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聰感染中共病毒在英逝世 全家曾受中共迫害

作者:招財娘娘 (京都富士會)
校正: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排版: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當地時間12月28日,鋼琴家傅聰因感染中共病毒於當日在英國逝世,享年86歲。27日,傅聰被媒體報道確診中共肺炎。傅聰有“鋼琴詩人”的美譽,其父親是著名翻譯家傅雷。在上個世紀50年代,全家皆受中共壓制迫害,1958年,傅雷被宣布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傅聰為免受連累,從波蘭乘飛機“出走”英國。後來在1966年文革期間,傅雷和夫人朱梅馥不堪紅衛兵淩辱和迫害,雙雙系在窗框上自縊而亡。
傅聰的學生、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中國籍教授孔嘉寧早前在社交媒體貼文,指傅聰因冠病已經住院兩周,需要吸氧,希望他能挺過來。他指出,傅聰夫人卓壹龍也確診,但入院三天後就出院,目前基本無恙。但當地時間12月28日,卻傳出傅聰“沒有挺過去”而不治身亡。消息傳出,社會各界唏噓不已。
傅雷,字怒安,號怒庵,是著名的翻譯家、文藝評論家,兼通文史哲音樂。傅雷壹生翻譯了34部文學著作,15卷的《傅雷譯文集》共計約500萬字,其中多為法國文豪巴爾紮克和羅曼·羅蘭的作品。有人贊譽:沒有傅雷,就沒有巴爾紮克在中國。
傅雷壹生嫉惡如仇,其翻譯作品也是多以揭露社會弊病、描述人物奮鬥抗爭為主,比如《歐也妮·葛朗臺》、《高老頭》、《約翰·克裏斯朵夫》等。傅雷對其子家教極嚴,而又父愛至深,其家書後由傅敏整理成《傅雷家書》,至今影響深遠、廣為流傳。傅雷有兩子傅聰、傅敏。傅聰為世界範圍內享有盛譽的鋼琴家,傅敏為英語教師。
1949年後,傅雷謝絕了清華大學的邀請,成為體制外的壹名自由職業者。他潛心翻譯,重譯了巴爾紮克的《高老頭》、羅曼‧羅蘭的《約翰·克利斯朵夫》,新譯了巴爾紮克的《貝姨》等多部作品。在書房之外,中共的政治運動令傅雷感到難以適應。傅雷在1950年6月27日給畫家黃賓虹的信中寫:“方今諸子百家皆遭罷黜,筆墨生涯更易致禍,懍懍危悚,不知何以自處。”
1958年,在上海“反右補課”中,傅雷被上海市作協劃為戴帽“右派分子”。1958年12月,留學波蘭的傅雷長子傅聰坐飛機出逃英國。1966年8月底,文革初期,傅雷遭到紅衛兵抄家,受到連續四天三夜批鬥,罰跪、戴高帽等各種形式的淩辱,被搜出所謂“反黨罪證”(壹面小鏡子和壹張褪色的蔣介石舊畫報)。9月,女傭周菊娣發現傅雷夫婦已在江蘇路284弄5號住所“疾風迅雨樓”雙雙系在窗框上自縊而亡。
傅聰收到父親的最後贈言是:“第壹做人,第二做藝術家,第三做音樂家,最後才是鋼琴家。”(資料參考:維基百科)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