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韭菜的上海房產-身邊事記3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文-自由法蘭西🇫🇷
校對 上傳 辛丑

圖片來自 SmartShanghai

他算是一個遠房的親戚,從小叫他阿叔。

阿叔生的很有點兒傳說中上海小開的模樣。見過一張他在50年代末風華正茂的年紀在天安門廣場拍的照片。那時的他應該剛大學畢業不久,帶著很驕傲的心情,來到首都參加國家建設:一絲不差的小分頭,棱角分明的面孔,炯炯有神的眼睛,配著雪白的襯衫,雖然是黑白照片,飽經歲月留痕,照片上的人依然顯得非常精神、帥氣。

說起來阿叔真有做小開的資本。阿叔的父親在1949年前,也就是“解放”前,是上海的一個小資本家,雖稱不上大富大貴,但直到上世紀60年代,家裡滿堂的紅木家具,和一盒子小“黃魚”(金條),還是有的。而且阿叔比小開可強多了,憑著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大學,還學了一個在那個年代很熱門的專業。

阿叔也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所以現在快90高齡的他,一直到退休前都是“夾著尾巴”在體制內做了一輩子。一開始的時候是出於小心,怕被運動,被批鬥,到了後來,謹慎養成了習慣,跟誰說話都小心翼翼,不敢妄議國事,言必稱“黨和政府”。漸漸的,以前陽光燦爛的滬上小生,隨著誰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盡頭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艱辛探索”的磨礪洗禮,也逐漸佝僂成了一個乾癟的北方老頭兒。

阿叔只有一個心事未了,就是父母在60年代被搶走的房產,至今沒有歸還。那不是普通的房產,是上海的一棟小洋樓。今天去看,仍矗立在原來的地址,只是住戶換了好幾波,產權也多次變更。無論如何,歸還原主是不可能的,這是政府部門的原話,原因嘛,他們會說:基於歷史原因…..複雜的產權……萬惡的四人幫….云云。當然,也做了相應的補償,如果你不識相再“鬧”,那就屬於“尋釁滋事”了。

茲事體大,阿叔當然懂,只是心裡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小洋樓就是再折舊,光是那塊地,今天就值不少錢,還有當初沒收房子的時候,裡面的紅木家具、小黃魚,都跟著一起成了無頭案。只是在那個紅衛兵用皮帶上的銅扣能活活抽死人的年代,誰敢去問呢,能撿條命就念佛了。

出於好奇,特意上網查過這段關於搶房,佔房的特殊歷史,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這是文革期間,波及全國各地的一場“房改”風潮,始於1966年8月毛賊東在天安門廣場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後。在他的公開支持下,全國開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席捲數千萬青年的造反狂潮。

光是在上海,就先後發生過3波大規模的公開“搶房”。 1966年8月,1966年12月,1967年7月。

紅衛兵以查四舊的名義,到他們定義的所謂“地、富、反、壞、右”的家裡抄家、搶房,翻箱倒櫃,挖地拆牆,無所不為。他們的行為又引起社會上一些人的群起效尤,一直到最後,發展到公開的有組織的搶,政府部門勒令所有的“地、富、反、壞、右、資”等人把他們的房地產一律交公,並限期向當地房管部門交出房產證,不得提出任何藉口拒絕執行。最後,通過辦理一系列手續,把非法搶占變為合法分配。

阿叔家應該屬於趕上了第三波,最後全家被趕到一個黑乎乎的里弄裡蝸居,接受“改造”,經此一折騰,阿叔的父母很快就去世了,只是不知道他們臨終的時候,是否後悔,當年應該果斷地跑到香港、台灣,哪怕吃糠咽菜、一切從頭再來!

阿叔家裡的房產就這樣以“莫須有”的理由被割了韭菜,阿叔只是恨趕上了四人幫,怪自己的運氣不好,似乎到現在也並沒有想明白這裡面的根本原因。

阿叔全家現在京城有兩套房子,一套自住,一套出租,前兩年很開心地跟親戚們說,房價漲到了10萬一平米了,一副發了大財的感覺。他哪裡知道,隨著“大廈將傾”,他們奮鬥了一輩子的財產將再次被CCP捲走。

狄更斯曾在《雙城記》裡這樣描述法國大革命所處的歷史時期:“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這是愚蠢的年代;這是信仰的時期,這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絕望之冬;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正直下地獄。 ”

歷史是一面鏡子,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希望更多的同胞,能夠早日醒來,追隨爆料革命,保財,保命!

參考資料:

  1. 王煉利《上海文革中的搶房風》
  2. 金宇澄《繁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