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觀點】一個非專業人士的學習筆記; 閆博士的報告說了什麼?【漫畫版】

文稿:文東

插圖:為真不破

覆核:文粵

動物的細胞每天都有部分在死去,同時部分在誕生。它們大都是真核細胞,由細胞壁、細胞質、細胞膜組成,DNA在細胞核裏。

細胞靠自我複製和分裂進行繁殖:細胞核先複製一套DNA,細胞質隨即也增加一倍,然後細胞壁在中間合攏分裂,新細胞就誕生了。而小個子的病毒是一種低級細胞,有DNA而沒有正規細胞核,最要命的是,它不會自我複製分裂,只能靠鑽進某種動物細胞裏竊取它的複製能力來為自己服務,是個十足的小偷。被利用的動物就叫作宿主。

病毒表面有很多叫作刺突的手拿著“鑰匙”去試探宿主細胞壁上許多叫作“受體”的小鎖。一旦鑰匙和鎖匹配,病毒就能鑽進細胞,只要有一個病毒把它的DNA塞進宿主細胞核裏,就能利用它複製出成千的病毒DNA,然後宿主細胞質又會根據這些病毒DNA生產出成千的病毒,最後細胞死了,細胞壁破了,成千的新病毒又跑出去攻擊更多的宿主細胞。

這中間病毒用鑰匙打開細胞壁上的鎖是關鍵,鑰匙決定宿主。蝙蝠病毒只能感染蝙蝠,不能感染人類,因為沒有打開人類細胞鎖的鑰匙。不幸的是,來自蝙蝠的新冠病毒居然有適合人類的鎖。閆博士將告訴我們,那不是它自己長出來的,是別人給它的,為了把它打造成生化武器。

站不住腳的新冠自然起源說

自然進化只能發生在與新冠最相似的病毒身上,已知的只有三種:解放軍實驗室的ZC45和ZXC21,以及石正麗說的RaTG13,名字太難記了,就叫它們 “解放軍病毒” (因為兩種很像就合併一起稱呼)和 “石病毒”吧。新冠不可能由它們進化而來,理由如下:

1、石病毒雖然和新冠相似度高達96%,但其實是虛構出來的,在世界上并不存在。就好比兩個人待在一間只有一扇門的密閉屋子里,四周都是攝像頭一直監控。結果一個人被殺了,另一個人說有第三者進來殺了人又跑了,可是攝像頭沒有拍到第三者,現場也沒有留下任何第三者的指紋、毛髮等痕跡。顯然這個人在撒謊,沒有第三者來過。石病毒就好比是這個所謂的第三者,除了石正麗的一套說辭之外,沒有任何在實際存在的證據。

2、解放軍病毒是蝙蝠病毒,只有適合蝙蝠的鑰匙,沒有適人鑰匙,而新冠有酷似SARS病毒的適人鑰匙。如果解放軍病毒要在自然演變中長出了適人鑰匙變成新冠,只能通過“基因重組”(從SARS病毒那裡置換鑰匙),這只有三種可能:

左邊:2-1)如果鑰匙置換已經發生很久,除鑰匙以外解放軍病毒的其他部份肯定會有些變化,絕不可能沒有變化。好比耍刀的人練起了弓箭,時間長了他的體型動作肯定會變,不可能還跟原來一樣。

右邊:2-2)如果鑰匙置換最近發生,那解放軍病毒要跟SARS病毒同時待在同一個細胞里,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它們兩者的鑰匙差異太大,SARS病毒拿著適人鑰匙進不了蝙蝠細胞,解放軍病毒拿著蝙蝠鑰匙進不了人體細胞,它們無法相遇。這好複雜,你記得一件事就夠了:

連石正麗們也知道以上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在下面最後一個可能上做文章。

【上部文字】2-3)解放軍病毒要從SARS那裡自然置換鑰匙,只有最後一種可能:它們同時待在某個第三者,某種中間宿主細胞里。蝙蝠?果子狸?穿山甲?貉?石正麗們滿世界找,結果全部失敗,連她自己也喪氣地說可能永遠也找不到。呵呵,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找不到!電腦研究排查了幾乎所有物種,沒有一種適合做中間宿主。所謂中間宿主在理論上,事實上都不存在。

但是,閆博士仍不甘休,要窮追猛打到底!!!

她說:“即使我們忽略上述證據,即沒有適當的中間宿主可以進行重組,而是假設確實存在這種宿主,這種重組事件在自然界也是不可能發生的。”為什麼呢?

(a)兩種病毒必須同時在一個宿主細胞裡交換遺傳物質,這一情況極為罕見,可能性太低,

(b)SARS在人類歷史上只發生過一次,它的適人鑰匙同樣是罕見的,兩個罕見同時發生,可謂罕見之極。打個比方說,好比在千萬人口的城市裡,兩個強盜不約而同偶然地同時闖入同一戶人家,還在那裡交換了作案工具,而且其中一件作案工具還是罕見的珍品,這是什麼情況?

綜上所述,自然起源說十分荒誕,無法想像真正的科學家會堅持這一說法。他們要麼是貪財、貪色、好名,要麼是怕死,再或者是完全不瞭解情況,比如石正麗病毒是偽造的,他們不瞭解。下面我們再回過頭來說說為什麼石正麗病毒是偽造的。

所謂石正麗病毒,據說是雲南礦洞裡有幾個礦工死於肺炎,然後發現是被洞裡蝙蝠上的病毒感染的。

最後石正麗弄出個RaTG13病毒來(她本來起名RaBtCoV/4991,後來又變成RaTG13,問她為什麼改名,兩個是不是一樣,她幾個月都不回答,後來還是武漢所的那個小姑娘所長,王岐山的私生女王延軼跳出來說,就是同一個東西。

閆博士明確指出:“作者在不做任何通知或說明的情況下更改以前發表的病毒名稱是不道德的,作者不引用他們自己的出版物,而在該出版物中他 們對同一病毒曾經進行過描述和報告,這種做法也是不道德的。” )

石正麗還在《自然》雜誌上發了論文,但這是假的,它既沒有活體樣本,也沒有它的基因組被分解或複製,連病毒樣本都說用完了,真叫作“活不見蝠死不見屍”。它只存在於資料庫中,是地地道道的“紙上病毒”。

  1、基因資料庫在允許上傳資料的同時,由於技術原因,允許一定的滯後等,過程複雜就不多解釋了,但這就給了造假者以可乘之機,這是事實。

   2、想要造假的人可以這樣進行:先編一個基因序列,然後送去測試,拿原始的測試結果和她編的東西一起在基因資料庫裡先建立起一個條目,然後這個東西就成了該基因在自然界存在的證據。

3、那麼石正麗病毒是這樣編造的嗎?看看實際情況:2020年1月27日遞交基因序列,2月13日公開,可是測試資料卻一直到5月19日才公開,正常嗎?

4、石正麗說樣本是從蝙蝠肛門裡採集的,樣本中細菌含量連百分之一都不到,這是多麼乾淨的“糞便”啊。序列中30%真核資料不是來自蝙蝠的,奇怪不?石正麗說原始樣本用完了,也沒分離和回收過活病毒,所長王延軼也證實這一點。到7月石正麗還這麼說。

但這是不可能的,閆博士計算過,這是不可能的,樣本的數量足夠他們做活病毒分離。

5、礦工死亡的臨床資料完全不可信,甚至他們是不是死於肺炎都沒有得 到證實。事實上第一手資料是沒有發現病毒,連屍檢也沒有進行過。 

6、石正麗他們對2012年發生的礦洞事件發生那麼大興趣,三個團隊去了六次,卻把成果推遲到2020年才發表?這是為了什麼?在發現一個新病毒,而且六個人因此而死亡的情況下,她有什麼理由要這麼做?這麼多年她們在幹什麼?新冠開始了才想起來拉它墊背作為自然起源嗎?

7、2020年6月,怪事來了,有人在國際基因資料庫中發現RaTG13以前已經上傳過了,資料表明這些東西2017到2018年間就上傳了,然後石正麗在《自然》雜誌承認2018年就完成了基因測試,那麼前述3)裡面那一系列奇怪的舉動是什麼意思?而且事實上,各種國內國外資料證據表明從13到18年石正麗關於此事已發表過不少東西,然後到2020年又上傳基因資料?

8、如果石正麗所述屬實,她們發現了這麼個稀罕的蝙蝠病毒,理所當然要對它能否傳染人進行研究和實驗,她們做了嗎?沒有。為什麼?有什麼理由?

9、新冠爆發後,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振教授在《自然》上發表相關論文,指出新冠與解放軍病毒的關聯性和一致性,而完全無視所謂RaTG13的存在,但很快他的實驗室被關閉整改。這多奇怪啊?

10、這個所謂蝙蝠病毒RaTG13,據研究表明,無法被兩種菊頭蝠的受體所接受。從蝙蝠身上找到的蝙蝠病毒,無法感染蝙蝠!

   11、再來看這個所謂基因序列本身,它與正常的,自然界存在的蝙蝠冠狀病毒有不尋常的資料差異,這是當然的,編造出來的資料總是不自然的,閆博士用了許多資料來說明。

12、在上述同義非同義分析之後,長話短說,看下表:

A picture containing text, device, receip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注意箭頭所指的這兩個數字,44.0:1和10.8:1,大家可以自己詳細去看閆博士報告,這裡只說結論:這兩個數字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Orf是最不容易發生變異的部位,所以它對應的數字絕對應該高於S2對應的數字,而現在,10.8,遠低於S2對應的44.0。這表明,新冠和所謂RaTG13,要麼兩者都是假的,要麼一個真的一個假的,絕對不可能兩者都是真的。現在新冠事實上存在,所以RaTG13一定是假的!順帶一提,閆博士還順便揭露了一系列大陸新近發佈的病毒資訊都是偽造的,這裡就不贅述了。至此,新冠自然起源說徹底破產,完全站不住腳。

#拙劣的基因工程和邪惡的生化武器

關於新冠是基因工程的產物,閆博士主要提供了以下證據:

1、新冠與解放軍病毒在整體上的高度一致性和它的鑰匙與SARS鑰匙的高度一致性表明,它是以解放軍病毒為基幹,配上SARS鑰匙組合而成的人造病毒。

2、以上基因改造,大陸不僅技術成熟,而且人力物力資源豐富,完全可以方便快速廉價地完成生產。

3、在新冠S蛋白上發現兩處酶切位點是基因改造(技術含量不高且廉價)的明顯痕跡。

4、石正麗和她的密切合作夥伴李放在上述兩個酶切位點同樣的位置分別都做過“鑰匙”替換實驗,這是一個驚人的“巧合”。打個比方,你家失竊了,發現是特殊型號的保險箱的某個部位被人以某種特定的方式破壞了,經過調查發現,你的鄰居居然買了兩個同樣型號的保險箱,就在這幾天裡夥同她的兄弟在兩個保險箱的同一部位做了兩次相同方式的破壞實驗!這個案子是誰做的?諸位讀者可以試著當一次陪審員,自行判斷一下。

5、邪惡的是,新冠在S1和S2連接的部位有一個獨特的弗林酶切位點,極大地增強了新冠的感染力。

6、閆博士指出,這些改造所需的相關技術,恰好是武漢病毒所精通擅長的。結果就是令病毒感染力致病性各方面功能得到了加強。但是所用的技術雖然熟練,卻並不高精尖,非常“經濟實惠”。

7、閆博士隨後給出了可以在六個月內方便廉價地實現上述改造的可靠可行的工作流程。

8、閆博士的總結表明,新冠病毒範本來自軍方實驗室,改造的結果是它針對人類的攻擊力得到了巨大的加強,與它實際上對全人類已經造成的巨大破壞完全吻合。

9、上述基因改造的目的和實際效果完全符合生化武器的三大標準,那麼新冠病毒不是生化武器又是什麼?中共不僅製造了邪惡的生化武器,而且敢於使用它,已經殺死了數以百萬計的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各國人民,這是鐵的事實,喪心病狂,令人髮指。

筆記寫到這裡,知識有限,如有謬誤之處,希望得到專業人士的指正。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