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1224:中共對阿裡巴巴反壟斷調查是規避美國法律的苦肉計

撰稿: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據路德社12/24/2020 路德時評(路安墨唐談):川普轉推直指中共並且涵蓋了中共對美和全人類的威脅視頻意味著什麼?阿裡巴巴涉嫌壟斷被中共立案調查意味著什麼? 時間點1:04:33

路德:好的,其實我記得馬雲這個事兒2019年當時在我記得是在8月29號,突然網上爆出阿裡巴巴的法人代表馬雲給換掉了,我當時就說馬雲要離開阿裡巴巴了,後來十天以後馬雲果然宣佈要離開,然後再做一年的董事會主席2020年卸任,首先你看這樣的新聞一出來、這樣的事情一出來,美國人怎麼看的,美國人首先,哇!中國也有反壟斷調查,是不是啊?那意思就是說戳破咱們所說的中共壟斷,明白吧?第二,我們說阿裡巴巴是中共政府、中共軍方控制,他說你看阿裡巴巴是個民營企業照樣被司法立法調查,這是第二點,就是戳破,因為阿裡巴巴在美國可以說是上市公司, 可以說中概股裡最大的,背後是很多利益集團的,阿裡巴巴騙的錢肯定窟窿很難堵得上嘛,它一定要證明阿裡巴巴,因為那個法案對中概股的法案有兩點,第一點要證明你不是中共政府的企業,你要證明你不是中國政府控制,第二點,你要審計,你要把審計報告接受審計,這兩點的話,如何證明你不是中共政府控制,我被共產黨起訴了,你看它立案調查我了,你說我怎麼能是中國政府控制的,就跟很多偽民運,你看我在牆內被抓了,來到美國很輕鬆的就成英雄了,就香港那個蘋果日報一抓你看香港員警抓我,這就是最好的證明,這個證明第一阿裡巴巴在美國中概股它可以活下去,第二個,很多人說它的審計,我覺得阿裡巴巴的財務狀況應該問題不大,明白吧?就你審計怎麼審計你都很難找得到這個影子,為什麼?因為它是大資料呀,它資料量太大了,資料的審計、對互聯網企業的審計是遠遠難於對實體經濟的審計,就跟這次大選一樣,總共阿裡巴巴每天幾十億、上百億多少個訂單,是一年幾千萬或多少個訂單,這種幾千萬裡哪怕找出一百萬個訂單有問題,你都不能證明是它造假,它可以說這一百萬是賠損率或者出錯率屬於出錯率的範圍內,這就是為什麼選票這個概念也是別人死活不認,他說這個是屬於出錯率裡頭,它不是故意的,你不能說我阿裡巴巴故意在造假,所以在審計的角度就算這個法案出來,你去審阿裡巴巴都很難,你從審計的角度你去把它定罪都很難,但是唯一就是驗證你和中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知道吧?如何證明你不屬於中國政府,這一招不就出來了嘛,你看緊接著美國出的對於中概股的叫做審計法案,責任法案,這是第一。這包括螞蟻金服也是一樣,兩個立案調查,那活的是美國的阿裡巴巴上市公司,對內的話,你要知道美國的審計、美國的反壟斷法是什麼,你真正是把它拆分,真正地拆分,就像以前的AT&T,拆分完跟原來的根本沒有一毛錢關係,你把股份都賣掉,你的股東就不是拆分之後的股東,但中共所謂的壟斷再怎麼拆分,就跟以前電信拆分成聯通、移動拆成聯通什麼網通還都是一家的,它回頭這個壟斷進行立案調查就算拆分一萬個都是它一家的,只是多開幾個營業執照而已,多開幾個銀行帳戶而已,就這麼簡單,真正地把美國給忽悠了,我們就告訴它美國不可能這麼容易被忽悠,就你做個這麼簡單的立案調查就可以證明你和中共政府沒關係,怎麼可能,最終是情報,因為你像這兩天,為什麼一直搞阿裡巴巴、炒阿裡巴巴,就這原因。還有一點,馬雲這個事情上如果接下去可能會出問題,把他打成出問題的人, 馬雲跑到海外來了,你想如果他跑到海外來了,他啥概念,他也爆料他就可以收割所有咱們這個、就演雙簧嘛,然後讓共產黨又逃此一劫,都有可能,所以說這個局是為後面真正美國要把,中概股肯定是死定了,就是怎麼也要活幾支,阿裡巴巴是他們一定要讓阿裡巴巴活,別的是沒辦法,證據太多了,什麼中移動中聯通那百分之百中共的企業,什麼鐵建什麼這個建那個建還包括什麼航太那百分之百是中共的企業,股份裡頭都有國資委,阿裡巴巴不屬於,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讓阿裡巴巴活下來,演這個戲搞一下,反正拆分無所謂嘛,你馬雲就做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還可以起別的重要的作用,你看BBC都在宣傳,所有的都在宣傳,就是三十六計苦肉計,然後說白了演一場戲讓美國人看而已。

安紅:謝謝路德的分析呀,此中有真意哈,其實是為了逃脫一下美國的制裁,那麼用阿裡巴巴這個框架來,如果咱們用換位想一下,它一定要保某些骨幹演一齣雙簧,感謝感謝,非常好,第二,我還沒想到路德分析這一點,他們當時鄧就曾經把一些人放出來過,在中國境內大樓上你要鬧騰的話,永遠到了人言鼎沸、群情激憤、議論紛紛,給你放出來你很可能繼續討飯吃在當地也未必能夠得逞,最終還是乖乖跪下膝蓋最終臣伏在中共的石榴裙下或者淫威之下,這樣一操作真的有可能按中共這種佈局的話,有可能還真有一些企業能夠拆分之後保留下來,我們可以腦洞開一下,馬雲要是真的按這種方式跑出來,真的能帶動或者說能吸引一部分人,因為很多人會疑惑,哦,你看到底是咱們說的對、路德社說的對,還是真正他們說的對,那馬雲既然能出來,說明他的阿裡巴巴還真的不是百分之百跟中共勾兌、也不是百分之百由中共操縱的,那真能造成一種幻像,那能不能得逞呢,這個要打一個大問號;第三呢,美國可能也一開始有一部分人依舊會認為中共還有反壟斷法,以為中共國還是一個法治國家,因為身邊還有一些戰友也在說,有極個別的在說,哎呀你看這不是還是有法可依的嘛,其實真正不是,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百姓們還會認為既然馬雲可以跑到美國來,那說明還不全是百分之百由中共操作的,那本身這種假相我們希望用我們的口傳播真相把它徹底戳穿。

路德:你看它是只是做反壟斷調查,沒做別的調查,如果對阿裡巴巴進行刑事調查、偷稅漏稅我還真相信你,因為那時候你美國的股票還真受影響,這反壟斷是給你貼個高帽子,你什麼罪?長得太漂亮了,所以以後因為你太漂亮,所以以後你不能再什麼什麼什麼,上電視啊,這是一個肯定,這典型就反壟斷你把中國市場都壟斷得這麼多了,而反壟斷在美國根本就不是一個刑事的罪,只是一個民事的事情,反而來驗證阿裡巴巴實力很強大,都壟斷中國市場,就算怎麼拆分,在美國再拆分三個四個,每一個別人一算,哇,這個阿裡巴巴都就算拆分了哪怕有百分之二十的中國市場那也不得了,拆分成三個四個,估計阿裡巴巴拆分下來的股票都會狂漲,這又是又把美國人又吸進去了,還有一點,現在美國一定是要阿裡巴巴出具一個證明,因為法律已經出來了,首當其衝一定是阿裡巴巴、騰訊這種公司,證明你不是中共企業,或者要對它進行各種美國的調查,它回頭拿著這個東西,從法律的角度講,我們一切要從法律角度講,法律角度它就有一個立案調查,拿這個立案調查它就啥都解決了,至少往後拖,如果他說你這個立案調查還不夠,那行,拆分,說不定過兩天它就拆分了,中共要判這個東西太簡單了,兩天走個過場,把阿裡巴巴拆分,拆分了,那你在美國,那美國你的律師你怎麼打都打不贏這個官司,就你美國的律師說阿裡巴巴是中共的,你根本就打不贏,絕對打不過,它可以反告你,說你這是政治陷害什麼什麼,我根本不是中共的,你看中共都對我進行拆分了,對我進行立案調查了,所以這一切都是,所以中共啊就接下來到美國的這些企業都是會有一種企業,我當時一直在想這個招中共怎麼破解,今天我總算想明白了,中共到時候到美國上市的都會用這一招,立案調查,被中共調查等等當然啦都是一些好的調查案子而不是刑事調查,不是像文貴先生那種,你這個什麼偷稅漏稅,大連那個什麼沒收股票(強迫交易罪),不是那種調查,而是這種表面上的一些不牽扯到刑事、不牽扯到違反美國證券委員會的法律的一些這種立案調查,它絕對會出一個法律就針對美國,美國這項調查沒問題,在美國不影響上市,哇,那行,所有的都朝這條路上走,過兩天你看騰訊也是一樣,微信涉嫌壟斷,因為騰訊也在美國上市嘛,進行立案調查,然後還有哪一家,涉嫌在行業中壟斷調查,全部都壟斷,啪啪啪全部一個個全都被調查了,都活了,在美國全活了,知道吧?有幾個,這就是中共的美國道高一尺中共邪高一丈。

墨博士:就是說我們一直說中共國內實際上最沒有應該有的就是反壟斷法,因為中共實際是只有唯一的壟斷就是中共壟斷,所有的人是在中共的壟斷下的分銷商,所以說中共實際最不應該有壟斷,如果中共有反壟斷法的話應該把中共幹掉,這就是中共真正應該反壟斷的事情,現在中共有反壟斷法就給阿裡巴巴跟馬雲造成一個形勢,就像路德先生說的,我非常同意,而且這個分析非常開腦洞就讓我們大開眼界,這裡邊就是即使阿裡巴巴有問題,它的反壟斷法就會造成一種拆分,如果審計有問題的,阿裡巴巴可以拋掉、拆分,留下審計沒有的部分可以重組公司在美國上市完全達到美國的要求,中共一定是在做這樣的準備,只要有一條活路中共就可以苟延殘喘,為什麼?它的外匯、它的國外的流動資金就可以繼續存活下去,因為錢是中共在海外藍金黃的根本,只要有它的活動經費,它就有辦法以後起死回生,這個是非常重要,但是就像我們說的我們路德社已經爆出來了,川普總統那裡有多少這種精英和專家肯定不會看不出來,就是看怎麼下手,而且中共的跳騰很可能是再給美國一個把柄,為什麼?你出來的時候不是簡單單的叫做重組上市,實際上你背後的目的很大,就像這麼多的公司只有馬雲的阿裡巴巴能叫什麼,周瑜打黃蓋給你送出來,那你這個黃蓋肯定不是簡單的人物,有可能是背後的任務和黑招有可能是更多。

路德:剛才墨博士說的很對,阿裡巴巴你說它財務造不造假,百分之百造假,就是剛才說的,它回頭說的拆分就是財務拆分嘛,一看造假的扔到一邊賬也扔了,拆分成另一塊,在美國上市的就是絕對能接受你審計的,然後又立案調查了,兩點都解決了,美國上市成功一點問題都沒有,然後繼續股市繼續漲,另外一個拆分的沒上市,拆分的都是一些爛帳,把那些爛帳的放到一邊, 這就是中共玩的,這一招還有螞蟻金服為什麼之前暫停上市,這就是中共知道了這個法案絕對通過,在這個時候你上市這不是找打嗎,過兩天你就要退市了,這個時候上市第一你的報表基本上都是造假,螞蟻金服, 第二你剛上市就要把你的審計的東西拿出來,你還來不及拆分啊,你來不及玩這一招,明白不,你剛上市你就說壟斷你就要拆分那怎麼玩,所以證監會說不讓螞蟻金服上市,沒通過就是這原因,趕緊先不上市、趕緊想對策,把這個該怎麼拆分怎麼拆分,根據美國最新的法案,就是這樣,他們這個等於說,只要阿裡巴巴這一條路走通了,就意味著它新的一條路又搭建成功了,這裡頭就很多的利益群體就華爾街的給它服務的證券審計師,至少先把審計師搞定,搞定審計這個行業,會計這個行業它已經搞定了,然後根據新的法案它就得要來玩新的玩法,就是這樣,因為你審計你立案調查這四個字你怎麼證明,美國的律師肯定給他出招了,你就用這個方式來證明,最終法庭只要通過,打一個官司說這個立案調查就足以證明你和中國政府沒有關係的話,那這就是法律了。未來所有的企業在美國上市都來個立案調查,那就是法律,你就證明跟中國政府,因為我之前咱們做節目,咱們專門說怎麼證明你跟中國政府沒關係呀,是不是啊,真想不出來,沒想到中共真牛腦子真管用,立馬想出來了立案調查就沒關係了,這所以你看它只要把立案調查再在法庭上過個堂、蓋個章,就相當於判例法,就美國的所有的一套全部自然而然就成了,這是阿裡巴巴這個是叫做國家市場總監,那以後地方政府也可以給你立案調查一下,那個政府給你立案調查一下,茲這個誰誰有限責任公司在北京市違反了北京市的壟斷行為,你在北京市的壟斷,或者接下來墨博士什麼材料行業在材料行業壟斷、涉嫌壟斷,你在某個行業都可以給你立案調查,每個行業你賣個羊肉串,在羊肉串列業立案調查,因為你涉嫌本地某個區域的壟斷,這個壟斷調查會一個接一個各個地方都在用,反正開個單子就行了,然後跑到美國直接就可以上市,。

唐博士:我想中共肯定是得到了華爾街、美國內奸叛徒還有美國一些其他勾兌的律師事務所出的這些餿點子,但是我相信既然這些餿點子已經被點破了,它是不會得逞的,首先一點他們的目的就是化整為零,你不是美國已經瞄準了它的大的目標了嗎?他把大的靶子給拆成幾個靶子,然後讓你一下子打不著了,然後來個偷樑換柱,然後起到這個作用,但是我們不要忘了,這馬雲他自己就說他就是共產黨員,對不對?當時在兩會的時候,他跟馬化騰脖子上都掛著一個大的牌子,跟一個免死金牌一樣,那就是共產黨給他們的,他自己都說了他是共產黨員,而且他上市的時候還隱瞞了他是共產黨員的這條資訊,所以他沒有辦法把他的真正的阿裡巴巴完全跟中共和中共的政府掛出去,另外他想使這個苦肉計他即使跑到國外來,你要是當黃蓋那你得真有點黃蓋的勇氣才行,美國有實錘的證據,不是說空口白牙,有情報的證據,有各種各樣各方面的證據,你做得假你幹的這些事情包括你怎麼偷美國的大資料,這都有確鑿的,光有這些小手段沒有用處,我相信他只要出來正好自投羅網,那你黃蓋願意過來的話,那整好,多挨幾個棍子而已。(以下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