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對評論的回應:’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

《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組出品

11月中旬,美國務院政策部總監發表文章《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 文章認為,中國挑戰的核心是中共不惜餘力地重構世界秩序,以服務於中共的專制利益和目標。 文章解釋了滋生左右兩翼的錯誤期望的根源:中國經濟自由化,再加上西方的介入,以及讓北京加入國際組織,將給中國帶來的政治自由化。 文章描述共產主義獨裁專政的特徵,追溯中國在世界每個地區肆無忌憚地搞經濟合作和脅迫計劃,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教條和過渡民族主義信念,這些信念為中共追求全球霸權提供認知源,文章還並調查了中國的弱點 — 既有專制政權的特有,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有特有。 最後,文章提出保障自由的框架。

此文章產生的反應頗有啟發性。 中國共產黨對文章進行了習慣性的譴責。 相反,世界各地的公共知識份子、學者,和政府官員都發表讚賞,感謝政策規劃人員集中力量收集中共掠奪性政策的證據、提取中共執政野心、為美國和所有致力於維護自由、開放和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國家勾畫前進道路的所做出的努力。 美國對該文的最佳回應既有讚美,勉強,也有對該文狹隘局限性的憤怒。 美國內批評尤其具有啟發性,既針對他們提出的嚴重問題,也針對他們宣揚的誤解。

《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源於美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圍繞中共發起的新一輪大國競爭而對美國戰略方向進行的調整 — 與特朗普政府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和其他一些政府檔一致。 美國政府對中國挑戰的關注並不意味著 — 也是許多人錯誤認為的 — 美國必須背棄世界其他國家。 相反,該政策文章強調,為了反制中國尋求全球霸主地位的訴求,美國必須恢復其聯盟體系,改革國際組織,以便服務於美國的核心利益,維護一個由自由和主權民族國家組成的,基於人權和法治的國際秩序。

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正反應了這個方向調整:

  • 首先,特朗普政府帶領揭露中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初期資訊掩蓋和造假活動;
  • 加大力度打擊中國進行的大規模知識產權竊取行為;
  • 把美國置於追究中國嚴重人權侵犯行為的前沿,其中最突出的是追究新疆再教育營對100多萬維吾爾人的殘酷監禁 — 美國是唯一對中共官員實施這些不合理暴行進行制裁的國家;
  • 在今年春天,當中共瓦解香港自由之後,終止了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
  • 增加了對台武器銷售,啟動了美台首次經濟對話,並與臺灣簽署了衛生,科技諒解備忘錄。
  • 啟動四國集團(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美國),並通過其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戰略,確認了該地區的關鍵重要性。
  • 改革金融開發公司,改革進出口銀行,以提高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投資於其他國家實體和數位基礎設施的能力。
  • 此外,特朗普政府說服50多個國家加入承諾安全電信的”清潔網路”計劃, 並放棄”中國國家冠軍企業”華為和中興通訊提供的技術,後者是中共的延伸,其硬體和軟體都對個人隱私和國家安全產生威脅。

《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退後一步,放眼大局,通過整理中國行動的模式和目的,解釋了為什麼迫切需要這些政策,以及為什麼必須採取更多行動。 另外,政策文章確定美國必須承擔的10項任務 — 從恢復國內社會和諧,到盡基於公平和互惠準則與北京的可能合作,再到在國際上宣導自由 — 此舉為重塑美國對外政策奠定了基礎。

對此文章,知名或不知名批評者的一個共同主題是,該文件沒有達到喬治-凱南那樣的水平,凱南是一名職業外交官,他在1947年成立了政策規劃參謀部,並擔任一任總監。 冷戰初期,凱南1946年從莫斯科發來的《長電報》和1947年發表的外交事務文章《蘇聯行為的根源》闡明瞭蘇聯對自由的威脅。 美國國務院官員撰寫的最具影響力的文章,是政策規劃團隊的靈感來源,但我們沒有試圖複製它們,因為凱南深知不同的挑戰和時刻需要不同的保證和重心。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政策規劃人員從凱南堅持決定將大國行為的”意識形態與環境”結合中學習到,並牢記他的忠告:”為了避免破壞,美國只需要符合自身的優秀傳統,證明自己作為一個大國值得被保護”。”

至於那些聲名狼藉的批評者,他們並沒有給出讀過該文章的證據。 中共全資子公司每日小報《環球時報》率發文反擊。 中共黨報《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在對凱南侮辱一天后,將文章駁斥為”來自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和其他反華美國政客和參議員的惡意言論” 。 在次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譴責了”政策規劃參謀部”的文章,稱其”只是美國國務院活冷戰化石堆積起來的又一個謊言”。

更準確地說,提及「冷戰活生生勝利者」才是事實,但更明確的是,中共沒有注意到政策規劃人員將中國的挑戰與蘇聯的挑戰區分開來。 本文強調,與二戰後的前蘇聯一樣,今天的中國對自由構成了最主要的威脅,同時也強調了不同的權力形式所發揮的作用。 文章指出,「蘇聯主要擴大了其統治範圍,並試圖通過軍事脅迫來施加其意志。 ” 相反,儘管中國未發展出世界領先的軍隊,卻主要通過蘇聯達不到的經濟力量來追求世界事務的重組。

在著名的批評者中,最知名的是耶魯大學歷史教授、中國學者奧德·阿恩·韋斯塔德。 他在《外交事務》一篇題為《美國不能單獨制約中國》的文章中斷言,”這份報告正確地把中國視為冷戰結束以來對美國的最大挑戰,表明北京在國內變得越來越專制,在國外越來越強硬”。 據韋斯塔德稱,該報還「正確地認識到,中國試圖通過施加經濟壓力和從事間諜活動,以及利用導致許多外國人錯失中國共產黨壓迫性質的天真來獲取優勢。 “

不過,韋斯塔德指責稱,「這份報告受到意識形態和政治約束的限制; 鑒於這是一份特朗普政府的檔,它必須呼應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對國際組織的厭惡,儘管這些組織是對與中國打交道的關鍵。 ” 這位教授還認為,這份報告”幾乎完全無視當前形勢的最基本事實,即美國只有通過國內根本性的改革,才能與中國展開有效競爭。 “

作為一名精通中國歷史的學者,韋斯塔德反駁了文章中並未找到的觀點,並忽略了它的主要特徵。 正如Westad所寫的那樣,我們的論文”表明,摧毀,然後有選擇地重建現有國際機構符合美國的利益,這並不是真的。 ” 相反,政策規劃工作人員要求重新評估國際組織,以確定它們為自由服務的地方和它們不再推動它們所建立目標的位置,主張盡可能進行改革,並在必要時建立新的機構。

此外,與韋斯塔德相反,政策制定人員強調了有效外交政策的國內基礎。 我們認為保障自由的10項關鍵任務中,有5項涉及國內改革 — 從美國憲政的恢復、繁榮和公民和諧的促進到美國各級教育體系的恢復。

另一位著名的評論家和著名學者哈爾·布蘭德在《中國挑戰元素》中發現”有價值的見解” 。 儘管彭博社專欄文章標題中提到了青少年時期的嘲諷,”特朗普政府中沒有喬治·凱南”,但布蘭斯 —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國際關係教授、彭博社專欄作家 — 寫道,該報”比美國以往任何政策檔都更完整地解釋了中國行為的根源,即推動中國共產主義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極端民族主義和準帝國主義派對。 ” 此外,據布蘭德表示,該報告”表明,中國的目標不僅限於其周邊國家,還包括國際體系的根本變化”; 該報「詳細描述了中國行為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方面,從經濟掠奪到北京威脅性的軍事集結,以及嚴重脆弱性 — 腐敗叢生、無法逃避的人口問題、經濟不穩定 — 這些都威脅著中國的持續瞪起」; 並且它「概述了美國應該採取合理措施強化其地位。 “

然而,布蘭茲卻對《中國挑戰的元素》進行了批評,稱其未能躋身凱南人的行列,而凱南”才華在於他能否定義一個雄心勃勃但最終可實現的最終國家”。 凱南設想的遏制政策將導致蘇聯從內部解體,而如今的政策規劃人員布蘭茲認為,這一政策”沒有給出可信的勝利理論” ,並沒有”澄清美國試圖對北京實現的目標” 。

的確,在如此多的人長期以來錯得如此離譜、且對中國行為和意圖影響如此重大的情況下,政策規劃人員並沒有假裝掌握自己並不擁有的未來知識。 事實上,人們無法完全排除布蘭茲考慮到的幾種可能性:美國的堅定促使中共放棄其擴張主義目標,或引發內部崩潰,或者儘管美國堅定,但中共掌握著未來幾代人的權力。

然而,布蘭茲卻忽視了政策規劃人員為制定符合所有三種可能性的具體政策提供了一個框架。 文章反覆指出,美國外交政策的目標必須是,通過維護一個由自由主權民族國家組成、以人權和法治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同時確定基本任務 — 從堅持我們的基本原則和捍衛我們的憲法傳統的最佳 — 來推進美國的利益,而實現這一目標取決於這些任務。

瞭解中國挑戰的內容 — 不僅包括中國的知識,也包括我們自己的知識 — 是制定保障自由政策的必要條件。

彼得·伯科維茨是國務院政策規劃司司長,也是國務院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執行秘書。 他在斯坦福大學胡佛學院休假,他是泰德和黛安·陶貝高級研究員。 本文借鑒了《中國挑戰的組成要素》,政策規劃人員將於下月發表。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援引

本文作者:紅鬍子
审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