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改,無懼“喝茶”

前言:文初

爆料革命進入關鍵階段,土共即將土崩瓦解,很多戰友們可能會因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新中國聯邦建設而被“喝茶”,本人也因宗教信仰問題和早期支持爆料革命多次被有關部門請去喝茶。近日翻出此文,分享給戰友們以提供借鑒,此文出處系一位死磕派律師哥們兩年前發給我的,作者已無從考證,經電話咨詢發我的律師朋友同意後,分享給戰友們。

作者:佚名 配圖:小艾

6月19日上午10點半,像往常一樣超市買完菜回家,院子口停著一輛不多見的警務大巴,當時覺得奇怪,隱隱覺得是來找自己的。

上樓過程中未發現異常,結果最後半層樓到家門口轉個彎一排制服堵在門口,其中一個問我姓名。數了數一共來了六個人,兩便裝四制服。

禮貌的問詢他們找我有什麼事,為首的說需要找我瞭解一下情況,要去家裡看看。打開門把他們請進屋,四下打量了一下之後說家裡的情況我們瞭解了,現在不太方便說你的情況,需要進一步配合他們去所里做個詢問筆錄並且出示了警官證。

沒有理由不配合警方詢問,於是給朋友打了個電話簡單告知情況(法律規定的擁有的權利,但只能打一個電話,之後為首的警官全程盯緊你的電話不讓再使用,甚至還想代為保管)之後跟著上車,採取的是押送嫌犯座位,坐在沒有車門不能開窗的一側,身前身後都有制服貼著。

車上我就開始直說,要問我什麼情況現在能告訴我了嗎。出示過警官證的C警官(坐在我身邊)就問我,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我說我真的不清楚,我什麼也沒做,如果你們告訴我具體哪方面事情,我肯定配合你們有問必答。

前排的警官扭頭質問“你是不是在網上發帖說了杭康的事情”,我一聽心裡大概有底了,便回答說我並沒有在網上發任何有關杭康言論的帖子。但是既然您們找到我來了,肯定是我說過什麼我也知道。C警官接話說對啊你認個錯沒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是什麼過激言論。我說我知道是什麼事情了,我跟人吵架被她舉報了。我發過一條關於杭康的朋友圈,我認為杭康人的行為是愛國的並且有勇氣的。然後那個人就說了一些讓我不舒服的話,我一生氣就把她拉黑刪除了。然後您們就找上來了,這不是她舉報的是什麼。C警官說那就行了,去所里再詳細講吧。

到所里走程式接受詢問做筆錄,按照我在車上說的,很快做完了問詢,C警官問我杭康的事情在哪裡看到的,我說我是在“油管”看的,C警官又問我怎麼看到的,我說是通過梯子軟體。要我出示梯子軟體給他看,我說我跟那個人吵完架拉黑之後就刪了。這個時候進來了一位便裝的眼鏡仔開始接手我的筆錄,C警官稱他為“專家”(實際應該為網警)。

“專家”一來氣勢凌厲連環發問,問我最近有沒有去過境外,家裡有沒有人去過境外,梯子是誰提供給我的,有沒有在網上發過杭康的事情。我均一一作答,他不滿意我關於梯子的說法,要我提供下載方法給他看,我說這個比較復雜,要搜百度,然後一個個去找別人的翻牆經驗貼子,按照提示找到網址,再下載安裝,在這里沒法演示給你看。

專家不滿意,於是提示我“你是不是在群里說過杭康油行特首發表聲明撤銷反送C”,我否認。專家於是大怒,說我不老實是個無賴,他見得多了。我說我配合你們的工作有問必答,但沒說的我就是沒說,這沒必要撒謊。如果你有證據說我說過,能不能給我看一下讓我回憶起來我什麼時候說的。專家氣急敗壞,說我小事非要搞成大事,現在就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條例,計算機使用安全什麼的,使用翻牆軟體行為已經構成違法,要進行處罰。期間他多次拿起我的手機,手動查找他需要的內容(主要是微信聊天記錄),然而微信號因為早就被麻花疼永封了,他沒能查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來。

我可以明顯感覺到,負責搞笑的“專家”都不知道自己要查的是什麼,因為他最後質問我是不是在網上說過“杭康油行特首發表聲明撤銷反送C”,而這句話我是根本沒說過的。為了這句話我到底說沒說過我跟專家有了一場毫不退讓的但是態度非常配合的對話,畢竟他說話時候代表的是體制這種可以輕易碾碎我的自由的東西。

隨後是列印筆錄,簽字按手印採取指紋生理標記,手機被拿走說是要讀取信息。簽《權利與義務告知書》,然後請進詢問室讓等待。

就一直把我晾在詢問室,找個年長的便裝陪我坐著等(也是去我家裡的一位)。我跟他閑聊,說我真心希望郭嘉越來越好,只有郭嘉越來越好了,我們才可以生活得越好。也提出了一些他沒有去想過的問題:為什麼前幾任上大家都過得挺好,錢好賺也有錢花世界很太平。而現在您為了我這種事情加班加點那麼辛苦,工資也沒有漲,物價卻越來越貴了,一個西瓜就要60塊了。他想了想說道:美國還是太壞了,就是不想讓我們過得好。

期間他們換了一次崗,另一位去我家裡的便裝陪我又坐了一個小時。我們也閑聊,他向我說起了他的兒子,大概是他兒子跟我年紀相仿的原因。他說他兒子畢業後不好好搞,學的土木工程,畢業應聘去了中建三局被外派,一個月1800塊錢人曬得跟非洲人一樣。後來辭工跳槽沒了企業編制幾經波折現在人在廣州做事,也有兩萬多工資雖然買房買車了,但是太累想回武漢來,而他不同意因為在武漢沒有那麼好的發展前途,也是擔憂以後怎麼辦。我想了想,什麼也沒說,畢竟他兒子已經不在讓他覺得生活有保障的這個體制里了。

在這幾個小時里我也整理了一下思路捋了一遍所有的過程,下麵說重點:

1.手機上的微信聊天記錄是他們要找的重要內容,如果你手機清空了聊天記錄,刪除了朋友圈內容,他們就無法從你手機固定證據對你進行處罰。

2.大數據後台雖然對手機有監控,但是只要不涉及當下鄭智熱點敏感詞不會觸發維穩機制。正話反說有效,錯別字創新詞無法識別,至少他們無法在你手機的海量信息檢索裡面查找到他們想要的內容,除非你被人惡意截圖舉報了。

3.蘋果無法用機器掃描內容,只能人工翻看。

4.自己手機上沒有的內容無需承認是自己說的,法院認定有效的證據也必須是從你手機上面能夠調取出來查看固定的證據。如果他們在你手機查不到想要的內容,會用誘導威逼利誘哄騙各種手段讓你自己主動交代並且錄入詢問筆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自己想明白。

5.不出賣任何朋友,因為牽扯到的人越多,他們就越容易往“勾結境外勢力煽動顛覆破壞郭嘉”上靠,切記。
6.他們問你想好了再答,沒問的一律不答,做到態度上誠懇配合警察工作。大部分底層辦案都是走程式,並不想真的為難你,認清這點大家都OK。

7.本例中的“網警專家”是極壞的,會用他有限的學校偵查理論來唬你。比如向我提問有沒有說過那些話,我剛回答沒有他便馬上聲色俱厲喝問到還沒問是什麼你怎麼就說沒有。企圖證明他的智商和”邏輯“比你高明,讓你交代問題。

大概被扣押三個小時後,出具了行政處罰通知一式四份簽字畫押。但是卻不提供給我,我伸出手想拿一份被下達通知的辦案警官(比C警官更高級別)拿回去了。因為鉗制言論自由這種事情,本身就是不能見光的,而這種處罰如果被拿到世界人權組織曝光就是標準人權案例,迫害公民的基本言論自由權利。

這個警官最後把我送出了詢問室,並且告誡我說:你可以關心政治,但是不要隨便發表言論。

最後我想引用歷史上著名的反抗納粹遇害的白玫瑰組織主要成員及領導者—我是你們的良心,21歲的慕尼黑大學學生蘇菲.紹爾的遺言作為本記結尾致詞:

“我們並不沉默。我們讓你們良心不安,白玫瑰不讓你們安寧。”
審核:Ivy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