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觀察】由“燕子”方芳看中共極權治下鏡花水月的女權

作者:卡拉馬佐夫姐姐【㊙️翻Gnews原創組】
校對:萌萌的朋克

圖片來源:www.bldaily.com

近幾周,美國多家媒體爆出中共間諜方芳(音譯)色誘滲透多名美國政客,包括加州眾議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壹埃裏克·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且該新聞熱度不減,持續發酵。但方芳只是眾多被中共控制的 “燕子”(女間諜)之壹。她們主要通過自身的女性魅力,再加上其他方面某些出眾的能力,宛如壹只只端坐在網中央的蜘蛛,等著壹只又壹只“獵物”自投羅網。這些“獵物”就是西方各路權貴,包括政客以及商界、學界、工業界要人。獵物數量是有限的,而中共最擅長“人海戰術”,當其豢養的“蜘蛛”足夠多時,就有足夠比例有權勢的“獵物”深陷其中、動彈不得,積累到壹定數量,量變引發質變,如此攫獲對自由世界的控制權。以方芳為代表的各路女諜個個貌美如花,出入各種觥籌交錯的社交場合遊刃有余,看似光鮮,實則毫無自由可言,她們就是中共的工具、奴隸。中共把她們變成了魔鬼的鉤子,利用人性中好色的弱點去勾引西方有影響力的人士,達到目的後,估計不少“燕子”身心俱毀。

筆者以女性視角來看,被中共利用的女性豈止方芳這樣的女間諜,中共極權治下的所有女性,七十年來無壹幸免成為中共實現各種各樣“偉大目標”的工具: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中共極權利用西方女性主義思潮的開端

早在十八世紀末,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撰寫的《女權辯護》(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標誌著西方女性主義的開端。經過壹個世紀多的各種思潮與運動,至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二戰結束之時,早已形成滔天巨浪,席卷了整個西方世界。筆者相信,當時女性主義者的初衷是偉大的,目的是要給女性更大的自由,把女性從男權社會體系被奴役的處境中解放出來,當時的代表作是存在主義哲學家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撰寫的《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e),此書為女性主義提供了系統性的理論框架,是女權主義思想史上的壹座裏程碑,深刻改變了二戰後全世界女性的處境。

女性主義代表思想家波伏娃與其伴侶薩特在北京,攝於1955年

對於各種各樣的新思潮、新想法,中共壹貫的套路都是先利用,占領道德制高點和思想控制權,最終這個新想法壹定會被中共帶歪。當時風靡全西方的女性主義也難逃厄運。乘著西方左派存在主義女權思潮的東風,毛澤東喊出了當時最響亮的洗腦口號之壹——“婦女能頂半邊天”,鼓勵(忽悠)女人和男人壹起加入壹個個莫名其妙的“社會主義大生產”項目。乍壹看,跟中共聲稱的“舊社會”相比,女人不再被約束在家庭的小天地裏,而且男女壹起工作,看著挺有道理,其本質卻是利用女權思潮來打破傳統的父權體制,這樣才能把權力集中到中共自己身上。換句話說,中國女性從未擁有過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女權,不是在父權體系下被男權思想奴役,就是在極權體系下被共產黨奴役,說到底就是換了個奴隸主而已。最惡劣的是,毛澤東鼓吹的“婦女能頂半邊天”給女人們造成壹種自己解放了的假象,讓她們被奴役而不自知,實則只是從壹個牢籠跳進了另壹個牢籠。而且,相比舊牢籠中或多或少會有家庭的愛和溫暖,這個新牢籠是用國家機器鑄就的,更加堅固,毫無人性。

中共治下七十年:中國女人的身體由最高領袖說了算

“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著生殖器。”郭文貴先生這句生動的順口溜絕非誇大其詞。與“婦女能頂半邊天”這種洗腦口號幾乎同時出現的,還有“人多力量大”、“英雄母親”之類。意思就是女人不僅要跟男人壹起幹活,還得幹男人不能幹的——為國家生孩子,生得越多越好。那時絕大多數人都吃不飽,還要響應各種各樣神經兮兮的“運動”消耗能量,女人還得被迫拼命生孩子,“最高領袖的意誌”嚴重違反能量守恒定律,簡直是把女人往死裏整。請問這是哪門子女權?連小命都快被折騰沒了。

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中共突然來了180度大轉彎,實行“計劃生育”,壹家只準生壹個娃,生完了不管女人願不願意,拖去上環,那環就逐漸長在肉裏,幾十年後把環硬生生地從身體裏出來時,早已連著肉,根本分不開,想想都疼。如果壹不小心又懷孕了,也不管女人願不願意,也不管胎兒長多大了,直接拖去流產,女人的子宮甚至整個身體根本不是自己說了算。中共要妳多生就多生,要妳少生就少生。過去女人的身體受家族與父權制控制,現在牢牢被中共控制,反正不是自己控制。

圖片來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34446343

千禧年之後:大城市偽布爾喬亞女權興起,終是鏡花水月

二十壹世紀後,大城市陸陸續續出現了所謂“中產”女性(此處中產打了引號是因為在共產主義國度沒有有產者,除了盜國賊),她們頗有小資情調地討論實際生活中關於女權的話題,比如男女各賺多少錢,男女如何分擔家務,女性的職業發展,等等。這些討論本身沒有錯,錯在看似歲月靜好地討論時,中共極權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因為所有人包括女性壹直被中共奴役著,從來沒有自由。漸漸地,關於女性主義的討論不知怎麼變了味,這個話題逐漸淪為轉移社會主要矛盾(共產黨對老百姓的壓迫)的主要話題之壹,變成挑撥夫妻關系、家庭關系的利器。而“發動群眾鬥群眾”可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此時“女權”不幸變成了中共挑撥離間的又壹個工具。

如今人口增長速度下降得厲害,中共眼看韭菜不夠用了,又逼著女人多生孩子,於是開始汙名化女權,忽悠女性“回歸傳統”。這麼折騰壹大圈,好不容易冒出來的壹點點女性主義的苗頭又被扼殺了,理由又是冠冕堂皇的“為大局著想”、“為國家著想”。

圖片來源:https://www.sohu.com/a/257833123_604477

真女權的希望:女權即人權

從中共殘害、奴役女性的歷史可見,他們既不信“婦女能頂半邊天”,也不信“傳統父權社會”。他們只有壹個目的:把權力牢牢抓在自己手裏,其他這個權、那個權都是工具,有用的時候拿來當拐棍,沒用的時候扔壹邊順便再罵幾句罷了。

說到底,女權即人權。有中共極權在,就不可能有人權,因而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女權。好在令大家充滿希望的是,即使在中共高壓洗腦統治下,依然有許多人格獨立、智慧勇敢的女性站了出來,比如羽壇女皇葉釗穎女士、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等。她們事業傑出、不畏強權、向往自由,這才是女性主義理想的樣子,即活出壹個大寫的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