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疫苗不僅安全沒有保障 甚至還不在疫苗傷害賠償計劃中

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校對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The New Yorker

據自由人類(Humans are Free)12月26日報道指出,雖然美國目前漏洞百出的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劃壹向被嚴重詬病,但當前快速緊急批準使用的中共病毒疫苗甚至不在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劃之列。這說明,如果人們受到這種快速上馬,研究質量完全沒有保障的疫苗的傷害,輝瑞和Moderna公司完全可以免責,受害者在美國法庭上將無人可責,只能自認倒黴。

2007年,政客們不顧美國納稅人的憤怒與反對,用納稅人的資金為那幾家大型銀行機構的過失行為買單,因為要防止銀行業崩潰帶來的“完全徹底的混亂”。

從銀行業到農業,再到醫療保健–巨型企業用納稅人的錢養肥了自己,而華盛頓特區的政客們則為這壹切提供了便利。

政府為企業不負責任的行為提供補貼的問題是,它鼓勵了不小心的行為。疫苗制造商正是如此,他們得到了政府的保障和責任豁免。

1988年誕生的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劃(NVICP)與其它利用納稅人的資金為不負責任的巨型企業買單情況壹樣,它用納稅人的金錢,為疫苗制造商的失誤向大眾提供賠償。80年代末疫苗傷害訴訟案件持續上升,疫苗制造商遊說政府,要求政府承擔疫苗傷害訴訟的責任,要挾如果不答應,他們將停止生產疫苗。在NVICP誕生後的20年裏,疾控預防中心(CDC)推薦的疫苗數量增加了近300%,納稅人的金錢也因為疫苗傷害而損失了40多億。

這種通過敲詐民眾向大企業提供的“安全網”帶來的不安全影響,對於醫療行業來說,更是如此。試想壹下,如果醫生不承擔瀆職責任,將會出現令人不安的情況。因為壹個人的過失而面臨訴訟的威脅,就會產生負責任的行為動機。

這種免責的做法,激勵了公司在很少進行安全測試的情況下生產新的疫苗,因為公司不必擔心因傷人而造成的經濟困難。實際上,即使 人們證明受到了疫苗的傷害,但疫苗制造商卻完全不承擔責任。即使通過NVICP獲得金錢賠償,也是由納稅人而不是疫苗制造商來承擔。

現在,像輝瑞這樣的公司只用了8個月的時間就開發出了壹種疫苗,並獲得了批準,他們完全沒有動力投入資源對其安全性進行深入研究。

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每年收到約3萬份報告,根據CDC搜索顯示,有13%的報告被歸為嚴重事件(如與殘疾、住院、危及生命的疾病或死亡有關)。

根據衛生資源和服務管理局的最新報告,NVICP總計支付了4,132,942,676.47美元,另外還有230,556,766.53美元用於律師費。僅過去六年就占了所有賠款的30%,這表明上訪者的賠償金額急劇增加。

此外,根據CDC的免疫實踐咨詢委員會(ACIP)文件,不良反應的數量事實上是被低估的。

盡管如此,那些因疫苗而受傷的人至少可以尋求壹些補償,盡管是從納稅人那裏得到的。但中共病毒疫苗則不同,因為NVICP的“承保疫苗”清單上沒有“COVID-19疫苗”。

如同CNBC報道的那樣,在2月份,衛生和人類服務部(HHS)部長亞歷克斯-阿紮爾(Alex Azar)援引了公共準備和應急準備法案(PREP)。2005年的法律授權HHS部長為生產或分銷關鍵醫療用品(如疫苗和治療)的公司提供法律保護,除非該公司有 “故意不當行為”。該保護持續到2024年。

這意味著,在未來四年內,這些公司 “不能因管理或使用治療或保護COVID的產品所造成的傷害而在法庭上被起訴要求金錢賠償”。所以,在中共病毒疫苗造成傷害的情況下,沒有人需要承擔責任,因為批準疫苗的是FDA,不能被起訴。

加州大學黑斯廷斯法學院教授多裏特-裏斯(Dorit Reiss)說:“妳不能起訴FDA批準或不批準壹種藥物,這是其主權豁免權的壹部分。”

在PREP法案中,政府建立了 “對策傷害補償計劃”(CICP),針對那些經歷極端不良反應的人而受到嚴重傷害的人提供壹定補償。

但是,該計劃的保障範圍很弱。即使嚴重受損,每年最多能拿到5萬美元。即便是死亡,這個項目的死亡賠償金上限也僅有37萬376美元。而且這個政府賠償項目非常難用,賠償的門檻非常高。

歷年來,在提出的499項索賠中,CICP只賠償了29項,總金額超過600萬美元。

根據CDC報告,截至12月18日,3150人在接種中共病毒疫苗後產生了“健康影響事件”,根據定義,健康影響事件即:“無法進行正常的日常活動,無法工作,需要醫生或健康護理人員的照顧。”

圖片來源:Humansarefree.com

問題是,只有當可以證明故意的不當行為造成了傷害時,才能追究輝瑞或摩德納的責任,也就是說,疫苗制造商必須在明知故犯的情況下真正被抓到, 否則疫苗受害者絕對沒有對疫苗制造商的追索權。

評:

由於中共病毒疫苗沒有被列在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劃中,壹般情況下,被接種疫苗者有不良反應不可以起訴疫苗制造商,也得不到賠償。如果不良反應非常嚴重,以至於危及到受害者的生命,或許可以得到十分有限的賠償,賠償的金額遠不能彌補疫苗對接種疫苗者造成的損失。

中共病毒疫苗不被列在政府賠償計劃單上,原因很明顯,那就是疫苗未經過足夠的測試和時間考驗,無法證明疫苗的安全可靠性。已有國際級專家指出,目前大多數中共病毒疫苗含有和中共病毒相似的病毒,可以攻擊人體免疫系統,有些含有增加疫苗接種者患艾滋病的風險。向世界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早就告訴我們,中共病毒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只有派專家深入到該病毒的起源地-武漢P4實驗室調查取證,才有可能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福奇剛剛在電視上承認他撒謊了-前面他說群體免疫需要80-85%的人口接種疫苗,實際上群體免疫只需要65%的人口接種疫苗。本人想問問:“福奇先生,您打不打這個疫苗?”什麼65%,85%,純粹是誤導,這種伎倆對於明白人就是小兒科,對於被主流媒體洗腦的大眾來說,聽起來好誠懇,福奇認錯了!福奇的目的是讓人們打疫苗,幫助大藥廠推銷疫苗。本人認為正確的答案是0%,不要打這個疫苗。福奇在用是80%,還是65%的人打疫苗,而轉移是打疫苗還是不打疫苗的探討。恐怕那些與中共勾結的美國賣國賊的另壹個陰謀是把人們的視線從追查病毒來源轉移到搶著打疫苗上。

我的壹個鄰居前兩天就興高采烈地跑來和我分享了她的喜訊-她的女兒和女婿幸運地接種上了中共病毒疫苗!願上帝保佑她的女兒和女婿平安無事!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