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崩盤的大勢已無法改變它將伴隨共產黨一起崩潰

作者:小慧

近日,中共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日前發布了《中國住房大數據分析報告(2020)》,報告顯示,從2019年10月到2020年10月,有9個城市的房價年度跌幅在5%以上,最高年度跌幅為9%。

和歷史房價的峰值對比,從各城市房價歷史高點至2020年10月,有20個城市距最高點房價的下跌幅度在10%以上,其中9個城市距最高點房價下跌幅度在15%以上:廊坊(-46.9%)、青島(-22.8%)、天津(-21.8%)、肇慶(-19.3%)、石家莊(-18)、海口(-17.8%)、濟南(-17.5%)、北京(-15.8%)、西雙版納(-15.4%)、保定(-13.8%)、北海(-13.2%)、鄭州(-13.1%)、中山(-11.9%)。河北廊坊是下跌幅度最高的城市,達46.9%,直轄市天津相較峰值下跌20%以上。這9個城市多數都位於北方地區,且以京津冀城市為主。

對於房價下跌的原因,報導表示,2017年,北京及環京地區出台史上最嚴樓市調控。環京樓市在堪比一二線城市的樓市調控壓力之下,房價出現明顯下降。而三四線城市房價下跌是因為棚改貨幣化的支撐能量不足,之前三四線城市房價上漲主要得益於棚改貨幣化的推動,但是2020年,大陸棚改規模大幅腰斬,絕大多數省份基本已經接近收官。

對於共產黨給出的答案,把房價下跌歸因於調控,那隻能說是欲蓋彌彰、胡說八道。同樣是調控,為什麼其它城市房價沒有這麼大幅度的下降,這些城市房價下降大部分出現在去年10月和今年10月之間有的甚至是三年前已步入下跌軌道,實際情況無非就是一下幾點:

1,經濟崩潰,大量人口失業。

中共病毒疫情給世界各國的經濟都造成了重創,大批人失業。但是中共政府從沒有公開承認疫情也使很多中國人失業。直至近日有官方學者透露了中國失業大軍的大概規模(這是絕對被美化的數據)。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簡稱“北大國發院”)院長姚洋近日表示,他們的一項調查顯示,有兩成人處於失業或半失業狀態,由此可以推算中國的失業人口恐怕高達上億人,明顯高於官方的統計數字。

儘管中共宣傳受疫情直接影響的時間較短,但疫情實際對中共國內經濟的衝擊是無法挽回的。今年第一季度,絕大多數中小企業、特別是服務業企業被迫關門。而對於這些利潤微薄的企業來說,關門對於其中的大多數企業意味著講是永遠消失。企業倒閉勢必會增加失業率。姚洋透露,北大國發院六月底曾做過一項六千多人的網絡調查,調查顯示失業率高達15%,另有5%處於半失業狀態。考慮到中國有七億多就業人口,按兩成失業率計算,當時就有上億人失業。如此龐大的失業人口,顯然與政府部門當時所說的“全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有重大出入。就已共產黨研究機構給出的失業數據已經讓人瞠目結舌,何況真實情況呢!那還有錢買房子、消費啊!

2、經濟問題才是核心原因。

僅僅是今年中共病毒疫情3個月內,就有2996家影視公司破產,12000多家教育培訓公司消失,11000家旅遊企業倒閉,50000多家小餐館關門轉讓。不完全統計最終第一季度有超過46萬家公司停止營業,其中過一半的公司營業已超過3年。龐大的企業倒閉數據顯示了中共病毒疫情對中共國經濟的破壞,真可謂是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從2020年1月中共國廣義貨幣M2首次超過200萬億,距離2013年3月突破100萬億還不到7年。過去四十年,中共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年均增速15%,1998-2017年M2增長了16倍,從各類資產價格表現看,絕大部分的工業品、大宗商品、債券、銀行理財等收益率都大幅跑輸,只有少數的一二線地價房價、醫療教育等服務類產品、股票市場上的核心資產等收益率跑贏這台印鈔機。而自從疫情之後,中共推出新基建,貨幣超發的速度更是有增無減。

截至2019年底,中共國的國外債務為2.05萬億美元。目前,中共國的債券市場規模居世界第二位,已接近100萬億。加上國債地方債的近60億的債務。保守估計中共國債務高達300萬億之多。能查到的根據國際金融研究所(IFF)的估計,2020年第一季度,中共國的國內債務總額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17%,高於2019年第四季度的300%,為歷史最高水平。另外,根據中共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的估計,2019年底,中共國的債務總額與GDP之比為245.4%。

這些觸目驚心的數據背後隱含了中共國經濟實則已然崩潰,沒有一個數據是可以支撐如今這的房價,道理很簡單,經濟完蛋,沒有收入怎麼買房子!何況中共在主動打壓房地產搞計劃經濟。如今美國針對中共的製裁已進入加速車道,結果必然是行將朽木的中共經濟更快的崩塌,建在經濟之上的房地產也必將隨之一起崩潰。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