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作戰室WARROM精選 613期 娜塔莉·溫特斯 《紐約時報》反復出版中共一系列不同官員的專欄文章 幫助中共的虛假信息運動

拉希姆:歡迎回來 更多的疫情拳擊日 我是拉希姆∙卡薩姆在這裏爲史蒂夫·k·班農頂班 今天請到了娜塔莉∙溫特斯到工作室 她是國家脈衝的高級記者 可以推特上艾特娜塔莉∙溫特斯只要他們不禁止她 你還有其他社交媒體賬戶嗎?你去開個Parler號吧 到某一時刻他們將會踢除你

娜塔莉:是的 某一時刻 他們一直試圖挽救Twitter與中國一起參加了太多的會議 我一直在揭露他們我覺得挺奇怪的,他們還沒有禁止我 我愛著重描述他們那喜歡中國的一面我可以說一件紐約時報的事嗎?就一段

拉希姆:可以啊

娜塔莉:我覺得你們對他們太客氣了 因爲不僅僅他們是探索那些匿名消息來源 當他們有可識別或確定的消息來源時 他們也會失誤 我相信幾個星期前 他們被迫 撤回整個播客系列稱爲哈裏發 他們采訪 一個據稱是加拿大ISIS恐怖分子 有趣的是 華盛頓郵報 和新聞周刊 的其他記者 對這采訪提出警示過 他們說 嘿 我不知道是否你一定要采訪這個家夥 他似乎不太可信 瞧瞧 幾個月後 加拿大官員確實開始調查這家夥 他不堪被捕,他捏造他參與ISIS 所以《紐約時報》被迫發表了一篇完整的收回播客的文章這播客曾在新聞界獲得了幾個獎項 盡管如此 這一切都是以虛假信息爲前提的

娜塔莉:這話說得不錯 但是 畢竟 該媒體發表 媒體人公布都是未經編輯的 你知道 這也是非常奴性化的 很多人都忘記了紐約時報的曆史,我想在這點上 我可能有錯 但我認爲某種程度 他們叫獄後 希特勒的智慧

娜塔莉:很肯定,他們肯定會繼續這個傳統 考慮到他們還在出版中共官員和他們的專欄文章,但還記得,相信那是在暴亂非常糟糕的時候。他們拒絕或他們甯願收回參議員湯姆-科頓的專欄文章 因爲文章太強硬 它談到我們的執法力量應該如何處理這些破壞商家和傷害無辜美國人的暴徒們 但他們反複出版 至少在2020年 中國共産黨一系列不同的官員的專欄文章 你現在看看 是很奇怪的,就像我在節目中早些時候說 他們現在報告說 你知道 媒體機構是不可或缺的 中共的虛假信息運動,以打壓有關于冠狀病毒的報道,因爲他們追溯到他們的做法 是來自實驗室還是哪裏等,但現在,你看到了 他們在生態系統中如何運作,真正幫助放大中共的聲音。

拉希姆:好吧 你看 我把我的屏幕上的東西給你們看一下 娜塔莉 你提醒了我 記得嗎 所有的俄羅斯的那些事 所有的瘋狂的俄羅斯的那些事 指控美國第一門事件 嘿 你知道 某種程度上 我們對勾結 放大弗拉基米爾-普京的顧慮是要負責的 好吧  讓我問你這個 這說明了什麽?我面前的這個是什麽?

娜塔莉:實際上是 《紐約時報》的一篇專欄文章 作者正是弗拉基米爾-普京 標題是《俄羅斯的警告請求》

拉希姆:2013年9月11日 作者是弗拉基米爾-普京 上面寫著專欄作者 所以《紐約時報》的作者弗拉基米爾-普京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