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官偏見

作者:Tito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歷史中的遺珠甚是難尋,留下的謎題倒是很多,而且眾說紛紜,說不勝數。很多時候,孰是孰非,確是難下定論。讀史往往是讀人心,看到同壹年代的不同記載,往往南轅北轍。是何用意?或是古人有心用大同之夢教化世人,或是學者有自己流派深受己惑,或是史官故布疑陣為當權者頌揚。反正諸多或是,想要找出真相已是不易。好在是,如今當權者頭腦發熱,親自用自己的行為,為大眾演繹出種種的官場生態,以至於讓我們這些後人,可以從如今當權者身上的人性,去參考那些未知年代的種種政治行為。

圖片來源: sohu

歷史的筆墨是可怕的,比如說《史記》對周厲王的記載皆是負面。言厲王暴虐無道,放縱驕傲,國人皆公開議論其過失。而後,周厲王找人監視,發現有議論的人皆殺掉,以至於國人在街上都不敢言語,“道路以目”,意思是路上撞見了也就互相使眼色。如此堵塞言論,大臣召公進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個典故也是由此而來。

或許有人會問,歷史的筆墨可怕在哪裏?周厲王這麽做的動機,和當時的歷史背景,這也是司馬遷在《史記》中,沒有交代清楚的。

我們必須用現在的壹些概念去理解當時的歷史。比如,權貴和政治集團。

沒錯,史書討厭的,就是這壹點,我們很難道從史書中看到真正的權貴是誰,政治集團是誰和誰同盟,就單純的說壹件事情的對錯。

圖片來源: sohu

事實上,周朝從第五位王,周昭王開始,就已經開始衰落了。《史記》中記載這段的大意;昭王到南方巡視,沒有回來,因為當地人憎惡他,給他壹只用膠粘合的船,結果淹死在江中。並且根本沒有和諸侯報喪,因為讓人忌諱。

這當地人殺周王和殺雞壹樣,而且,難道那個時候沒有“中央警衛團”麽?“天子六駕”是周朝禮制天子出行的要求,難道就是天子壹個人駕六馬之車出行?沒有護衛?且筆者認為,這是就不敢和諸侯報喪,可以看出朝中權貴和朝外政治集團當時相當的了得。或許,周昭王之死就是這些權貴的手筆。原因如何,又不過是政治的利益罷了,今天,不就是如此的麽。

等到了周厲王的父親周夷王時,已經發生了四周各國部落交相發動對周的進攻和侵擾。等到了周厲王時,原來臣屬於周的噩國,看到周的勢力衰弱,就乘機叛周。噩侯聯絡南淮夷和東夷部落,出兵進攻周的東部疆域和南部國土,壹直打到東都成周(今洛陽市)附近。因此,周厲王在位,連年對外征戰,導致國庫空虛,因而開始與民爭利,並且不許民議論,堵塞言論,導致“國人暴動”。

周厲王“防民之口”肯定是錯了的,與民爭利也是錯了的,可是周朝王道崩壞的原因又是什麽呢?遍地諸侯,看見周室衰弱就是立刻踩上壹腳,這周禮天下,周王分封是主動還是無奈呢?諸多疑點。可以確定的是,當時的周王確實時權力受到限制的。

歷史如果只是壹個故事壹個故事來看,那無疑是美好的,往往還有很深的寓意。可是當妳找線索穿起來看,爭取還原歷史時空時,往往是瞠目結舌的。那到底是怎樣壹個年代?交代給我後世子孫的無非就是“禮制”二字。可是歷史的穿插恰恰告訴了我們那個年代人性的灰暗,道德的缺失,禮終不是法。

壹個周厲王“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來龍去脈,留給後人的線索是,秦帝國郡縣制的由來。也暗藏了“商鞅變法”後,為何要殺商鞅,為何殺了商鞅後,又除掉了世族集團。權貴和政治集團千古由來,從未在真實的歷史中缺席。而政治鬥爭不僅僅是今天中南海中的產物,那是遠古至今中國人血脈中的詛咒。可悲的是,壹代史官,寫史的時候要麽就是筆墨偏見,要麽就是寫史如寫寓言,是意在教化世人還是隱瞞真相,那就不得而知了。現在看看,政治能交易,是非常好的壹件事情,凡事,平衡最重要,只要有唯我獨尊思想的人存在,這世道就不會太平。

美國是如此,中國,更是如此。

文章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2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