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26日郭先生喜馬拉雅大使館discord群答疑錄音

戰友(小粉豬):從鳳凰農場退出來的戰友,也都參加過懲賊,DC大遊行,還有夏威夷懲豆的活動的戰友,都是緊跟郭先生爆料革命的堅定的戰友,我們這些人有堅定的信念,我們退出來以後,我們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可以建立一個准農場,申請建立准農場,如果申請建立的話,准農場的條件和要求是什麼,謝謝。

郭先生:小粉豬這個問題,不用回答了,這個直接喜馬拉雅聯盟憲章裡面有,可以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聯繫,你就明白了,只要具備資格,都可以,但是你要符合那個資格好麼,謝謝。

戰友(小粉豬):好的,謝謝,但是我們得到的回答是現在不允許,所以我們很著急,文貴先生。

郭先生:只要覺得你夠條件,跟咱們的長島哥還有老班長聯繫,沒有什麼不允許的,只要符合准農場和農場都會被允許,謝謝。

戰友(知心姐姐):關於法治基金的,五月份寄的支票,一直沒有回復,當時在VOG里Sara說,會有義工跟我聯繫,但是也一直沒有聯繫,我覺得現在的喜馬拉雅Discord群里應該有這麼一個法治基金頻道,這是我的建議,第二個是,這兩天我翻我的郵件,發現一個郵件,因為是五月份簽的我都忘掉了,後來發現這封郵件是一份不是遺囑的遺囑,如果有需要的話,也可以發過去,謝謝您。

郭先生:我來回答一下,我今天只有十來分鐘就得離開,抱歉了,我還有另外一個會議。當然一定要發過來了,發過來沒有問題的,謝謝。第二個,法治基金的頻道是由法治基金來建,誰也沒有權力建,好吧,謝謝 。

戰友(小哥):前一段時間講到熱戰有可能發生,這一段時間這一個聲音又逐漸的消減下去。滅共的話有三種可能,第一種熱戰爆發,第二種袁世凱戈爾巴喬夫等的出現,第三種經濟金融等方式扼殺中共。請郭先生評論一下這三者的可能性各有多大,謝謝。

郭先生:這個很複雜啊,謝謝您的問題,這是非常非常大的事,有些事情我們可以把情報說出來,但具體的行動,一我們有很多是不知道的,另外一個有些知道也是不能說的,但是從共產黨的反應和美國的軍事行動,大家要記住,這一天看來是很可能發生的,但是我們不希望它發生。所以說太準確的回答是不現實的,也不能這麼做,因為會誤導大家,但是我還是那句話,不要被這個嚇住,而且不要因為這個事情做出錯誤的決定,又買這個買那個,根本不可能的。這個到來的時候,遠遠的不是那些行為能阻止的。包括現在我告訴大家的是,現在國內的經濟呀,還有接下來,向這常委問的習的問題,那都是很實在的問題,大家面對的威脅,就僅僅一個病毒,你能染上都遠遠超過戰爭對你帶來的威脅,這是最重要的。看待戰爭不要以為看熱鬧,看電影的感受,那是很慘痛的,我們希望它不發生,但是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準備,太具體的情報不可能,我們不可能百分之百準確,說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形式是不可能的。

剛才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關於Sara發的一個什麼公告是不是啊,是不是有這個問題啊。等一下我看一下啊,看一下馬上回復大家。很多戰友發信息問這個事。

戰友(Glass小桃):郭先生我是Glass小桃,我剛才把我截圖的那個所謂的Sara今天的那個公告,我發到主文字室了,你看一下是不是指這個,謝謝。Over。

郭先生:嗯,好的,兄弟姐妹們我看到了啊,我簡單摟了一下啊,他寫給長島、老班長的,還有文斌的。如果是這個的話,我簡單說一下她所說的這個錢,這個去哪兒了,還有個數,還有一個說這個她沒有賬號了。還有一個,她的事情是她的律師在處理。大概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應該大家說是這個。我先簡單摟了一眼,我給大家回復一下。

第一個,她說的這個數是她出賬的數,大家一定要記住她那個賬號叫Maywind那個公司,她收多少錢她沒說!她應該告訴大家她收了多少錢。再一個,她收多少錢出多少錢和她交不交帳沒關係,什麼那個人得到威脅了,叫PJ的躲在家裡邊,這不能成為你交賬的藉口,法院不聽你這個。這簡直跟小孩吵架一樣,這真是個村婦的水平,知道嗎,可能嗎?誰威脅你了?咋威脅你了?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誰威脅你了你報警啊,有FBI呀,是不是?家裡邊還有特警、還有軍人多厲害呀,趕快報。這美國不是法律社會嗎,是不是?這就不用找上帝,去找法官、找警察馬上就可以立案,乾嘛不行呢,這會兒的都成了弱者了呢?

另外,你不是有律師嗎?剛才那上面不是說有律師嗎,那讓律師去告啊,那律師乾嘛不保護你的人呢?你用你被威脅不交賬,只說出賬,不說進賬,把大家又當傻子了。第二個她說的說我從來沒有個人賬號了,我沒有錢了,是都交給政府了,胡扯八蛋!

我再告訴大家一下,說話要負法律責任。這個Sara 真的是瘋了,現在我覺得是。我還要保持這七條,但是必須告訴真相。所有的四十六點三個Million是在Sara本人賬下和在VOG賬下。但是那個賬你被銀行關掉了那跟這個不是一個概念,就是這個錢在不在你名下,你給戰友個明確回答。那你這個賬號沒了,和VOG賬號沒了和在不在你名下啥關係呢?這又偷換概念了,這又要去找上帝去了,跟共產黨似的,你一說銀行取錢,它說那咱要論情懷講貢獻,你這不是胡扯嗎?!

第三個,你什麼叫美國政府來管理啊,人家到現在SEC沒下過一張紙、一個文件說你把錢交給美國政府了。Sara你把賬單都亮出來了,你把政府給你下的文拿出來嗎?戰友的錢你交給美國政府了,美國政府是哪個機構?什麼機構?什麼文件?你能不能拿出來呢?你別又偷換概念了。

還有一個什麼我的律師來受理,你糊弄戰友,開玩笑,你哪個律師我不知道,你哪來的律師費?你跟哪個律師,你讓你律師出個文件說這個Sara的錢沒在她個人名下,沒在VOG名下。我再重申在你名下和你賬號被關兩回事,那錢在支票上呢,那還用說嗎?這種常識發公告,真是災難,一點常識都沒有。

Sara正在利用所有戰友的信任在示弱、裝可憐,掩蓋真相,還不實話實說。動不動就保護好戰友的每一分錢,你保護戰友的每一分錢先說你拿到了多少錢,這錢在哪兒呢?和你那個所謂的Maywind的什麼被威脅躲在家裡沒關係。你的那個錢在不在你個人名下,還在你VOG在不在你名下,拿證據說出來。再一個政府把你封了,封在哪?你把證據拿出來。

再一個我律師來處理了,這不是軍官,就是律師的,戰友們又都不是吃兔子膽兒長大的,一嚇唬就嚇跑了,見律師也害怕。這律師不行就上帝,上帝不行再軍官。你還能拿啥?然後就是說有人在在家堵著威脅吧,你把Maywind的賬交不交?進了多少錢?這多簡單道理,戰友們你們為什麼就沒有人問這個基本的常識呢?

七哥可以為戰友們赴湯蹈火,咱們要不能讓任何欺騙我們。但戰友們起碼看到這個以後要有個常識,你老問我,很多人問我這個問題,看到Sara公告了嗎?我就看了不到大家數了數不到四十五秒鐘,這是我的結論,好吧。如果不完善的地方回復我再補,這是我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公司和機構。請如果你們知道你們Sara姐姐的,你們偉大的Sara姐姐的跟上帝都可以溝通的,你可以問問她,我們不需要眼淚,戰友們也不需要你保護錢,你拿出切實的行動,你拿了戰友多少錢?說交給美國政府了,交給政府誰了?在你名下有沒有錢?誰威脅PJ了?那你趕快報警啊,快報警啊。中不中,兄弟姐妹們。七哥說的有理不?在不在理兒?

戰友(木木安娜):文貴先生,你好,我是木木安娜。我還是針對那個VOG遺書的事情。我想請問一下文貴先生,在海外很多人他是立遺囑不止立一次的,可以立幾次對嗎?那麼都是這以最近的你最新的那個遺囑來覆蓋之前的那個遺囑。那麼如果現在我們要是請律師做一個新的遺囑在海外,那麼是否化解了目前在VOG和鳳凰農場中,這個遺書的風險,還是說反而會使這件事情會更加糟糕呢?我想請問文貴先生,謝謝。

郭先生:木木安娜我說的話,我不代表任何法律,我個人給你的建議:現在這個時候還要再簽遺囑,那就是作死呢,那就是害人吶。現在唯一的是給喜馬拉雅大使館趕快通報,說出你簽過的遺囑,然後一起來行動通過法律把這個作廢掉,這是保護戰友的。我們不接受任何人又出來個主意,又要談遺囑呢。這個遺囑沒完,大家愛上這個遺囑了嗎?我們不接受任何這個建議,也不會回答任何這樣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找死的問題,這是挖的巨大的坑。以後誰在給談新遺囑的事情一定不是我們戰友,立馬離開,我們不再回答這個問題,而且不要在這個群里討論好不好,誰討論誰負責,好吧。

戰友(追世界):我想問一下,就是現在這個感覺您這邊和Sara有這種隔空對話這種感覺,不能律師和律師之間直接對話,把這個問題當面說清楚之後,給戰友們一個明確的一個答復,我覺得這是不是會有助於解決問題呢?現在這種隔空對話我覺得您講的也比較有道理,但是Sara她那邊怎麼來說可能她有她的想法,所以說我個人認為啊就是律師直接對話可能會更好一些。

郭先生:這位戰友你說的非常好,我們律師跟她對話,她不接電話。我們跟他的律師對的話,人家的律師很明確說要收律師費我才對話,所以說她說她的律師很清楚。你支招支的很好啊,你七哥你可以上月亮上你抓一把土回來,我當然可以,你說咱抓把土回來了,月亮在哪兒呢?土在哪兒呢?說話很容易。現在哪兒找Sara去啊?一找Sara又要被威脅了,那個PJ是按法律上收戰友錢應該出來說的,到現在不出來呀,被威脅了啊。這主意非常好,我剛剛跟律師還在開會,在這個在你們之前我正在跟幾個律師在開會,幾個律師就是要刑事起訴。我在阻止刑事起訴,她發公告,sara永遠發公告。打電話不接,發信息不回,不回答問題。多簡單的事嘛!律師也可以說七哥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開著,為啥不能打電話啊?

主意很好出,但是對方現在不是裝睡著了,是把自己腦袋放在一個塑料袋里了,那你咋辦呢?

戰友(追世界):那就該狠就狠吧。

郭先生:這主意也不行,sara畢竟是咱們姐妹啊,咱不上了共產黨的當了嗎?那欺民賊多高興啊。咱越這時候越得摟住,sara怎麼弄咱還得把她當姐妹,還得堅持七條。現在保住戰友的錢最重要!sara說錢不在你名下,有沒有在你這個sarawind啊?在你名下有支票,在vog名下有支票,這問題很簡單能胡說八道嗎?這跟你有沒有賬號啥關係?

還有一個是May wind賬上收了多少錢你不說,你只說出了多少錢,你這不是糊弄傻子的嗎?現在是你收了多少錢,你為啥不能交帳呢?然後一說交帳關鍵問題,就說她被威脅了,就像過去一有問題就是眼淚,一說錢的問題就講情懷,這不跟共產黨一樣嗎?現在還不能狠,還沒到狠的時候。

戰友們都覺得要狠的時候輪不著七哥狠,那是你們狠也不是我狠,戰友們集體狠。因為她拿的你們的錢,用最狠的法。剛才律師跟我開會說了,不用多,現在律師收到的幾百份遺書裡面,他說只要有幾十個聯合起訴她,那她就完了。你們願意sara戴上腳鐐手銬呆在大獄裡面?什麼她兒子是軍官,你是軍官的爹你犯法了也得被抓。什麼軍官不軍官的。從第一天就說軍官的故事和上帝的故事,現在是上帝和軍官的故事代表不了戰友的錢和利益。你就回答你個人名下支票上有沒有戰友的錢,4600萬也好5600萬也好,有沒有?46也行!然後may wind錢進了多少,在不在、錢在呢?你別老說出了多少錢,戰友們拿出了多少錢呢?多簡單的問題啊?

戰友(肉饃饃鹵肉飯):郭叔您好,我是十一月份鳳凰農場第二次借款項目匯到may wind公司的,這個錢應該沒事吧?謝謝。

郭先生:非常抱歉給你帶來的麻煩,我再重復一遍,你們的損失,七哥負責任,我代表我個人啊。剛才律師開會還給我說你不要代表任何公司,你就是感情用事,我說我代表我自己。七哥負責任,放心吧。

這是為什麼我說要sara你把may wind你把信息財務材料給我們,動不動就是律師,動不動就是上帝了,是軍官了,你說那乾啥嘛?但是當七哥為你們維護利益的時候,也別讓七哥心裡流太多血,為什麼她發出這些信息的時候,你們就不能有點常識呢?為什麼就沒有人問我問的這些問題呢?不能讓共產黨認為的中國人。你只要真心對他好,中國人民就會咬你,只有騙他才好。現在七哥為你們爭鬥呢,你們啥也不管也不行啊。起碼的常識要有啊兄弟姐妹們。

戰友(追世界):七哥,沒你這高度啊。

郭先生:行了又來了,最後一句話,我沒有你有本事。這就是共產黨的統治中國七十年,你現在有高度了吧兄弟,能不能高度行動一下啊?

戰友(琳達):我是在美國的留學生,我是在五月份也投了vog,,但我投的是相信和跟隨郭先生,郭先生您能對我們在美國留學生未來的幾年能給些建議嗎?因為我看我身邊人越來也多的人都回國了。

郭先生:天吶,首先留學生我狠驚訝啊。過去很多人跟我聯繫說留學生要投資,我都拒絕了。後來有的投資者是代表家人的,長期支持的戰友有聯繫。你這投資vog和gtv沒有關係,但七哥會負責,這個跟GTV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但是很多留學生回國都是傻子,非常的遺憾,簡直是糟透了,我想現在是想盡一切辦法合法留下來,活下來,並讓西方人知道你不是共產黨,你對西方沒有威脅,這比啥都重要。鑒於此只要你是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法治基金捐款者,能幫到你的,請就在這個群里聯繫,文真會記下來,然後我們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盡可能的幫助你在合法的情況下。但是不能寫遺書,別談遺書啊。

戰友(琳達):我沒有寫遺書,我非常的相信您,我也非常的安心。就是我想知道未來的一兩年的時間待在美國是安全的,f簽證也是沒問題的,是嗎郭先生?

郭先生:目前看來是沒問題的,但是我覺得一定記住,如果你不是共產黨員可以,你要是共產黨員的話就很難說了。絕對比你們大家聽到想到的嚴重多得多。我可以告訴你們,就在昨天大聖誕節的時候,據我所知,日本和歐洲的幾個國家有一系列對華人留學生更強的舉措,可能更加直接粗暴,大家務必小心。如果需要這邊有任何的,只要你是我們戰友,不管是投資vog還是誰,咱們會全力以赴的幫助,全力以赴,在依法的情況下。不能任何的被操縱被利益,還有什麼呢交換,這是不可以的。

戰友(清茶):關於換匯的問題,如果還能換的話郭先生能否加我一下,我這有一些接觸到的真相,我原來通過其它渠道聯繫過郭先生但沒有聯繫上。

郭先生:換匯的問題我們沒有任何渠道的,如果你有信息可以留給文真。

我再給大家說一下,關於sara今天的公告,戰友們一定要有起碼的常識和邏輯、判斷力,如果沒有的話,今天不上當明天不上當,你早晚會上當。一切都要符合邏輯符合事實,問問題回答問題不要情緒化,什麼眼淚啊、上帝啊、律師啊、相信我啊。凡事說這話的都是騙子。我們相信事實,相信行動,相信法律,唯真不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這就是我對今天sara所謂公告的回復,文真會整理出英文版中文版掛出去,謝謝大家,拜拜。

喜馬拉雅聽寫組(OnePunchD、文紫、shangsahn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