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08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如果美國人民對我們的選舉不信任,那麽我們的國家就不復存在。這不僅是選舉,更是此時此地要面對的問題。我們已經進行了選舉,川普總統贏得了壓倒性勝利。

班農先生:我們不是在冷戰中,這是壹場熱戰,是中共發起的網絡超限戰,經濟超限戰和病毒超限戰的熱戰。他們把美國高級政府官員彭佩奧和納瓦羅說成是戰爭罪犯,而推特則任其在推特上傳播!但是我們的總統發布推文,推特就給標記封號。Twitter,這是為什麽?

《環球時報》就是中文的翻譯版。等到那壹天,中國老百姓在西方同盟的幫助下推翻了中共,這就是我們這裏節目的目的,世界將在武漢對妳們進行審判,陪審團將是中國人民!我們有妳們的犯罪證據,我們還要在中國拿到更多妳們犯罪的證據。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我在《完美騙局》報告之後,又進壹步調查了六個戰場州這種協調戰略是如何進行的,民主黨采取了壹系列協調策略,投票箱,郵遞選票,缺席選票,改變法律規則,有時甚至打破規則。這種協調壹致的策略可以追溯到數年前,我認為它可能始於2016年大選之夜,當得知川普贏得了大選那壹刻就開始了,可見整個過程的陰險之處。

不要忘記,微弱的選票優勢與所有這些戰場州的潛在非法選票數量相比,喬·拜登的勝利顯得蒼白無力,佐治亞州是最大的盜竊案之壹。現在只是記錄非法選票的問題,無論是喬治亞州的認證,還是威斯康星州的各種非法選民,或是賓夕法尼亞州的糾正選票。看到這種大規模的欺騙,CNN還能說壹切都是毫無根據的嗎?

昨天我和密歇根州共和黨方面的立法機關最高工作人員的談話,真的令人不寒而栗。讓我們的聽眾見識壹下這些沼澤地的人,他們控制著國會山,我們給他看實錘證據,如僵屍選民,沒有選民身份驗證的174,000名選民,投票機問題,但他根本不想聽。

我想說的是,我們現在推動證明選舉欺詐的唯壹方法,是施加越來越大的公眾壓力,這就是您的節目中有世界上最聰明的觀眾力量,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給戰場州的共和黨人施加了更大的壓力。貼上他們的照片,姓名和職務,電子郵件,要求他們做正確的事情。

關於救濟法案我將向總統私下推薦,總統說了,每個家庭要有2000美元,而不給沼澤地壹分錢。我要提醒大家,在選舉之前,我們有壹個出色的法案,該法案實際上將幫助面臨遷離和強迫停業的小型企業以及失業的人們,最重要的是,法案還將帶回我們的工作崗位,讓我們可以制造自己的藥品和口罩,但南希佩洛西將該法案擱置了兩個月,因為她不想在選舉日之前讓川普總統獲得勝利。現在,我們看到的法案是個什麽東西?

朱利安尼市長,是挽救我們的憲法,挽救我們共和國的首席戰略家。他說,如果華盛頓將軍能夠在1776年聖誕節做到,今天的聖誕節我們就可以為爭取自由而戰鬥。

朱利安尼市長:我們現在實際上勝利在望,因為我們在五個州都有進展,取得了大量證據足以輕松證明拜登沒有獲勝,同樣可以容易地證明,川普確實贏得了選舉。

在亞利桑那州,如果去除所有非法選票,那麽川普將以大約50,000票贏得亞利桑那州的勝利。

在賓夕法尼亞州,有60萬以上的未寄出選票郵件,那意味著它們是在選舉日之後印刷的。

不同人關註不同非法選票問題,彼得·納瓦羅的報告出色地表現出技術部分的欺詐。 在密歇根州,壹位持反對意見的人,並不是說他不認為發生欺詐,但由於投票機報告過於復雜麻煩。現在他完全改變了立場,並說服了大約十或十二位立法者。

佐治亞州被盜了4萬張選票,這不是猜測,也不是政治宣傳或政治手段。因此,我們必須讓那裏的共和黨人中重新拿出勇氣。最初沒有人相信,現在已經有¾相信這些證據了。

  • 關於被遺忘的戰爭:總統自2017年起就計劃將我們男男女女的軍人帶回美國,但全球化主義者不允許他這麽做

斯科蒂·尼爾(Scotty Neil)少校,美國自由釀酒廠和綠色貝雷帽首席運營官:9.11之後,我們是派往阿富汗的第壹批軍人,之後五年的聖誕節都在不同營地度過。2004年,我們在幼發拉底河上的壹個團隊,每個人每天都在受到不斷的攻擊。星期五我們爬到了壹棵棕櫚樹上,放了壹些彩色的燈,我們說這是我們的最後壹次,這將是聖誕節,我們非常享受。那時沒有現在這樣的電話和家人通話。這些都是美國士兵在派往國外服役時慶祝的小勝利。現在我的兒子還在阿富汗。

在那兒的軍人有時會感到被遺忘,我們必須花費時間,用各種聲音告訴他們,他們沒有被遺忘。

特吉·吉爾(Tej Gill),前海軍海豹退伍軍人及“戰爭之路”的創始人:從2001年到2014年,十三年來,幾乎不間斷地部署在海外。當他們結婚且有了孩子,這很難。 但是我們有衛星電話,我們可以打電話回家。知道嗎,聖誕節期間送給我們的最好禮物,是在聖誕節夜或聖誕節那天執行任務,甚至是派往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我們可以發揮自己的最大才能。我很榮幸能夠為國家服務。

孩子們的聖誕賀卡和來信,常常真的是我們在外服役人員收到的,令我們感動的禮物。

戰爭之路項目是籌款活動,是制作愛國T恤,有T恤,帽子,帽衫。我們不喜歡跪下求助。我們最開始是制作“希拉裏·克林頓殺死我的朋友”襯衫,是因為班加西隊的海豹隊被殺,他們都是我的密友和隊友。我們用這種項目支持美國和退伍軍人,並延續聖誕節的精神。

克裏斯·弗蘭納裏(Chris Flannery),美國故事播客:1776年聖誕節,有數千個美國人在賓夕法尼亞州特拉華河的壹側紮營,所有人對1776年聖誕節前夕那壹刻的想法是, 戰爭結束了,美國輸了,我們沒有機會獲勝。

他們實際上從長島壹直到布魯克林再到曼哈頓,再到白雪皚皚的平原,壹直到新澤西州,遭受了壹次又壹次的失敗,華盛頓是如何說服他的軍事委員會采取這個戰役的? 因為:所處的絕境,取勝的必要,和華盛頓非凡的決心和永不退卻的勇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