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與司法部門的卑鄙行徑

翻譯/簡評 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文萊

圖片來源:U.S.NEWS

據來自DJHJ傳媒的裏奇·威爾士(Rich Welsh)12月23日報道,密歇根州總檢察長民主黨人達娜·內塞爾(Dana Nessel)表示,她將對檢察官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其他律師進行制裁,理由是這些律師在提起訴訟以挑戰密歇根州總統選舉的結果時做出了“故意虛假陳述”。

引發此次法律戰的開始是一個視頻記錄了共和黨檢票員被趕出選票中心,而民主黨的選票員則在選票中心的窗戶上貼了白板以使共和黨觀察員看不到他們在做什麽。如果此事屬實,內塞爾作為密歇根州總檢察長應因疏忽而起訴,因為她顯然沒有盡到自身的職責以確保自由公正的選舉。美國憲法保障每個州實行共和制政府,而密歇根州行政和司法部門的行為違反了憲法。

據《底特律新聞》(Detroit News)周二報道,密歇根州總檢察長對記者說,她還打算追究法院的費用,並向律師申訴委員會提起訴訟。內塞爾與底特律市(Detroit)以及韋恩縣(Wayne County)的律師羅伯特·戴維斯(Robert Davis)一起,要求對代表共和黨人的代理人實施制裁,以謀求推翻州選舉。讀者們應該知道,韋恩縣有70個轄區統計數字不平衡,這是因為實際投票數多於登記的投票人數。還有更多的骯臟的手段出現在了此次總統大選。

民主黨人表示,唐納德·川普總統在密歇根州以154,000張選票輸給了喬·拜登。選舉後不久,鮑威爾等人就大規模選民欺詐行為提出了指控,並提起了一些訴訟,試圖在法庭上證明這些指控並阻止選舉獲得認證。這些努力沒有取得成功,因為法官也參與了欺詐行為。迄今為止,包括美國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內所有拒絕該案的法官都基於技術的理由。由於沒有“證據“,法院關閉了訴訟,所有左派人士才近乎瘋狂。目前有大量的證據表明,民主黨在2020年大選中欺騙了後期選舉進程,而法官們堅定地聲稱沒有證據,這實在是荒謬至極。

戴維斯(Davis)的律師安德魯·帕特森(Andrew Paterson)向美國密歇根州東部地區地方法院提出了一項訴訟,要求對代表六名密歇根州共和黨人的律師實施制裁,這些律師要求法院宣布特朗普為密歇根州大選獲勝者。他們所做的並不違法也不應受到制裁,但這就是民主黨人所做的。他們一貫地先做些不合情理的事情,然後追著妳“咬著妳“,就好像妳是做錯事的人一樣。這些行為是他們選舉舞弊的一部分,要激怒並要求對方是壞人。令人感到惡心。

帕特森要求法院制裁“原告及其律師的過分行為,因為他們顯然提出了瑣碎的論點,並利用司法制度獲得了空前的救濟,以滿足原告的自私和破壞性的政治議程。”司法系統的創建正是滿足於他們的使用。他們有密歇根州選舉舞弊的證據的同時並尋求司法救濟。該動議引用了美國法典,該法令允許法官要求律師支付“過高的成本,費用和律師費”,以用於“在任何情況下可無理地增加訴訟程序”。

戴維斯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執照律師會故意向法院提出虛假和誤導性的誓章和訴狀,以剝奪數百萬密歇根州居民的公民權。” “不僅應該對這些人及其律師進行財務制裁,而且還應禁止他們在密歇根州東區的聯邦法院執業。”

律師們應該就戴維斯對他們的指控提起訴訟,因為他對反對選舉欺詐的律師所持的突出態度浪費了法院的時間。如果沒有任何誤導性的誓章,他怎麽知道法院永遠不會接受此案呢?更甚的是,沒有發現戴維斯的宣誓書,因此他一定在說謊。

底特律市也在尋求對律師的制裁。當然是這樣,因為有罪的民主黨人喜歡對侮辱加重侮辱。該市政府指出:“關於在TCF中心處理和制表該市缺席選票的欺詐行為的指控已被所有考慮過該案的法院拒絕。如果此訴訟中的任何主張都有根據,那麽在那些案件中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如果按照他們的思路,當所有共和黨觀察員被趕出選票中心怎麽辦?其實,將白板粘在計票中心的窗戶上以防共和黨觀察員就此一項就可以被認定是選票欺詐行為。

簡評:

總統大選走到如今法律交戰的戰場上,可以震驚地看到,神聖的美國由於精英高層的人性弱點已經出賣了國家和民眾的利益,而今天的正邪大戰的本質就是共產主義是否可實現國際化的終極戰鬥。川普總統4年來為了美國人員的利益而戰,4年後的今天,川普總統則是吹響了正義的號角:為了全人類的利益而戰。爆料革命的推波助瀾,從2017年揭露中共意統天下的政治野心,到如今揭露美國精英與中共的勾兌,4年以來郭先生的情報證實了中共正在逐步地利用共產全球化試圖統治70億“新時代奴隸”。隨著總統宣誓的臨近,爆料革命與正義力量將會如何力斬中共邪靈,拭目以待!

原文連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