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selle 專欄】隱藏在暴力美學中的罪惡

作者:Giselle

圖片來源:聯影

12月24日,川普總統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布了一條視頻,推文指出,最致命的病毒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共沒有用槍和炸彈攻擊美國,而是用言語、媒體和洗腦宣傳,侵略了美國人的思想。中共控制了大部分好萊塢、包括AMC電影院和傳奇影業,並向包括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在內的主流媒體支付了千萬美元。

筆者想在這裡單獨聊聊好萊塢的暴力美學,與獨裁極權殺戮、奴役民眾的關係。

我們都知道,這些年好萊塢製造了很多殺戮大片,美其名曰暴力美學。隨著這些大片的推廣,一系列更血腥、殘暴的殺戮遊戲,也被電子遊戲商推出。而在國內,宣揚暴力、殺戮、未成年少女性愛的文藝作品,更是層出不窮。

從愛潑斯坦的性愛小島,到有錢人的獵殺真人遊戲,再到荷蘭學者、作家珍妮特.奧斯巴德視頻《我們所知道的世界盡頭》裡披露的嬰兒獻祭、虐殺兒童性遊戲……這與好萊塢推崇的暴力美學,又有什麼聯繫?

暴力美學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電影中的暴力美學主要是指,通過鏡頭、畫面、音樂等電影語言,將暴力、殺戮以美學的方式呈現,用一些非常詩意的、唯美的場景,美化殺戮帶來的對人性陰暗面的思考,以及合理美化暴力行為。使觀眾適應暴力,接受殺戮,消除對殺戮所帶來的不舒適感。比如:殺人跟砍西瓜一樣暢快淋漓,頭顱被砍飛之後劃出一條完美的弧線,鮮血像鮮花一樣綻放,電鋸割頭時噴張的鮮血……

這些令人作嘔的動作,在暴力美學的表現之下,讓觀眾大呼刺激、暢快,動作場面的華麗和血腥,快速的剪輯,變換速度的鏡頭拍攝,大量的細節特寫……這些導演技術嫻熟,已經把暴力美學演繹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血腥高峰。

暴力美學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殺戮,本身就意味著靈魂的墮落,何來美感之說?在任何正經的宗教裡,殺人都是要進地獄、得到輪迴報應的,何來美感之說?

看看現在的電影,從喬納森.戴米的《沉默的羔羊》,到昆丁.塔倫蒂諾的《殺死比爾》,再到韓國的《老男孩》,無一不是在美化、弘揚暴力。

包括現在風靡全中國的各種玄幻小說,也都是沉溺在殺戮的快感中,除了殺戮毀滅,再也看不到其他屬於作者個人的思想。動不動就說,為了你,我可以毀滅全人類,請問,全人類包不包括作者本人、包不包括作者父母和孩子?一部沒有人文關懷的文藝作品,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從適應殺戮,到參與殺戮,只有一步之遙

暴力美學這個概念,不知道是誰提出來的,但絕對不懷好意。它會降低人類的道德水準,因為民眾會通過這些影視、文學作品、網絡遊戲,適應了殺戮。從適應殺戮,到參與殺戮,只有一步之遙。

美化暴力這種現象,對整個人類的影響,簡直是太糟糕了!包括現在無處不在的殺戮遊戲,讓玩家沉溺於感官刺激當中,為了殺戮而殺戮,逐漸失去人性,失去靈魂。

現在我們可以回答,為什麼好萊塢會製造那麼多的殺戮大片,並美其名曰“暴力美學”了。文化是政治的上游,這只是獨裁極權集團合理美化它們殺戮、奴役民眾的前戲。

因為這些獨裁犯罪集團,它們正在殺人取器官,殺孩子、雙修兒童、強姦、虐殺兒童;戰爭販子、軍火販子,正在謀劃下一場殺戮遊戲;盤旋在上空的禿鷲,正在盯著地面上垂死掙扎的民眾,等待下一場饕餮大餐……

讓公眾適應殺戮、美化殺戮,背後的真相是邪惡的獨裁奴役思維。瑪雅文明的消亡,羅馬帝國的滅亡,人類的集體墮落,不是一朝一夕,而是通過這些細微的點滴,一點點讓我們道德淪喪,最終自取滅亡。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