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8)看中共的極權統治 —— 媒體篇(上)

作者: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嚴格審批各類媒體的設立,在各類媒體中設立黨組織負責內容的最終審查,對不符合黨思想的言論嚴厲處罰。互聯網媒體成為主要大眾傳播工具後,中共花費納稅人的巨資設立互聯網防火牆,不讓民眾接觸海外的信息。中共還建立了一整套完備的互聯網監控體系,建立龐大的網絡評論員(俗稱五毛)隊伍,培養和收買網絡大,使用各種手段按黨的意圖引導和控製網絡輿論,混淆是非,達到控制民眾的作用。

中共起家的時候,深深知道媒體的作用,當初蔣介石之所以被打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蔣的治下媒體還有自由,被中共鑽了空子,所以中共竊國後,尤其是反右以後就完全控制了媒體。用中共的話說就是“媒體是黨的喉舌”,“黨媒姓黨”。

中共的各類媒體,包括報紙,電視,電台,雜誌,圖書出版,影視音像,互聯網等,均需要黨的部門嚴格審查後才能設立,各媒體機構均需要設立黨組織為最高領導機構,負責內容審查的總編輯均需要中共黨員擔任,各類記者每年需要年檢獲得從業資格,無論是否黨員均需要上“學習強國APP”學習黨和習近平的思想,在線一定時間並答題合格後方可通過年檢。中共有幾乎是全球最嚴厲的媒體審查制度,媒體稍有不慎,輕則記者編輯遭到開除整肅,嚴重的就吊銷媒體,抓捕記者編輯。8964期間著名的上海媒體《世界經濟導報》因發表紀念胡耀邦的文章,報紙被停辦,著名媒體人總編輯欽本立遭整肅病危,臨終前在病榻上被中共當面宣布開除黨籍。2004年《南方都市報》總編程益中因為發表收容制度的文章被抓捕關押五個多月之久。今年發生的湖南記者陳杰人因為批評政府被判刑15年!《炎黃春秋》是一批中共老幹部創辦的政治性媒體,因為經常發表與黨的主旋律不一致的文章,在習近平當政的2016年被停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該雜誌曾經得到過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的大力支持和保護,習仲勳還曾為該刊題詞。

上世紀九十年代,互聯網傳到了中國,中國第一代網民能夠從互聯網直接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下子開闊了眼界。可是好景不長,中共從1998年開始花費巨資研製並設立網絡防火牆,此後每年持續投入巨資對軟硬件升級和更新。這個牆阻隔了每個中國人與外界的信息聯繫,人民不能自由地接受外面的信息,任由中共斷章取義歪曲事實,選擇性地釋放符合黨思想的信息。外面的世界也無法及時了解牆內的信息,比如這次中共隱瞞武漢疫情,外面不知道武漢究竟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汶川地震的時候外界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傷亡。可憐中國人用自己納稅的錢讓中共建造防火牆,來蒙住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

最近十年隨著電腦和智能手機的迅速發展,互聯網成了超越傳統媒體的主要媒體,微博微信等成了人們主要的接受和交流信息的工具,中共也實時加強對網絡的管控,主要措施有:

、網絡實名制。所有手機號碼都需要本人親自用身份證實名申請,在互聯網上開設郵箱、賬號等都需要用手機實名驗證。這些個人信息和公安局聯網,如果網絡上出現不符合黨思想的信息,就可以迅速找到是誰發出的。

、敏感詞過濾。對有些中共禁止的行為,如游行、示威、罷工等,網絡上只要出現這樣的詞彙,就自動過濾攔截,這樣的詞叫敏感詞。這種管控鬧出了不少笑話,網絡戲稱習近平為包子,於是包子成了敏感詞,你要是發個微信給家裡說你要吃包子,是發不出去的,必須用漢語拼音或“肉饅頭“代替。有人發感概“每一個這樣的夜,總會做夢“,結果發不出去,仔細一看,原來”夜總會“是敏感詞。為了避開敏感詞,中國網名想出了各種辦法,用同音字代替,比如用”捂汗“代替”武漢“,”並讀“代替”病毒“,”穿浦“代替”川普“ 。這種漢語言文字的”創新“成了互聯網敏感詞時代的一大奇觀。

、人工過濾刪帖。有些新發生的敏感事件,來不及自動設立敏感詞過濾,就需要人工過濾刪除。每個網絡媒體都會招聘眾多的網絡管理員,用來監控互聯網的信息內容、刪帖。由於中共敏感事件和敏感人物眾多,網絡管理員的數量和開支是非常龐大的。

、封號封群。如果你的言論出現敏感詞達到一定次數,或者敏感程度達到一定級別,網絡平台就可以直接取消你的賬號,這叫封號。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某個群,那就封群。網絡戲稱如何證明你是一個正直的人,你回答“我被微信(微博)封過號”就可以了。筆者就曾經因為轉發彭斯副總統哈德遜演講而被永久封號。封號後你不能和別人聯絡,但你可以看到別人發的朋友圈,微信群裡別人的言論你依然能看到,只是你無法和他們交流。電影《人鬼情未了》上描寫人死了但靈魂還在飄著,在看著你的親人,只是你不能和他們交流。筆者被封號後的感覺就是如此,不能表達思想不能和別人交流,就和死去一樣。

、法律處理。如果你的言論嚴重違反了黨的規定,比如你號召上街集會遊行或者罷工,網絡平台會報警,直接把你的信息通知警察,警察就會通過你的實名證件找到你,輕者對你誡勉談話,網絡戲稱 “被喝茶”  ,嚴重的就會拘留甚至逮捕坐牢。

記者無國界組織每年公佈世界180多個國家新聞自由度排名,中共排名都在倒數前三位,和朝鮮、土庫曼斯坦、厄立特里亞這幾個國家一起墊底。

中共為了引導網絡輿論,豢養了一大批網絡評論員。這些網評員有組織地在各類社交媒體上發布黨需要的言論用來引導大眾輿論,灌輸黨思想。當網絡出現對黨的統治不利的輿論時候,他們有時用人海戰術大量發布黨思想來淹沒不利輿論,有時發布容易引起關注的信息轉移大眾注意力,如明星出軌離婚等,有時發起一些容易引起爭議的話題引起網絡爭論,如中醫、轉基因等,製造群體矛盾轉移注意力。這些網評員統一由中共提供經費,由於每發一條信息可以獲得五毛人民幣的報酬,這些人被戲稱為“五毛”(據說最近因為經濟蕭條,報酬已經降低到三毛)。中共的網評員數量龐大,早在2015年共青團中央就要求各省總共招攬1050萬網評員其中高校400萬,僅廣州中山大學就有9000名學生加入了網評員監獄裡的犯人也被發展為網評員,這些犯人不需要給報酬,可以節約很多經費,他們可以用發信息數量換得立功減刑的機會,所以他們特別賣力,你在網路上的辯論對手很可能就是一名囚犯。中共每年花費在網評員的費用有千億之巨!由此可見中共在管控網絡輿論方面是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的。

中共還刻意培養網絡大V,或者收買已經成名的網絡大V來引導輿論。有些大V直接秉承中共的意志,煽動愛國民粹的思想,比如周小平、戴旭、胡錫進等,更有清華胡鞍鋼、人大金燦榮、復旦張維為和國防大學張召忠四大金剛。另一類大V平時可以不痛不癢地批評中共,說些空洞的民主自由思想,以此吸引受眾吸納粉絲,擴大影響力和公信力,但在關鍵時刻引導輿論,典型的有經常在美國之音接受采訪的章立凡、高瑜,還有賀衛方、方舟子等。比如對於武漢疫情的來源,這些人眾口一詞地說這個病毒來源於自然界而不是實驗室,眾多粉絲會受到影響。這些人隱藏很深,破壞力巨大。

中共還善於在網絡上故意散佈假消息製造混亂以假亂真。中共會指使五毛在網絡上發布明顯不合乎邏輯、或者明顯有漏洞的對黨不利的消息,然後指使其他五毛大量轉發,於是大家信以為真紛紛轉發。過幾天又指使另外一個五毛或者大V指出其中的漏洞或者不合乎邏輯的地方,然後官媒出來公開闢謠。這樣就使得公眾對各種消息分不清真假,轉發的人信用也受到打擊,等後面真的發生這樣的事大家反而不相信了,這叫“假作真時真亦假” 。網絡上曾流傳石正麗帶資料叛逃西方的假消息,很多人紛紛轉發。但是石正麗本人隨後出來闢謠了,官方媒體也轉發。等後面真的叛逃者出現的時候,大家反而會將信將疑甚至不相信了,中共就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目的。

(未完待續)

閱讀本人更多文章請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其他文章導讀: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 統於一黨(7)看中共的極權統治——思想篇 – GNEWS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 統於一黨(5)看中共的極權統治 —— 財產篇 – GNEWS

【三票專欄】從維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的維度看文明啟蒙 – GNEWS

【三票專欄】聯軍軍事打擊後的中國局勢推演 – GNEW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