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之外,還有一個“魯班工坊”

內新聞/素材:Y.M.O 校對:老螞蟻666

2020年12月22日,在中共教育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司長、港澳台辦公室主任劉錦表示,2019年在我國學習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生占比達54.1%。同年,中國與俄羅斯雙向留學交流人員規模突破10萬人。

目前,我國各級各類教育赴境外辦學穩步推進,發布《高等學校赴境外辦學指南》,加快“魯班工坊”建設,啓動中國特色海外國際學校建設試點。今年9月1日,迪拜中國國際學校作爲首批試點正式開學。

以上這些是當天新聞發布會涉及的一部分內容,如果用熱搜的方式去看這次發布會的話題,通常會發現有這麽一句話,“70個國家將中文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國外約2500萬人正在學漢語”。這句話倒並沒有給我留下什麽特別感覺,畢竟只是羅織“假大空”名目而已。不過整場發布會中有一個名詞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魯班工坊。之後我就去檢索了一下相關資料,發現這個名詞背後的來龍去脈並不簡單。

當我剛看到這名詞,第一想法是CCP什麽時候打出來“魯班工坊”這個名頭。第二想法是這個名頭和“孔子學院”也太像了吧。如果按照CCP自己的描述,魯班工坊就是職業教育版的孔子學院,以天津作爲國家現代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示範區探索的優質教育資源爲支撐,讓中國職業教育優秀成果帶動中國技術和産品走出去,爲中國與其他國家合作提供支撐。這套說辭看上去還像那麽回事,除了“高大上”的211、985,我們職業技術教育好成果也有很多是可以向外分享的。但實際上真是如此嗎?這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呢?

首先,繼孔子之後,魯班成爲了又一個被CCP糟蹋的對象。最可笑的是,CCP對外宣稱,這兩個以中國古代名人命名的教育機構,全都是對外交流中國優秀成果的。但這70年來,無論是馬列主義還是藝術建築設計,CCP有自主創造的麽。除了文革大字報的批鬥口號,除了中國特色新聞聯播的辭令。CCP你創新了啥?外國人需要你這個優秀成果?通過對外間諜活動,你偷盜拷貝其他發達國家人才創新的成果,真的是爲了造福牆內大衆的麽?其實只是爲少數幾個用社會主義包裝的權貴主義盜國賊家族統治服務。大國制造也只是偷來的一個個的豆腐渣工程罷了。

剛剛解析了一個響亮的名頭的由來,這兩個機構的創立日期也值得一番探究。孔子學院創立于2004年11月21日,而首個魯班工坊是在2016年于泰國成立的。大家都知道,CCP的曆任領導人都要假模假樣拿出自己的一套東西來刷黨魁曆史地位的存在感,比如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這些大外宣機構也是在此背景下産生的。按照成立年份孔子學院就是江胡時期的産物,而習近平上台之後的“倒加速”表現大家有目共睹,作爲世界聞名的“加速師”也不甘落後、力爭上遊,就需要創造出一個新東西,所以2016年魯班工坊就誕生了。

當然魯班工坊的出現絕對不是一個孤立事件,那同一時期還發生了什麽呢?自然能聯想到同時期的一帶一路、大國制造,包括亞投行這些相關名詞。魯班工坊主營職業技術教育相關,當然包含了工業制造。畢竟如果“一帶一路”要輸出中共式基建的活,沒有技術勞工是不行的,輸出大量本國的勞動力肯定不劃算,因此只有在當地培養技工這個辦法,魯班工坊也就應運而生,成爲中共戰略布局的配套産物。

另外關于孔子學院與魯班工坊兩者,我自己還有一些猜想。遍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成立時間更久,知名度也更高,自然也更容易被別人發現其中的勾兌和陰謀,在明面上起到“擋槍”作用。而魯班工坊相比就更隱蔽和安全。對于習近平派勢力來說,孔子學院因目的不純遭受世界各國的排斥打擊也無所謂。因爲魯班工坊建立之後,主要是用來配合一帶一路戰略布局的,所以主要基地在一帶一路沿線。明面上有孔子學院“擋槍”既掩護魯班工坊發展,又能順便打擊政敵的海外勢力,一舉兩得多好啊。

路德這幾天節目都在講,美國在對于中共企事業制裁時,要小心提防其“換皮”的行爲,那樣制裁就毫無價值和意義。魯班工坊其實就是一次典型的“換皮”示範。雖然和孔子學院在教學領域上有一定區別,但基本框架和主要目的是一樣的。希望所有正義力量圍追堵截打擊中共的時候,不要讓它有金蟬脫殼的機會。除了主攻手——正義“盟”的力量,我們每個輔攻手——秉持正道主義的戰友,都參與進來,多一雙眼睛就能少一點死角。

不僅爲了避免更多祖先的美名被CCP冠名糟蹋了。更爲了自己及子孫的未來永不爲奴,新中國聯邦,沒你不行!

本文章僅代表本人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
http://www.moe.gov.cn/fbh/live/2020/52834/twwd/202012/t20201222_506910.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MLYG777

1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