院。他住第3號院。熊光楷先生和我是有天然的仇恨關系,為什麼?文貴本人最早的、最尊敬的人,也導致馬建副部長為什麼喜歡我的原因,就是我的老領導是我們『總參二部』原來的部長姬勝德。他也被判死緩了,就是熊光楷把他弄進去的。姬鵬飛先生在駐東德大使的時候培養了熊光楷。熊光楷戴著眼鏡,後來姬家把他稱為“四眼狼”。熊光楷最後把姬勝德送進監獄判了死緩。熊光楷把姬勝德先生氣死、自殺,毀掉了中國情報系統。
我在貴賓樓1998年親自聽姬勝德跟他罵架。姬勝德部長這人很隨意、絕對帥,最帥男人之一,很有水平、很有品味。他在我常包的貴賓樓總統套房裏邊跟熊光楷打電話,用著外音。他說:“妳跟那個大領導玩屁眼。”我聽了楞了,我想妳怎麼這麼說。然後他說:“妳跟我少玩這一套,妳把我抓起來。我知道妳昨天去曾家了,妳又害我了。”他倆那個仇恨太大了。後來他就真被抓了,弄了個死緩。姬勝德的夫人一直都在美國,叫魏珍,魏女士。兒子也在美國,非常非常好的人,非常非常有品位的人。但是很慘,後來見他,哭得就完了。現在往回想想,三十萬美元吶,三十萬美元就把中國的一個將軍——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就給滅了。
熊光楷最大的愛好是什麼?收藏石頭。熊光楷的石頭多的沒有,三百億。他的石頭怎麼來的?中國的軍隊腐敗到什麼程度?有人收藏木頭、有人收藏石頭、有人收藏象牙、有人收藏珠寶,中國的軍艦、潛水艇都是以外訪的名義一下一下地往回拉。當時的熊光楷因劉華清副主席家中的事情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唯一一個可以二十四小時去江總書記家。都怕他呀。所以說海軍還有駐外使館的武官們爭先給熊光楷送石頭。我看過幾塊石頭,其中有這麼大的一個。大概是八百公分的一個翡翠,被切了個角。那今天說一個就可能值幾十個億了。幾百個億真不止了。那都是軍艦運過來的。熊光楷腐敗之程度、對軍隊之影響遠遠超過徐才厚、郭伯雄,遠遠超過他們。那倆家夥就弄錢、弄女人、賣烏紗帽、搞點地皮、弄點金磚,那是幾噸的金子,然後放到他家玉淵潭公園北邊那幾個軍委委員的樓裏邊去。那是豪華至極,我去看過。跟釣魚臺七號挨著。
但熊光楷有多個房子,在頤園、香山下面都有,都是超級的石頭。當時門頭溝的鎮長被抓起來的時候,頭一段時間我去那喫飯,這哥們有好多石頭。他給我講了熊光楷的多少石頭,還讓我看了熊光楷在那收藏的石頭。天價,嚇死人了。所以昨天看到了何頻先生講熊光楷,我很震驚,講的絕大多數對,七成是對的。但是核心呢,真的是我文貴知道,因為很多證據在我這有,未來我會說。
……
我未來講到軍隊反腐,妳們就知道了他的真正政治智慧和他的決心。就是他敢說出來70%是女婿黨,20%左右、15%左右是富二代,剩下那5%才輪到了老百姓。他非常惱火,在軍隊大刀闊斧,連熊光楷都敢抓。熊光楷抓了,那就了不得了。那打開了中國真正的腐敗大門。這可了不得,一個熊光楷頂十個徐才厚,頂十個郭伯雄。那是真正的中國軍方的和珅。他的家人在海外的錢財,我下一步給妳們報一報,我本來是打印兩張的。後來有領導說千萬別報,因為正在查封,正在海外調查,給他警告了。所以這些事情都是我們點點滴滴,都是我們現在文貴開花太多了。現在『北大』、『規委』、這個朱鎔基、『海航』、民什麼china銀行呀、北什麼china銀行呀,點太多了。

2017年5月25日
第三股力量呢,就是說,以胡舒立女士,潘石屹先生,潘處長,黃處長,還有海航,還有地產商其他領域,香港的建制派議員。還有我提到的那幾個即將要爆發的這幾個領導,還有傅政華,傅衛華這兄弟兩個。還有來自於公檢法各方面的力量。哇塞這一下子突然這幾天我覺得,來自於香港的黑道白道,威脅遊說。來自於東莞的李友的黑道白道,來自於北大的各個領域法治美國關係,來自於中國的熊光楷先生。熊光楷過去在美國大香人啊,大香餑餑啊。情報界軍界那號稱中國老大啊,美國確實太多朋友了。來自各方面遊說,香港的黑白兩道也是這樣,我的朋友,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有。一系列的遊說和恐嚇,我看都看不完,我聽都聽不完了。那麼這些人的下面呢,就是在美國呢通過黑道,所謂的收買這樣那樣的組織,進行威脅恐嚇。

2017年7月3日
傅政華和王岐山是心理變態、精神變態,他就是人間魔鬼。熊光楷是軍方的王岐山,絕對絕對是壞蛋。人在做天在看,這最好的一句話。爲老百姓做什麼,都是對的,任何坑害老百姓的都會得天報,一定會得報應。

2018年7月22日
所以戰友們哪,千萬千萬記住,別羨慕那些有錢的,別羨慕那當官的,別羨慕那有名的。我見的演員那多了去了,一喫飯有領導在,保證不看你旁邊有錢的,那傢伙使勁往上蹭,那就蹭得你受不了。你都沒法想象,真比趙本山的小品都誇張。如果沒有當官的在,有錢的人在,那誰有錢那誰就馬上這一桌子都受到關注。這個現在最火的,最火的,其中有兩三個演員,很小的十五六歲我就認識她。當時我說這個孩子一定會火,他們說爲什麼。我說你看這孩子纔多大呀,她媽領着她來了,眼睛一掃這一桌子,這一掃這一眼,就知道這桌子誰重要。馬上就靠你坐,然後給你夾菜,然後靠着你耍嗲,嗯,嗯,耍嗲。因爲我這喫過幾回飯,我太有感覺了。比我有錢的她就靠上去了,比我官大的,那時候總參二部的姬部長一來,嗯,她就上去了。結果姬部長的老闆來了,熊光楷,哎喲她靠熊光凱去了。後來出名了啊,出名了。見誰呀,見了大導演,見導演,見這個導演那樣,見那個導演那樣,沒法想象,沒法想象。這個社會的畸形,她願意嗎?她不願意,她不願意行嗎?她沒辦法,她沒選擇。

2018年9月12日
中年大叔:好的謝謝LG,文貴先生好,我呢今天也想請您介紹一下您的早年的經歷,因爲我發現這太富於傳奇性了。比如說你在少年的時候就已經出國了,而且出了好幾個國了已經。而且在很年輕的呢也已經結識了姬勝德這樣的人物了。而且在八九年出獄以後您又結識了賀齡樂先生您的恩師。您上一回非常激動的談到了他,所以我想再請你講得稍微具體一點,因爲今天的文貴啊就來自於那個早年的經歷吧,謝謝。
郭先生:好的好的,謝謝,剛纔叫什麼名字你剛纔沒說清楚。
LG:他的網名叫中年大叔。
郭先生:中原大叔好中原大叔好(中原大叔),這時候還是咔嚓咔嚓響聽不清楚。您問的問題啊非常有意思。這個我覺得關於你看我跟這些人的認識啊,這裏面有很多怎麼說呢你比如說講啊,什麼叫怎麼能與人打交道啊還有什麼這些這樣那樣的技術吧。那麼不管如何我希望這位戰友要明白,這個人生啊最重要的還是那句話真的要有愛要有善心。比如說我和姬勝德這個認識啊,這個到今天我相信常人是很難相信,當時姬勝德是總參二部的副部長。他的領導是誰呢,熊光楷,熊光楷又兼着是總參的副總參部長,等於是全軍的情報歸他管。

2018年12月9日
我告訴大家的是,張首晟,在2006年就已經是中國有編號的軍工,特務。發展他上線的人,決定邀請他上線就是江綿恆,就是王恩哥,就是許永躍。他的最上層給他提供便務的就是當年的副總長熊光楷,都是上海幫。

2019年1月12日
但是這會這個酒店,你想弄,你想消滅是不可能的。酒店發生的事情想消滅是不可能的。我認為這個東西肯定是孟建柱派人拿走的,這是不容置疑的,根本問題是為了王岐山要拿走嘛。這王岐山,我最早爆料我就說過,他要乾掉王瑞林嘛,扳手腕嘛。現在王瑞林先生已經被他氣死了啊,沒被給打死,沒被給關死,給氣死了。共產黨出了很多像這樣的人,像過去的姬鵬飛啊,副總理,就是姬勝德先生,二處的部長。那年我躲在美國就是因為他,是愣愣得被氣死,被對手搞死了,熊光楷。現在你看看王瑞林也被給氣死了。所以說這共產黨啊,要麼讓你監獄死、要麼讓你拍照死、躲貓貓死,反正有很多招讓你死。我認為這肯定是王岐山孟建柱給拿走了,這是肯定的。

2019年2月22日
那劉彥平說,熊光楷不管是黑人、白人,在西方世界的資源哪個不比你厲害?你吹狼蛋,咱試試看?噢,郭文貴最牛的就是,輕易不把力量、不把我真正的實力亮出來。十六年我都沒說過。

2019年11月26日
講英文,我所見過的安全部的、二部的,二部郭文貴最有資格說,姬勝德當年跟我啥關係啊,輪得着臺灣人說話嗎?姬勝德唯一最尊重的人現在就是我郭文貴,這點已經證實了吧,不用說吧。我見過的二部的人員,99%都不會講英文,熊光楷那是在德國那是大使啊,講所謂德語英文的,我問了德國人說他那英文在德國就是忽悠的。

2020年8月23日(路德社)
熊光楷在美國的滲透力量非常強,通過美國的滲透人員,好幾次差點通過下藥、下毒、車禍,從2015到2018年有20多次暗殺文貴先生。

2020年12月27日
我就知道他跟有關係,不要小看了爆料革命。之所以不說出來,美國的正義力量需要熊光楷。大家還記得當年劉彥平到紐約來給我說什麼嗎?文貴你傻什麼呀?你說人熊光楷幹什麼呀?熊光楷那是當時二部的部長,到了總參那是,副總參謀長是管全軍的情報。在美國那是黑裔、白人、黃皮膚人,什麼人種都認識的朋友比你多。還在那電梯間趴我耳邊說,熊光楷連個電話都不用說,只要暗示一下,你就會在紐約大街上消失。這是劉彥平給我說的原話吧?在電梯間裏趴我耳朵邊說過兩次,不要再提熊光楷,你惹不起他。即使習對熊都要敬畏幾分,因爲習都知道,惹了熊了,那不是共產黨範圍內能控制的,那世界的力量。我懂,幹情報的和幹黑社會的、幹殺手有什麼兩樣?是吧?
這位戰友爲什麼我告訴他,我說我早就知道,他嚇傻了。他說你怎麼早就知道我是熊光楷?跟他有關係。我說你給我打電話,你給我說話,你給我提的幾件事,我就知道你跟他們會有關係。我當然要查你、瞭解你。我瞭解瞭解國內的戰友一說,那就是那麼回事。你只是他的代言人之一,代持他資產之一。爲什麼?所有幫助熊光楷代持的人,第一要有把柄,第二要能控制住。第三個,他一定要辦法監控你。我說你知道,你跟我聽完話以後,我電話出現什麼情況了嗎?我的電話迅速被黑。後來你再跟我通一次話,我又迅速被黑。你說你是搞工程的,可我問你基本的工程問題你都不懂,什麼電腦工程、IT工程。
戰友們不要把七哥當傻子,更重要的戰友們,不要把戰友當傻子。反過來看,七哥面對面這樣的戰友,這麼低調的人,是這麼牛的人。當然他不知道,你幫助共產黨,共產黨一定控制你,他一定要監控你。美國人要用熊光楷啊,共產黨這些年很多情報,都是主要來自於中國哪個口啊?中南坑還有總參二部、三部,還有安全部。當然了統戰部這些地方更得多了,都是花錢買來的關係。你給錢人家也給錢,而且美國人還給你孩子的未來哪,還給你孩子在美國的庇護、護照哪,資產庇護哪,你共產黨能給得了嗎?你給不了。
所以西方人他沒有覺醒。當西方人覺醒的時候,跟你共產黨PK的時候,人家手裏拿的是牛肉。你共產黨你連唬加蒙的,你最多給他蒸個摸摸喫。就包括共產黨的貪官,你整了半天最多整點雞肉、鴨肉喫,你能有牛肉嗎?你沒有牛肉,你想喫牛肉你得到美國來。美國不但給你牛肉還給你太空,還給你未來,還給你尊嚴,共產黨你能給得了嗎?共產黨叫你喫個摸,還讓你跪好幾次,還讓你一家人都得跪,爹親孃親不如毛主席親,爹請孃親不如當親。
所以說我告訴這位戰友,替熊賣命的感受如何,膽戰心驚,天天害怕。這就是跟共產黨,說到是假話,乾的是假事,嘴上說的都是情懷,忠於的都是國家。就像海外一幫欺民賊還有那些壞人,天天把神掛在嘴上,你給他講錢,他跟你講情懷,你給他講現實點、負責任,他給你講奉獻,是吧?你給他講法制,他跟你講上帝,反正就跟你胡來嘛。但是這位戰友還是非常有良知的,他這個時候,還有過去這二、三年,幫我們爆料革命做了很多事。因爲他提供的資料很多是他看到了熊光楷那一部分人所擁有的獨特的特權和情報能力。變相的幫了我們。這位朋友現在是絕對安全的。所以我剛纔告訴他,我相信現在他也看我視頻,我就告訴他有兩條建議。跟所有的美國還有歐洲政府、北約合作,把你所知道的、你手裏所擁有的全給他們。你會換來一生的安全,現在你也安全。更重要的事情,讓你活着一輩子不一樣、安穩。因爲你在救人,你看習現在很牛,是吧?總參的真正的大特務、真正的海外的力量,王岐山和熊光楷是定期見面。當年的王瑞林看不起熊光楷,所以說老罵熊光楷。熊光楷就跟王岐山好,兩人把王瑞林給弄死了。王岐山跟王瑞林的矛盾,其中一條就有熊光楷的挑撥。熊光楷一弄那個樣,耷拉着臉。平常趾高氣揚的,牛叉叉的,以文人、玩石頭著稱。但是一見了當官的人就挑撥離間,永遠咬舌頭、咬耳朵,遞小條子、遞情報。
共產黨這些鬼把戲,挑撥離間,就最賤的賤人。挑撥離間、搬弄是非,造假傳謠,誇大事實,這是共產黨和黨員和黨之間。就像我看到中紀委的某位副書記,喫飯前對着來求它的人,嗷嗷的喊,媽的。一副的,你今天怎麼在這?你好好的給黨做交代。今天不看著文貴的面子,你就不能呆在這。那趾高氣揚,喝完了,喫到中間了。跟書記旁邊一坐,人家懷裏拿出來重要的玉,還翡翠。哇塞,領導回來了,下半場我看不一樣了,咱都瞧見了,裝看不見,是吧。你們這幫共產黨,是吧,你是個好同志,有人告你,是不是?養小三、生孩子,我瞭解你是不是?你那個妻子比你大七、八歲,是不是?精神也不正常,身體也不好,長期分居,是吧,人之常情。最後跟誰誰誰發生了關係,生了孩子。你負責任哪,還得保持黨的形象,是不是?沒離婚,所以這場關係保持下來,這是有錯誤的,向黨檢討。但你是好同志嗎?是吧?還是維護着這個家庭的安全,某種程度給社會做貢獻了嘛。
所以你看人家熊光楷,你以爲熊光楷是什麼人?外面四、五房親戚,都是親戚,都叫熊光楷什麼?表哥,事實上都生了孩子。人家熊光楷處理的非常好嘛。哇塞,在這位中紀委副書記的嘴裏面,養小三,成了維護黨的形象,保護社會穩定,有情有義。熊光楷當表哥養好幾房,都是對的。今天這位戰友說的對,共產黨就這麼黑。感謝你這位戰友,終於醒來了,熊光楷我們也用完了。

2020年12月28日(路德社)
文貴先生曾說過熊光楷很可能就是中美的雙面間諜。中美高層人物都對他敬畏三分。他掌握軍方情報,他是繼李克農、姬鵬飛之後的情報大佬,再之後就是馬建,熊一直深受中共重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