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外債突破6萬億可怕的債務將徹底消滅共產黨

作者:小惠

近日,中共外管局發布的第三季度數據顯示。其中外匯局公佈的2020年9月末國際投資頭寸表(不包括直接投資、股票投資等,其實口徑比較狹窄)顯示,2020年9月末,中共國對外資產81666億美元,較6月末增長3.9%;同期,中共國對外負債60128億美元,較6月末增長6.2%。

截至2020年9月末,中共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餘額為22944億美元,較2020年6月末增長1620億美元,增幅7.6%。外債增長主要由債務證券增長推動。其中3季度中國對外總負債環比增加3523億美元,對外總資產環比增加3064億美元,對外淨頭寸環比下降459億美元。

從期限結構看,中長期外債餘額為68019億元人民幣(等值9988億美元),佔44%;短期外債餘額為88233億元人民幣(等值12956億美元),佔56%。短期外債餘額中,與貿易有關的信貸佔40%。

從機構部門看,廣義政府外債餘額為22293億元人民幣(等值3273億美元),佔14%;中央銀行外債餘額為2700億元人民幣(等值397億美元),佔2%;銀行外債餘額為73425億元人民幣(等值10782億美元),佔47%;其他部門(含直接投資:公司間貸款)外債餘額為57834億元人民幣(等值8492億美元),佔37%。

從債務工具看,貸款餘額為32183億元人民幣(等值4726億美元),佔21%;貿易信貸與預付款餘額為23821億元人民幣(等值3498億美元),佔15%;貨幣與存款餘額為34108億元人民幣(等值5009億美元),佔22%;債務證券餘額為44352億元人民幣(等值6513億美元),佔28%;特別提款權(SDR)分配為670億元人民幣(等值98億美元),佔0.5%;直接投資:公司間貸款債務餘額為17422億元人民幣(等值2558億美元),佔11%;其他債務負債餘額為3696億元人民幣(等值542億美元),佔2.5%。

從幣種結構看,本幣外債餘額為61089億元人民幣(等值8970億美元),佔39%;外幣外債餘額(含SDR分配)為95163億元人民幣(等值13974億美元),佔61% 。在外幣登記外債餘額中,美元債務佔84%,歐元債務佔8%,港幣債務佔4%,日元債務佔2%,特別提款權和其他外幣外債合計佔比為2%。

一邊是外債突破6萬億大關,另一邊卻是外匯儲備的持續減少。據國際投資頭寸表和國際收支平衡表顯示,2-3季度,外匯儲備下降273億;而頭寸表顯示2-3季度外匯儲備增長820億。國際投資頭寸表中的外匯儲備是個存量數據,由名義價格變動和實際增減兩個因素影響;而平衡表中的外匯儲備是個流量數據,只顯示實際增減不考慮名義價格變動。綜合兩個表來看,因美元弱勢,以美元計價的外儲名義價格增長了1093億美元,而真實外儲則流走273億美元。

而近年以來,隨著中共為了欺騙外資進入中共國,加大金融項對外開放,中共國的金融項連續順差。但從2020年2-3季度,隨著中美息差創出歷史新高,借外債創出新高,資本和金融項卻意外逆差850億美元!同時,隱性資金外逃1175億美元。也就是說實際真實外儲下降的原因在於資本外流超過了對外借債和出口創匯!從國際收支平衡表2-3季度綜合來看:貿易順差,3171億美元;服務逆差,698億美元;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資金外流665億美元;隱性非法外逃(淨誤差與遺漏) ,1175億美元;外匯儲備,減少273億美元;資本外流增長更快,影響真實外匯儲備下降!這些數據告訴我們,目前從中共國受到表面的,出口、貨幣邊際收緊背景下,​​國際收支岌岌可危的處於緊平衡狀態,但是潛在的風險卻讓人不寒而栗。

中共對外直接投資資產已高達81666億美元。從中共國加入WTO 以後,對外投資增速明顯加快:投資流量從500億美元到突破千億美元用了5年,2008 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首次超過500 億美元,2013年突破千億美元,達到1078.4億美元;投資存量從千億美元到突破萬億美元僅用了8年,2007年突破千億美元,為1179.1億美元,2015年投資存量首次突破萬億美元,達到10978.6億美元。 1. 對外投資流量和存量情況得益於中共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多年巨額貿易順差,充足的外匯儲備等因素,金融危機以來,中共國海外投資規模不斷擴大。截至2016年底,中共國累計實現對外直接投資存量13573.9億美元,世界排名第六;2016年當年對外投資流量1961.5億美元,全球排名第二位。中共國對外投資的區域覆蓋190個國家和地區,2.44萬家企業在國(境)外設立境外企業3.72萬家。從2019年末境外企業資產總額突破5萬億美元,直至如今突破8萬億,中共真可謂是大手筆,毫不吝惜百姓的血汗錢。

這些用中國人血汗錢的對外投資,往往都伴隨著大量的虧損,動則就是近千億虧損讓人觸目驚心,能夠被暴露的實際上還只是冰山的一角,中共對外投資真實存在的風險要比現在已經暴露的大得多。如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院長萬猛也對媒體透露,目前中國對外投資企業中,70%都處於虧損狀態。中共國有色礦業集團副總經理李筱英也透露,就她知道的數據是,中共國對外投資企業30%有收益,70%還在過程中,形勢很嚴峻。

中共對外投資失敗案例是比比皆是:利比亞內戰,中國近200億美元項目擱置,中石油停止開採;中海油花費151億美元投資加拿大Nexen 油砂公司損失大約在50億美元;歐債危機時期,購買300億的希臘國債變成了廢紙;截至2019年末,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直接投資存量為1794.7億美元,毫不客氣的講全部都打了水漂(因為這些共產黨的哥們大部分都不怎麼遵守誠信):投資給委內瑞拉的千億美元幾乎已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等等。

表面來看中共外債餘額為22944億美元,實際情況遠非如此,這八萬億美元的對外投資如同共產黨的官員所述70%都是虧損。很多投資都是沒有平倉的紙面數字,如希臘國債一旦平倉,損失至少過半。如今中共維持這些外債依靠的就是這僅剩的出口、美國股市融資、香港市場融資。如今美國對中共的製裁已經開始全面鋪開,當共產黨用盡全力維持的這點收支平衡打破之時。他在海外融資借貸的款項,立刻面臨的便是類似“銀行擠兌”一樣的贖回潮,那將瞬間擊破共產黨的外債餘額的謊言。有人會說,共產黨有原子彈,賴賬不還不就完了!我告訴你答案,看看如今的南美諸國、非洲津巴布韋等,賴賬的結果就是這個樣子,中國將萬劫不復。隨著對共產黨制裁的深入,最終這些外債必將讓這些富可敵國的共產黨高官去歸還,因為如今一切的問題都是他們一手製造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