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共國房地產租售差走上邪路之時就決定了它的最終的厄運

作者:小惠

國內的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近日發布《2020年全國重點50城租售比調查研究報告》。即2020年,中共國大多數城市租售比為1:611,遠低於國際合理水平,且租金回報率也遠遠低於全球其他重點城市。也就是說購房者若想要通過出租房屋的方式來收回購房成本,則平均需要50.9年。

數據顯示,2020年,中共國全國50個重點城市的租售比為1:611。其中一線城市的平均租售比為1:646,二線城市的平均租售比為1:588,三四線城市的平混租售比為1:623。什麼是房屋租售比?簡單解釋就是指每平米使用面積的月租金與每平米建築面積房價的比值。目前國際上用來衡量一個區域房產運行狀況良好的租售比一般界定為1:300-1:200之間。由此可見中共國各大中城市的租售比則是遠低於國際水平。也就是說,歐美房子出租20年到30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而中共國至少需要50年。

報告顯示,其中高租售比前十位的城市,集中分佈於西北和東北的二線和三四線城市,其中,銀川以1:289的租售比位居首位,是唯一一個處於合理租售比區間的城市,其次為烏魯木齊和湛江,租售比分別為1:364和1:376,位居第二、三。比如,銀川2020年租金水平為25.94元/㎡/月,房價水平卻僅有7487元/㎡,房價處於50個重點城市末位水平;烏魯木齊2020年租金水平為23.93元/㎡/月,房價為8712元/㎡,房價也處於50個重點城市低房價前三的水平。

低租售比排名前十的城市,集中分佈於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經濟圈的二線和三四線城市,其中,廈門以1:975成為租售比最低城市,其次為三亞和蘇州,租售比分別為1:864和1:786。其中,廈門2020年平均租金水平為47.51元/㎡/月,房價已經達到46335元/㎡的水平,成為僅次於深圳、上海、北京的第四大高房價城市;三亞2020年租金水平為42.43元/㎡/月,房價為36660元/㎡,位居房價水平第八。

計算統計,全國50大中城市的平均售租比為50.9年,也就是中共國居民想要用租金收回買房成本需要50.9年。 50個城市中,廈門售租比最大,為81.3年,也就意味著在房價和租金不變的前提下,在廈門需要81.3年才能通過租金收回買房成本;其次為三亞,售租比為72年,蘇州售租比為65.5年,青島售租比為64.4年,售租比前十的城市中,僅有深圳一個一線城市,售租比為63年。

相比較2019年,2020年的租售比呈現出小幅下降(其主要原因則是在於房價在繼續上漲,由於經濟崩潰,百姓消費能力下跌導致租金水平卻在下調。)。 2020年,全國重點40城的平均月租金為37.8元/平米,同比下降了9.9%。其中,北京的平均月租金同比下降了3.4%,為82.8元/平米。廣州的平均月租金則同比下降了6.2%,為42.9元/平米。這看似正在下跌的數據,相較於50年的租售比年限,實則是微不足道了。

中共國房屋租售比突破1:300的那一天開始,實際已經預示了它已經失去了原本租住的作用,以今天的房屋租售比來看,全國大中城市的平均租金回報率不足2 %,如今即使存到銀行的錢回報率(4%)都遠遠大於此。曾經房地產被共產黨“定義”為商品屬性的那一天起,它就違背著基本經濟學原理逆勢狂奔。逆勢的房屋租售比已經預示了房地產必然會回歸真實的價格。

而同時對房地產起到支撐作用的核心力量的年輕人,過著和歐美一樣的提前消費,負債累累的生活。普通家庭則因購置房產,不僅花光幾代人的積蓄,還欠下銀行貸款。數據顯示,中共國目前人均欠債13萬元,有6.5億人沒有存款。

數據顯示,2010年的中共國是全球儲蓄率最高的國家,超過了50%,當時的歐美國家的儲蓄率才只有10%不到。而短短10年之後的中共國儲蓄率已由過去的50%,跌至現在的45%。其中最可怕的是中共國還有5.6億人在銀行沒有存款。中共國居民的負債率更是超過了200萬億,人均負債近13萬元,特別是年輕人群體,負債情況更加厲害。

中共國在短短10年之間從“儲蓄大國”變成了“負債大國”的原因,有學者分析,主要有四個原因。

第一,中共國勞動者的工資上漲速度趕不上物價上漲,百姓們在存錢能力降低的同時,背了很多債務。物價上漲的主要原因是中共貨幣發行量較大,水漲船高,但實體企業並不一定有好的收益,企業效益不好,老闆拿不出更多錢支付工人薪酬,尤其在民營企業打工的工人,他們的工資收入增長無法跟上物價上漲的速度。很多家庭收入開支相抵,沒有多餘的錢存銀行,有的家庭購買商品還需要分期付款,不僅沒有錢存銀行,還欠債消費。

第二,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人們的工資收入很少,但沒有大額消費,那時,房子由單位分配,出行坐公交車或騎自行車。自從房地產市場化之後,房子價格如脫疆野馬,二十年的時間裡翻十幾倍甚至幾十倍。這時,中共國也取消了福利房分配,房屋需要購買,中共國老百姓為了買房,不得不拿出銀行儲蓄支付首付。相當一部分人為買房掏空家裡“六個錢包”,不僅如此,由於房價過高,95%以上的人不可能一次性付清房款,需要向銀行分期貸款,一套房要二三十年才能買斷。自2015年之後,居民因為要買房,向銀行貸款,不僅花光積蓄,負債率也在急劇上升。

第三,很多居民除了買房,還要買車。一輛車十幾、二十萬,與房價相比價格不算太高,但是許多人還是不能一次買下來,一輛十幾萬的轎車要分24個月還債,這對於因購房花光積蓄的普通家庭來說,壓力也是很大的。此外,除了貸款買車,車輛每年的保養、維護等各種費用,也是一大筆開支。

第四,中共國負債率攀升與年輕人的提前消費的觀念也有關係。數據顯示,90後群體人均負債12.7萬,要用18個月的工資收入還清。同時,負債的90後,每4個人就有1個人使用花唄,每3個買手機的就有2個人喜歡使用分期付款。另一方面,國內的借款渠道越來越多,線下有小貸公司、抵押貸款公司,線上有花唄、京東白條,以及銀行信用卡都可以透支消費。

這些總結說的不假,但是核心問題為什麼會這樣,我總結只有一點,就是共產黨故意通過這種“飲鴆止渴式的通脹型房地產經濟”對中國人現在以及未來的所有財富進行收割,而將財富輸送給一大批共產黨高層家族在海外的妻子和兒女。結果已經擺在眼前,只要美國全面製裁共產黨的企業、出口、金融。建立在虛假經濟之上的房地產、金融將是第一個倒塌的,可以去看看委內瑞拉、前蘇聯解體、津巴布韋等等一切你都明白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