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37)逃到歐洲的戰友:你的同事都沒啦,研究所都鏟平種上樹啦,你還不合作?

整理: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主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闫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2020年5月2日郭文貴先生說:從武漢P4實驗室跑出來的人,不是郭德銀,更不是石正麗。跑出來的至少有五個人,路德知道其中兩人,其余三人只有郭文貴知道,其中有人是(武漢病毒”泄漏”的) 直接命令和參與者,且有人“肩上帶星”的 。
2020年12月8日郭先生說:這位咱們戰友,在歐洲這個今天早上說,“文貴,我現在真的想考慮放下一切了”。我一點不爲難他,我說,“你隨便啊”。我說,“你的同事都沒啦,你的研究所都已經種上樹啦,都鏟平啦,你還不合作嘛。來美國,跟美國合作,死了也值”。

2020年4月22日
三年前我郭文貴說過我爆料革命不求任何人,同時我也告訴大家,後來用我母親還有我哥哥家裏發生的事。

我娘(哽咽著:就在這邊,我娘的供像)告訴我一句話,不要讓任何人被咱牽連,被害。所以我給爆料革命戰友總是一句話。三年來多少人問我:文貴,我能做點兒什麽?我都是一句話:傳播爆料,在你安全情況下。包括國內所有,包括我們的大校,包括這個我們剛剛到達歐洲(武漢P4)實驗室的,我們的這位先生。

從他找我,從他跟我聯系,我從來沒說過:你把實驗室的事兒告訴我吧,你給我透露點。我從來沒有。包括大校,我沒有一次問過說,你能不能給我點兒情報,你能不能,我從來沒有。我沒要求過一個戰友去做什麽事情。這就是我對我老娘的承諾,也是對爆料革命的承諾。

三年前我就這樣,我現在還是這樣。如果你是真的戰友,如果你連你爹媽、你家人都保護不了。如果你連你自己的安全都保護不了,另外你連個真假信息你都無能力辨別。好事、壞事,你都不能辨別,你不要參與爆料。你也不配參與爆料革命,我必須告訴你這個現實。

還有個你到爆料革命這兒來,你覺得我這兒能弄點兒啥,能幹點兒啥。我告訴你,先問你自己有沒有這個德性,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郭文貴不在乎任何事情,我再說一遍,郭文貴不在乎任何事情。我不會在爆料革命拿走一分錢,我不會在這兒圖一分錢。

2020年5月2日
從武漢P4實驗室跑出來的人,不是郭德銀,更不是石正麗。跑出來的至少有五個人,路德知道其中兩人,其余三人只有郭文貴知道,其中有人是(武漢病毒”泄漏”的) 直接命令和參與者,且有人“肩上帶星”的 。未來的幾天內,他們中的一位資深科學家將在攝像機前直播作證“中共病毒”的來源。

2020年5月4日
現在中央電視台,你不要小看了對彭佩奧,你也不要小看了中央電視台對班農。還有現在跑出的人物,我再告訴大家,不是郭徳銀,更不是石正麗,跑出的不僅僅是兩人,跑出來最起碼五個人,當然有男的、女的。路德先生說的話,路德先生的他是經曆了一個人或者兩個人。另外三個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知道—郭文貴。我再告訴大家不要猜,絕對石正麗連個屁都不是,她只能告訴你這個病毒怎麽發生了,這個病毒怎麽研究的過程。至于誰放的爲啥放的,她根本不可能知道。大家用腦子想想,如果她真的知道,早就被尅了。知情者是不可能讓她活到現在,還在這邊蹦跶,還發微博,怎麽可能,常識。更不是郭德銀,郭德銀絕對是個關鍵人物,但不是他。但是我們要的這個人就是直接命令和參與者,比這個人牛。還有你不知道你從來沒聽說的名字,但非常關鍵非常牛,但不一定是直接參與者。另外的人就是直接—肩上帶星的,帶星的,帶星的,別想,別想那麽多。

2020年9月13日
我們一位堅定的戰友從公安部退休了,帶著妻子回到了鄉村的老家待了幾個月,在上星期終于出來了。到了某國以後給我打電話,真是這這這一個這麽硬的警察救了我們很多戰友,說我能出來七哥就是相信你那句話,我得活著,我終于活著出來了。大家你們未來會看到這位警察哥們出來怎麽爆料,他會告訴你他們是怎麽來殘害新疆、西藏、蒙古、香港的這些孩子香港的這些人的。我們會,記住我說的話,我們會有十個、百個、千個、萬個像科學家這樣的英雄出來,你看我們的科學家在西方引起的。

2020年9月22日晚間路德時評
路德:這裏頭啊,別忘了啊,那天實際上有一個重要信息啊、大家有沒有考慮到、這個裏面,別忘了那天這個比爾格滋曾經寫過說過;又一個軍方的啊,病毒研究的人,已經跑到歐洲了。是不是?大家想想、記得沒有?

博博士:對、對、是的

路德:據我了解啊、這個人跑到歐洲的、他是在四月份就已經出來了,四、五月份。因爲他、然後跟他有關系的很多人都被抓了。是不是?他跑出來以後啊,很多人被抓了,所以這個周育森;大家想想大家聯想一下,聯想一下啊,什麽情況?艾麗女士可以啊,聯想一下啊、腦動一下

艾麗:這個、對啊,這個肯定是跟他相關的。這就是、其實我剛才一直想說一個詞,這叫狡兔死,走狗烹、就是所有爲中共做事的事情,你看看你幹了這麽多,你一輩子的研究來搞這個,你覺得這是你的一個事業啊,但是中共在背後作爲牽線的這個,你是那個木偶、他是牽線的人,他就是;你、用完了你、轉頭就可以把你做掉,就可以把你殺死,就是你只要用途用完了,所以我不知道最後一個做作、給爲中共做做完病毒的人,他會是怎麽樣死的下場,都非常可悲的啊,所以這個就是說,跑到那麽就回到這個,嗯,其實文貴先生很早就講到,說到歐洲他都不敢來美國,因爲他太熟悉了,他可能實際上就是這個、裏邊這個主要負責人之一啊,主要負責人之一。他這麽知情,他甚至連美國都不敢來、他如此的知情,那你想一想,整個中共國的這條網絡、甚至是這個項目是怎麽分包出去的?是怎麽綜合的?所有的一切的詳細可能他都知道。那麽在這條線上做。做這個病毒的各大研究所、各大科研院校,這個軍事研究所、是不是裏面的負責人都有關系,哪一個項目是誰負責,那麽這些情況裏、這些人會不會跟他有聯動,會不會跟他有聯動跟他一起出去逃跑,那麽中共就是先下手爲強,就像當時你看對闫博士,她還好,在香港,那麽她周圍的人、是怎麽樣對她的?這個下的死命令啊,這就是要、文貴先生老說這是格殺令。就是對這些人進行追殺、絕對不能放出去證據,因爲這牽扯到中共的核心機密,和他這個組織的存亡啊。所以、我覺得、這個這裏邊有多少人會被抓,無聲無息的消失掉。你想闫博士都親自說嘛,這個心跳加快兩天,一下你就心髒病就死了。你他們搞生物研究的做這些東西太容易了。一無反掌、從研究室裏面拿點東西回來、就把別人幹掉了,所以我覺得這個、真是挺可怕的。好、路德

路德:告訴大家還有一個人,也是一個病毒研究的大老,也死了、也是突然間死的啊。過幾天我們給大家爆、也是心髒病突發。所以、闫博士上一次啊,說是心髒病心髒問題啊這個,大家想想這個,剛才艾麗女士說的太對了。對他們來說,你去查你根本查不出來,反正就心髒突然就不行了,闫博士自己是親身體會的,絕對親身體會,她自己是搞醫的,她很清楚啊,她的心髒完全不對勁啊,那幾天啊,她只要給飯裏頭放一點,一種什麽什麽藥啊,讓你就心髒、心律失常,然後再刺激下、生一下氣、可能人就死了。

2020年9月23日路德時評:
今天路德再次爆料闫麗夢博士被老公在煎雞蛋裏放毒藥,她老公給闫博士煎兩個雞蛋,闫博士只吃了一個,然後昏睡一整天,一直到下午還叫闫博士快點吃另一個煎蛋,這男人沒有一點愛闫博士的心,完全變成中共殺人工具,另一個PLA逃到歐洲的專家是冠狀病毒合成的領導人之一,他出逃以後和他有關的人全部被抓。

2020年11月26日
當我們都說感恩的時候,有多少戰友像我們的科學家一樣在默默的付出。我們今天待在英國的、歐洲的那位科學家、不敢來美國的,給我發信息祝我感恩節快樂。過了一會又跟我說, 相信闫麗夢會很孤獨、 和我一樣,我們是再也回不了中國了。我就特別不爽,給他說:我說爲啥你回不了中國,就是因爲你不敢來美國,你懦弱、你自私、你不敢像闫麗夢博士一樣、像天使一樣敢來美國。不就是一死嗎?你來美國,我說你在總統大選前站在白宮,和闫麗夢博士一起舉起手來,我告訴你們美國人:病毒哪來的? 我的手幹過什麽?我手裏有什麽文件?我有什麽視頻?昌平防化學院幹了啥?武漢實驗室咋回事?遼甯的地下基地咋回事?北京鳳凰山基地、軍隊那塊到底咋回事?如果你是一個軍人、生化武器專家,和闫麗夢博士站在一起,拿著視頻和文件,人類將奉你爲神。放著神你不當 ,你想當那個隱藏起來的、牢騷滿腹的這麽一個人,你不孤獨誰孤獨?我不相信闫麗夢博士內心是孤獨的,她是幸福的。她看到手機上多少人在感謝這位天使,她的人生已經達到了常人永遠沒有的高度。即使今天停了她都是人類的天使,你能做到嗎?因爲你沒有神 ,你懼怕生死,你沒有信仰,很有可能你會死的很慘,希望你現在看我直播別生氣。他作爲一個崇尚科學的人士,對我們的博博士、艾麗博士、安紅、墨博士都充滿了感激佩服,但是他就是考慮個人和家人的利益,他不敢。因爲他沒有神,因爲他沒有信仰。

2020年12月8日
我們的闫(麗夢)科學家,據說啊聽說我夢見瞎說的啊,某國領導人說,“闫麗夢給我們帶來的信息和她的勇敢,必須讓我們重新審視中國人的和共産黨的不一樣。所有這些年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每個人都應該得到我們的保護。都是我們要尊重的人感謝的人”。這是某個國家領導人說的啊。聽說大發脾氣拍桌子,暴怒爆罵。
爲什麽這麽說?爲什麽TA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每個人都值得他們尊重、值得(他們)感激?爲什麽說闫麗夢叫他們重新審視?確實中國人和共産黨不一樣。也就是說打擊的時候必須把中國人和共産黨分開。爲什麽啊?兄弟姐妹們。
你們有時間扯淡花兩、三個小時,抱著手機,劃手機能劃三、四個小時,看一個那些所謂的永遠在曆史中說今天的王八蛋們。一看就幾個小時,你們沒有時間看真相。你沒有時間去看聽一聽咱們說真話,那你就去(看假新聞)吧!隨你的便吧!
多少人呐把那些十幾年、二十年這幫王八蛋天天在YouTube上講,幾十萬的關注量,成天就呆在一個屋裏說,就拿嘴說,沒一次說對過,哎就有人看。但是戰友們,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冷靜,越不要驕傲,不能傲躁。貪嗔癡慢疑,那個慢不能有,癡不能有,疑更不能有。

我們昨天出來的這些人當中都是各領域最牛的人。然後今天早上告訴我說,“七哥,你放心,我會讓你的GTV、GNews、咱們的蓋特,絕對超過所有的媒體平台。我掌握的這些絕密數據都可以大大地幫到你”。
在歐洲的這位生物學家,確實他(的)擔心對,不來美國,不相信美國是對的。你看美國這,他要來了早死了可能是。說我們保護闫博士真不容易,我們這個傻乎乎的闫博士跟個小姑娘似的天真的不得了。她不知道保護她有多難!
這位咱們戰友,在歐洲這個今天早上說,“文貴,我現在真的想考慮放下一切了”。我一點不爲難他,我說,“你隨便啊”。我說,“你的同事都沒啦,你的研究所都已經種上樹啦,都鏟平啦,你還不合作嘛。來美國,跟美國合作,死了也值”。你跟誰合作去,你不跟美國合作?
美國有壞人,可美國這個國家機器她是正常的。你這個…美國她還有法律。美國這個國家是個最明智的民族,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沒有…那些因爲憤怒說話過分還在按照法律、按照程序,大家還都冷靜。這就是一個文明的國家,她是一個比較明智、比較冷靜,非常遵守規則的。你不能被那幾個人所影響,這樣的國家是可以信賴的。
有所謂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深層政府還有什麽沼澤地,還是影子政府那都是見不得人的。真正的光明正大還是美國的合法政府,還是絕大多數美國人民是好人。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每時每刻都在創造曆史、改變人類的命運。”

2020年12月18日
有和閆麗夢博士一樣重要,職位還高的人站出來,指證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過去這一個月最想等的就是這件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MLYG777

1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