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書事件是韓正牽頭滅爆小組針對法治基金的行動因暴露而夭折

撰稿: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據路德社12/23/2020 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川普為什麼否決國防授權法案?國會有把握否決川普否決權嗎?班農採訪閆麗夢博士透露出的時間點1:11:50

路德:我來給大家解讀一下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很多人現在非常關心,就是遺囑的事情,為什麼說鳳凰農場的這個遺囑還有有些農場也有,為什麼說是一個很重的一個致命傷,這個事情絕對是天意,天意讓爆料革命、文貴先生發現,然後真正地解決。這絕對是天意讓這起事件在這個時候被發現,否則整個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法治基金等可能全部被一鍋端。這個局太大太大,因為我看了很多份遺囑,別人都是這樣寫的,一張紙上、一張紙上,說我自願把我的什麼什麼哪些部分,它一張紙上寫了幾個東西,第一、把GTV繼承給誰;第二,一部分錢捐給法治基金,這是第二點;第三點,一部分錢捐給舉個例子了,因為每個不一樣,一部分捐給什麼鳳凰農場,一部分捐給什麼什麼別的新中國聯邦建設。就是把這幾個東西 擺在一起,博博士你看到這幾個東西擺到一起是啥概念,想過沒有,博博士,你可能有沒有意識到這個多恐怖。

博博士:這個感覺有點像可能以後授人以柄的感覺,把這些東西都這樣的擺出來的話,以後很容易形成糾紛這樣的東西,

路德:不,絕對不僅僅是糾紛,這是局,這是一個大局,這個東西擺到一起就相當於,舉個例子,有誰誰誰寫了一個東西說我把這個遺囑把哪幾個人,第一博博士、第二個本拉登、第三個再擺一個誰誰幾個恐怖分子,那你說你博博士你還有,並且不只一個是這樣寫,五百個人都這樣寫,你說你和他沒關係,別人都會說你和他有關係。

博博士:這個太邪惡了,這個跳進黃河洗不清啊,而且就是說被寫遺囑的人也沒招誰惹誰啊, 就直接被寫上去,跟別人列在一起,所以這個也太邪惡了。

路德:大家想過沒有,就擺在一起,這就是它故意擺在一起。

博博士:尤其是路德說很多人一起這樣寫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路德:回頭很多人一起,給你作證。

博博士:對,如果一個兩個還好說,如果很多人一起的話問題就大了。

路德:就這裡頭他回頭他可以,你看任何一個點他去擊破,比如說什麼農場現在在什麼滅賊行動,這滅賊行動有一個人在那裡搞點事,然後,那等於說回頭這一堆人都出來,你看這麼多所有的東西全部在裡頭,這不就跟那個我們現在用RICO法案來滅中共,那中共也可以用美國的法律來搞你呀,第一、它直接回頭它找幾個自己的證人太容易了,它找幾十個證人,對中共來說太簡單了;第二,事件它也很容易呀,它直接搞些人來做事件就行了;第三,然後這裡頭策反一些,就像黑手黨當時黑幫策反一些人,做所謂的污點證人,這一系列東西往那一做,等於說每張紙都是這幾個放在一起,這幾個放在一起,當你說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和這個沒關係的時候別人都說你有關係,我們的法治基金和這個沒關係,它都是有關係的,冠博士,你說是不是啊?

冠博士:是的,這個就可以看到背後布的一個局,通過中共這種全方位行為來想辦法創造條件。

路德:這個局很大,今天我們只說這一點,後面還有更重要的局,最終的其實就是對準法治基金,因為法治基金第一,因為CPP要做啥證據它都做得了,當然啦這個東西絕對不是SARA她主動去做的,SARA他們真正要害(人)的話,SARA就不會把公告寫出來,她就會私底下做,做完以後,突然一天,你想想過兩三個月以後,她做的事件和所有東西都具備的時候,你還不知道你還有這麼多人寫了遺囑,啪一下出來的時候,那就很恐怖,SARA她就把這個公告寫出來,寫出來,欸,據今天文貴先生跟我說,他說滅爆小組、韓正領導的滅爆小組非常生氣,說提早暴露,這本來這是一個大局,再過三到四個月,我告訴大家這可能真的是一鍋端,這個一鍋端是真正的大家一點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他會把法治基金扯進去,而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牽扯到的事情,就會牽扯很多政治上的一些東西 ,因為法治基金是可以做政治遊說的。SARA這絕對是被人利用了,那毫無疑問,否則如果SARA跟他們是一夥的,她不可能還傻乎乎地寫個公告,她應該私底下暗暗地準備準備幾百個,慢慢地準備,準備完以後,啪一下出來,並且把這些所有的遺囑全部在律師認證,是不是?全部律師驗證,然後這所有東西就是實錘,然後幾十個、上百個全部都是把這個列在一起,你想想這是啥概念,這是第一點;第二點,這裡面寫這些東西有一個重要點,就相當於這個騙保一樣,這個保費騙保不也是有的時候是這樣,然後寫個遺囑是誰,寫個受益人是誰,這裡頭也是;還有一點很多都寫什麼遺產留給家人,他裡面寫誰誰誰哪個家人,這其實就是一種洗錢的方式,他回頭說你這麼多遺囑通過新中國聯邦什麼什麼來洗錢,所有的這些、這個局是很深,因為很多事情現在我還不方便說,所以我支支吾吾,要到一定時候才能說出來,反正告訴大家滅爆小組現在,這是天意呀,不經意化解一個這麼重大的一個危機,再過一段時間,三到四個月,它等於說它有一個包圍圈,就像美國現在對中共的包圍圈,它也有個包圍圈,它是一點一點,現在等於說這個包圍圈還沒有圍攏,中間有縫,出去了,但是再過三四個月它所有的包圍圈證據啊全給你做實,它自己造的讓人它潛伏的人做的證據,潛伏的人做的事件全部做實的時候,這個包圍圈就鐵了,就圍攏了。所以啊,你看這個為什麼這些五毛天天說這些東西,這其實就是他們做的包圍圈。很多,現在我先暫時說一點。

艾麗:對呀,這個先說這件事情,這個如果是這樣講的話,我們在想新中國聯邦要打造一個能接中共盤的人,中共是不會讓你做成的,它一定會垂死掙扎,我們可以看到剛才路德講到的這場角力,韓正牽頭的滅爆小組,就是一定要把爆料革命、把你真正在國際上形成信譽的,就用你的矛戳你的盾,因為我們要建立一個有信用的聯邦,我們已經在美國依靠美國的法律來建立這樣的,然後用為美國的包括救美國人命和世界人民的覺醒、看清中共,做了這麼多貢獻積攢的這些信用形成的這樣一個NGO,像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這樣的實體,那麼它就要把你打破,當大家想一下當它如果寫了遺產,如果這個人被意外地被幹掉了,那麼你就成了一個無頭的案,它可以任意地去指控你,說你去參與了黑社會的行動,這就徹底把法治基金的信用打掉了,我們一直在講,驗真不容易,但是驗偽很容易,它只要給你做一件讓你犯法翻不了身的事情,我們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在海外的新中國聯邦的這樣的集結的一個團體,雖然是一個NGO的團體,但是她也是代表了這樣的信用,所以它就要把你的信用打垮,讓世界看著說,欸,我有做實的東西,然後全面地利用它的大外宣,現在還能指揮得動的全球的這些媒體,來搞死你、搞臭你,然後徹底地搞砸你,這是他們的目的。因為他們砸了,他們不希望任何能夠有能力、有實力拼盤新中國,而新中國人民的希望就是新中國聯邦和相關的這些農場和機構,這是救人的機構。它把一個救人的機構,讓每一個機構都讓你惹上,特別是SARA這樣的目標比較大的鳳凰農場,讓你惹上一身的官司、麻煩,讓你無休無止追纏,然後在媒體上對你打擊,所以這個是非常邪惡的,我們要看到,中共不死國難世界的難就不止,就是這樣。它還會用什麼邪招都不用想, 所有惡招、邪招都能用,它從物理上讓你消失都可以幹到,可以發話1月6號之前讓川普總統消失,還有什麼幹不出來的這種邪惡的這些招數。(以下略)

綜述:在這場正義與邪惡的終極之戰中,每位戰友不僅要有辨別善惡的智商和情商,還要有和邪惡戰鬥的技謀,光有善良的心和追求正義的理想和信仰還遠遠不夠,SARA公告的遺書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大部分戰友對SARA根本不會有任何戒備之心,所以在善良的SARA被蒙蔽之下,會有很多人上當因為這樣的上當給每個參與其間的戰友帶來危險,這又何其不是遺囑事件的另一個最大的傷害面呢?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