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派出所長由監察委移交檢察院途中被殺 中共黑幫本質顯露無疑

內新聞/素材:一碗蘭州(文遠) 校對:α-Vega

12月18日淩晨4時左右,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燕泉派出所原所長許孔習在被當地紀監委調查期間,由郴州轉押至長沙途中死亡,據稱其頸部有勒痕,全身多處骨折。

就在許孔習死亡的當天,郴州市北湖區紀委區監察委通報許涉嫌徇私枉法、受賄、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等多項罪名,將許開除公職、革除黨職,移交檢察機關起訴。

許孔習于9月20日被郴州市北湖區紀委監委帶走調查,曆經兩個月的“留置調查”,12月18 原本要由郴州押解至長沙的檢察機關接受起訴。

許孔習的家屬于12月18日深夜接到警方電話,被告知許病危正在搶救中,家屬立即連夜趕往株洲。

12月19日淩晨,在家屬的不斷追問下,警方告知許孔習已在押韻途中死亡。許的家屬們經過數次強烈交涉,于19日晚9點多進入太平軍看到許孔習遺體,期間許家屬們被告知不准攜帶任何電子設備,且全程遭到警方嚴密監視。

許家屬檢視遺體後表示,許的屍體頸部有勒痕,口腔、鼻腔處有血迹,左胸心髒等部位多處骨折塌陷,他們希望官方給出說法。郴州市北湖區紀委工作人員回應稱事件還在調查中。

網友評論“死人嘴巴緊”、“剛准備調查就死亡,看樣子所長知道的事情很多”、“終究還是一人承擔了所有”。

監察委的“置留調查”就是以前中紀委所謂的“雙規”(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監察委的監管範圍相比紀檢委,由“黨員幹部”擴大到“所有行使公權力的人員”,“留置調查”是其調查權、羁押權的體現。被調查人員包括黨政領導幹部、企業職員等,置留期間不能得到律師援助,檢察院無法監督監察委的活動,甚至連對人大代表的調查也無需審批程序。

這不是第一起“留置死亡案件”。

2018年5月5日,福建南平的退役軍人陳勇在置留調查28天後,家屬收到死亡通知書,而陳勇身體向來健康,他曾擔任領導司機。

2019年7月30日,重慶市梁平區監委對滑石寨度假村董事長周學峰采取留置措施,8月22日晚上8點50分,周學峰在被留置期間死亡,官方未公布原因。

紀檢委與監察委是合署辦公,即所謂的“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其權力巨大、沒有監督,被稱爲當代“錦衣衛”。試問許所長是得罪了什麽樣的人,竟然在監察委留置期最後一天,去往檢察院的路上被人殘忍殺害,連含冤入獄的機會都沒有。

中共國公檢法、紀檢監察之黑暗,令人瞠目。在中共流氓黑社會體制內,沒有法律、沒有道德,人命如蝼蟻,爲了利益,隨時可以用最低劣的手段殘害他人。

中共邪惡體制時刻威脅著每一個人的安全,不論你是身處體制內還是體制外,只有認清它的本質,傳播真相,喚起更多人的正義與良知,聯合起來滅掉惡黨,才有機會享受法制、自由帶來的一切美好。

新聞來源:
湖南一落馬派出所所長轉押途中死亡 家屬:屍體頸部有勒痕
https://new.qq.com/omn/20201221/20201221A0J7FS00.html(已編輯)
湖南一落馬派出所所長轉押途中死亡 家屬:屍體頸部有勒痕_騰訊新聞
大衆網·海報新聞記者 文露漪 報道12月18日,湖南郴州一落馬派出所所長在被調查轉押途中意外身亡,家屬稱其屍體頸部有傷痕,胸口多處骨折塌陷。12月21日,負責處理此案的株洲市渌口區公安分局接受媒體采……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MLYG777

1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