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債市實為黑天鵝孵化基地,崩盤在劫難逃

圖片來源:weixinnu.com

據《福布斯》記者撰文稱,中共國的詹姆斯•卡維爾(James Carville)時刻或許已經到來。這個梗已經有些年頭,最早要從1993年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被債市圍困說起。當時,任何關於白宮可能擴大預算赤字的風吹草動都能讓債券收益率一飛沖天。這讓身為比爾•克林頓高級顧問的卡維爾坐不住了,他調侃說:“我常常想,如果輪回存在,我想投胎做總統或者教皇或者棒球明星。但現在我希望自己化身債券市場——你可以震住所有人。”

這正是此刻中共國債市的真實寫照。中共政府治下的債券市場規模高達15萬億美元,頻繁的大額拋售令一尊習近平越來越難淡定。最近幾個月的損失為近13年之最。股市波動與債市截然不同。習執政期間,A股已經產生數次極端波動。最慘烈的一次发生在2015年,上證指數在數周內狂瀉30%。當時,中共決策層的應對策略毫無章法,為了“止瀉”,該用的不該用的金融工具全招呼上了,可謂昏招叠出——放松杠桿和法定準備金率,關掉 IPO(首次公開募股),停止數千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允許賭徒抵押房產獲取炒股資金,以居心叵測的愛國主義之名慫恿普通百姓“為國接盤”。

反觀債券市場,最近市場情緒變糟很大程度上反應了違約激增。中共病毒亂象與習去金融杠桿的初衷背道而馳。這種沖突源於中共妄想填補從11月到12月產生的約9000億美元資金缺口。此番波動不僅讓中共體制措手不及,更讓外界看到中共國已經陷入高達15萬億美元的金融困境。說得直白一點,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焦頭爛額的根源是不切實際。如果習的嘍啰們再不上心,債市將給習政府帶來難以預見的麻煩。誰也無法幸免於中共國15萬億美元的“不切實際”難題。正如卡維爾27年之前的金句所言,債券可沒這麽簡單。

2015年,習政府允許佳兆業集團(Kaisa Group Holdings)違約美元債券,讓這家大陸地產開发商第一個吃了螃蟹。然而,由此帶來的副作用讓中共高層大跌眼鏡——不僅導致A股暴跌,而且讓中共國企業走回了“不擇手段促增長”的老路。接踵而來的是川普總統(Donald Trump)於2017年发起的貿易戰,數千億美元大陸商品被加征高額關稅,這成了中共擱置結構性改革的另一個借口。多年前,中共決策層就希望“馴服”的影子銀行市場,在貿易戰的副作用下,“腫脹”到了13萬億美元的規模。誠然,中共政府現在回歸到了去杠桿模式,相比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或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中共國央行大大收緊了貨幣刺激政策。但過去幾年債務和信貸激增讓中共政府劇烈失衡。

習於2012年末掌權,成為了幾十年來權力最大的中共國領導人,上任之初承諾尊重市場規律,減少政府幹預。這對於實現“國退民進”至關重要。2021年已經臨近,中共國卻要面對車拉馬的窘境。毫無疑問,中共國龐大的經濟體量和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給投資者們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中共政府穩步誘來後者,循序漸進打入全球性股票指數(由明晟(MSCI)編制的各種指數)和債券指數(英國富時指數,FTSE Russell)。然而,考慮到習當政的8年期間,黑箱操作“遍地開花”,究竟有多少債務無法被償還無從得知,中共國金融體系尚不足以進入黃金時段。這是習時代的諷刺之處。

眼下,“過剩與違約齊飛”在中共國愈演愈烈,部分歸因於新冠病毒帶來的破壞,還有與日俱增的外國投機客紮堆進入中共債市的沖動。這類賭徒就是卡維爾當時所稱的“債券義和團”。這些聲名狼藉的玩家會自作主張把他們認為不明智或危險的政府、貨幣或企業政策拉出來“遊街”。他們通過推高債券收益率和抵制債權拍賣來刷存在感,從而提高政府的借貸成本。可悲的是,這樣的金融流氓卻被中共政府奉為上賓。

與此同時,中共在國內大開倒車。昔非今比的例子不勝枚舉。譬如,90年代末,克林頓訪華期間,時任黨魁江澤民和克林頓“現掛”了一場向全中國和全世界直播的記者會。這在20多年之後的習王朝成了絕唱,盡管中共國已經傲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年,記者和專家們都深信不疑,到2020年,大陸將取得與香港比肩的經濟成就。但近年來,中共國越來越密暗無天日,政治、經濟無不如此,“一國兩制”形同虛設,香港的自主權遭到了喪心病狂的瓦解。

如今,多虧中共見不得光,11月份,外國投資者們被永煤控股債券違約驚掉了下巴,這可是一家AAA級巨型煤礦開采企業。由此觸发了債市大規模拋售,中共國市值4萬億美元的企業債券市場變成了黑天鵝孵化基地,連環爆雷在所難免。當月,中共監管機構承諾對債券市場中的欺詐和違規行為“零容忍”。中共國最大紡織品制造商山東如意科技加入“違約俱樂部”之後,為該公司評級的頂級評級機構,東方金誠受到牽連,遭到證監會嚴厲處罰,被責令進行為期3個月的整改,期間不得承接新的證券評級業務。

評:中共治下,債市、股市、P2P全是一回事,玩的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戲。債券違約並非新事,2016年和2018年都曾发生過集中違約,但涉事企業均以民企為主,2020年的這一輪爆雷以大型國企開局,似乎是對習總加速師狂踩油門的“肯定”。中共病毒遠未結束,短時間內經濟反彈無望,企業資金鏈只會越吃越緊,為了保住烏紗帽,以債還債成了各級政府“幫助”企業的常規操作,雖是飲鴆止渴,但對於末路狂奔的中共來說,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萌萌的朋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