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供暖”一個搜刮百姓的利器

內新聞:一顆星星 校對:加文gavin

小時候的冬天,家裏溫暖如夏。那時北方的城市中,基本都是各單位自行解決本單位小區的供暖。所以那時生活在北方城市的小夥伴們記憶中會有鑽鍋爐、爬煙囪、扒煤堆的回憶。而不具備小區供暖條件的小夥伴們,也依稀會記得每當冬季到來之前,家中會有摞成一排排的“蜂窩煤”,那是大人們用來儲備冬季供暖的能源。那個時候,天是藍藍的。
記不清什麽時候,政府大筆一揮,以環保和便民的借口,在北方各個城市中實施了統一供熱的決定。鍋爐房不見了,煤堆沒有了,“煤球兒”消失了。慢慢的,天也變成了灰色的。

南方的朋友總是羨慕北方人,認爲北方的冬季室內溫暖如春,而南方“取暖基本靠抖”。這幾年提議政府在南方也采取冬季統一供暖的話題甚囂塵上。然而南方的朋友看不到的是,冬季統一供暖在北方的各個城市已經成爲日益凸顯的社會矛盾之一。而關乎民生的冬季供暖,早已成爲中共搜刮民脂民膏的又一利器。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集中供熱面積約爲87.8億平方米,隨著中共無腦的高速城鎮化推進,2019年集中供熱面積已經達到100億平米。北方各地采暖費收費標准不同,以最低居民采暖費用每平米20元計算,商業采暖費用每平米31元計算。取中位數約25元/平米計算,北方冬季供熱市場價值至少在2500億人民幣。
按照普通家庭居住面積算,北方城鎮普通居民冬天每個家庭每年平均需要繳納的采暖費用約爲1500元—3000元不等(大面積、別墅等另算)。但繳納采暖費之後就可以在冬天家中溫暖如春嗎?冬季采暖溫度問題早已成爲北方各城市凸顯的社會矛盾之一。熱力公司爲了節約成本,溫度不達標,市政管理部門與熱力公司相互“踢皮球”、“扯皮”的現象層出不窮。百姓贈送給熱力公司的諷刺性“錦旗”,在網絡上也到處可見。就筆者所在城市而言,幾乎每年都會有因爲供暖溫度不達標而上訪、鬧事的新聞發生。

單單只是溫度不達標的問題嗎?實際情況遠非如此。在這個至少兩、三千億市場價值的行業中,“熱力公司”早已成了權力尋租之地。熱力公司的職位在北方城市中可是“香饽饽”,因爲所謂的熱力公司的正式員工不但“待遇好”、“獎金豐”,他們每年最重要工作就是在采暖季到來之前催費、收費。而鋪設管道、供暖維護等,或是層層分包,或是甩給那些“沒有門路”的合同工人。這些正式員工在采暖季結束之後基本上在半年的時間裏的“工作”只是逛街、洗澡、打麻將……他們在每年終采暖費繳納的時間段裏是最忙的。忙什麽?忙著收錢,忙著各種吃拿卡要。

熱力公司設置的各種規章制度,在每一年的冬季供暖季都搜刮著百姓。例如熱力公司規定,若某戶在供暖季申請暫時停止供暖,必須繳納全額采暖費的20%的所謂“占網費”;若用戶在規定時間內沒有繳納供暖費用(或申請停止供暖),熱力公司就會派人到用戶家去掐斷供暖線路並打上鉛封,在用戶需要恢複本季供暖的時候,不但要繳納全額的供暖費用,還要按照熱力公司要求繳納按天計算的滯納金;若想申請徹底申請停止“統一供熱”,熱力公司就會派人把用戶家中所有的供暖管線徹底掐斷、焊死。如果有一天用戶想恢複供熱,則需要繳納幾千至上萬元的所謂“連網”費。

可能有的朋友會問,家中可以自己安裝燃氣鍋爐,自己供熱啊?這又會涉及到燃氣公司。政府各部門早已沆瀣一氣,燃氣公司會拿出各種規定條文約束你。除非你托“熟人”、找“關系”……絕大部分老百姓會爲了“省事兒”而選擇“統一供熱”。

北方各城市的每一個熱力公司的背後,都有權力的背景。在有實權的時候,“領導們”早就安排好家人、親信,劃片分區的成立熱力公司,去瓜分“統一供熱”這塊大蛋糕。

北方的冬天很冷,不供暖真的會凍死人。“統一供熱”本是節能減排、利國利民的好事情。然而,這一項關乎民生的行業,早已被中共壟斷。在這個價值幾千億的市場中,中共這些屍位素餐的蛀蟲們,每一年都在盤剝著北方百姓的民脂民膏。

體制之惡,制度之惡。

本文章僅代表本人個人觀。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MLYG777

1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