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集團無償轉讓股份予貴州當局為哪般?

收集:jay
編撰:WENJUN
復核:文錦

茅臺集團無償轉讓股份,給貴州當局輸血。(Photo by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12月23日,茅臺集團發布公告表示,根據貴州省國資委的通知要求,控股股東茅臺集團擬向貴州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責任公司無償劃轉貴州茅臺4%股份。根據當日收盤價1841.65元(人民幣,下同)/股計算,該部分股權價值約925億元。這已經是貴州茅臺第二次向中共貴州當局無償轉讓股權。

據財新網消息,茅臺集團此次轉讓了5024萬股股份,茅臺集團全稱為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由貴州省國資委100%控股,股權劃入方貴州國資運營實際控制人為貴州省財政廳。

根據當日收盤價1841.65元(人民幣,下同)/股計算,該部分股權價值約925億元。這已經是貴州茅臺第二次向中共貴州當局無償轉讓股權。

而在此之前的2019年12月,茅臺集團曾經向貴州國資運營無償轉讓了5024萬股,占比4%,當天貴州茅臺收盤價為1120.61元,該部分股權市值近570億元。

財新網的消息顯示,貴州國資運營已陸續減持了去年獲得的這部分茅臺股份。茅臺季報顯示,2020年3季度末,貴州國資運營持股比例由4%降至2.67%,至12月23日公告前進一步下降至0.68%。在兩次劃轉期間,貴州茅臺股價持續上漲,漲幅達到64.08%,盤中觸及最高價1906.2元/股。按照區間成交均價計算,貴州國資運營套現約712億元。

對於茅臺集團兩次無償轉讓股份給貴州省財政廳引發了外界關註。

《自由時報》引述香港調研機構東方資本(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總經理Andrew Collier的評論說,中共當局正越來越要求成功的中國公司為國庫奉獻,而取得巨大成功的茅臺也可能吸引了一些關註,原因包括貴州是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同時貴州茅臺的“送禮”舉動,也符合許多省和地方政府日益困難的財政狀況。

據悉,貴州省是大陸最為貧窮的省份之一,債務問題嚴重。數據服務商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15日,貴州存續信用債343只,存續金額為1756億,債券發行主體以城投公司居多。

為化解市場疑慮,貴州省曾在多個場合強調確保公開市場債券兌付,而最實質的舉動則是圍繞茅臺的一系列舉動,讓貴州茅臺無償贈與股票給當局,給貴州地方當局的債務打了強心針。

但是,多名債券投資經理對此次茅臺股權劃轉持觀望態度。聯儲證券資管總經理助理謝遲鳴表示:“永煤違約的影響還是很深遠。後面努力的省份會利用各地自身的資源稟賦,不負責任的區域將被市場拋棄,債務的問題已經從微觀爆雷變成一個宏觀問題,需要更高層次的資源協調。”

近來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末,中共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約25.8萬億元,財政部預計,今年底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將達到26萬億元,也就是說債務率接近警戒區間(100%~120%)下限。目前26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屬於顯性債務,但幾乎所有地方政府都存在大量違法隱性債務,規模較大,隱性債務風險極高。由於統計口徑等因素,各方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測算差異較大。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測算,2018年末,中共國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規模達30.9萬億。總體來看,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共國已有超越60萬億地方債。一旦債務對應資產價格出現下跌(也就是房產價格下跌),那將是中共國金融危機爆發之時。

面對天量的債務,地方政府如果不去救助,地方當局會被債市遠離甚至拋棄,他們以後發債融資會很困難,這或許是貴州當局下令茅臺集團在此時轉讓股份的原因之一。如果去救助,地方政府就要挖空心思去打企業的主意,這也是近年來國進民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動力。這樣做其實也是飲鴆止渴,無論國進民退還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改的是企業競爭力逐漸消退,革的民營企業家的信心和身家性命。

中美之間的經濟,政治甚至軍事全面對抗的風險正在加劇,一旦擦槍走火,必然導致中共金融暴雷,使本就處於萬丈深淵邊緣的中共經濟跌入懸崖而粉身碎骨,老百姓將成為被連根拔起的韭菜,當然邪共政權也難逃被掃入歷史垃圾堆的命運。

參考鏈接: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25/n12643759.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now

12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