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潘多拉盒子”——中共對美國的駭客攻擊

圖片來源:金融時報

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新聞網報道,2013年前後,美國情報部門註意到了壹個讓人震驚的情況:根據三名前美國官員的說法,當中情局臥底人員飛往非洲和歐洲壹些國家從事敏感工作時,中共情報部門監視著他們的壹舉壹動。在某些情況下,中情局人員剛通過護照檢查後就會被中共盯上。中共的行為是如此光明正大,以至於美國情報官員猜測,中共希望美方知道,他們已經確定了中情局特工的身份,從而擾亂他們的任務;當然也有例外,中共的監視非常隱蔽,只有通過美國間諜機構自身先進的反監視技術才能發現。

中情局壹名前官員稱,中情局壹直在利用中共在海外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來獲得壹些情報。他們在北京找不到中共的痕跡,但在吉布提可以,沿著“壹帶壹路”(中共的萬億美元基礎設施和擴張計劃)圖譜,也可以獲取中共的情報。他還表示,中情局在非洲大力招募 “俄羅斯人和中國人”,中共是知道這種情況的,所以中共通過追蹤美國特工行蹤來“報復“美國的行動。

壹位前情報官員說,這些異常情況 “嚇著了中情局的大領導”,因為中共”本不可能知道”這些中情局臥底人員各種信息的。中情局官員對此百思不得其解,納悶中共到底是如何做到這壹點的。按慣例,中情局可能會搜查內部的“奸細”,找出到底是哪個叛徒將這些信息給了中共。

中情局官員認為這種情況很可能與中共的駭客活動有關。中共的駭客致力於竊取大量敏感的個人隱私信息,如旅行和健康數據,以及美國政府的人事記錄。美國官員認為,中共的情報人員很可能從這些被竊取的資料中找到線索,確定了臥底美國情報人員的真實身份。

對數據的爭奪——控制,保護和竊取數據,以及如何利用數據實現經濟和安全目的——將是中美正面交鋒的戰場。正如中共試圖使用信息戰來作為對抗美國的武器,美國間諜機構也試圖滲透中共的數據庫,並利用自己的大數據能力,試圖確認中共對美國情報人員和行動的了解程度。

美國最高反情報官員威廉·伊凡尼娜(William Evanina)告訴《外交政策》,中共在”全面搜集個人信息資料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中共僅通過網絡攻擊,就竊取了美國大部分民眾的個人數據,包括他們的健康情況、以及財務、旅行和其他敏感信息。

網絡安全服務公司Trinity Cyber的CEO史蒂夫·萊恩(Steve Ryan)說,在情報界,”信息為王,信息越多越好”。在美蘇冷戰時期,情報主要是以零碎和局部的形式出現,現在則是電子攔截和秘密人脈的報告。今天,日常生活的全面數字化創造了大量的數據庫,壹旦進入這些數據庫,就可以獲得所有的情報。

現任和前任美國官員稱,從根本上說,中共相信數據能夠保障安全。在中共面臨內部和外部壓迫的情況下,它確保了政權的穩定。

2010年,壹個新的十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共官員非常憤怒地發現,中央情報局多年來系統性地滲透到了他們的政府中,美國的情治人員被安插到了軍隊、黨組織、情報機構和其他地方。壹位前高級反間諜主管回憶說,憤怒的情緒向上輻射到了”中國政府的最高層”。

隨後,從2010年到大約2012年,中共情報官員利用中情局特工秘密網路通信系統中的壹個缺陷——這個缺陷最早是在伊朗被發現的,德黑蘭很可能把這壹情報分享給了中共——無情地連根拔出了中情局在中共國的人脈網絡,監禁和殺害了數十人。

壹位前中情局高級官員說,中情局對中共國的憤怒和報復性反應並不完全感到意外。”我們經常在內部進行對話,討論如果中情局被中共國同樣程度地滲透,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將如何反應”——也就是說,如果美國官員像中共官員壹樣發現,壹個全球對手已經如此徹底地滲透到他們的隊伍中,他們會有多憤怒。

中共的憤怒不僅僅是因為中情局的滲透,而是因為它暴露了中共的腐敗程度。加入世貿後,中共國發展迅速,成為了世界GDP第二的所謂“富有”國家。平均月收入仍在2000元人民幣以下(按當代匯率計算約為240美元),但官員的非正式收入大大超過了他們的正式工資。壹個不參與腐敗的官員會被同事們視為傻瓜。現金可以買到任何東西,包括官職。

據四名現任和前任官員說,在對隱藏的中情局特工網絡進行調查的過程中,中共官員了解到,中情局正在秘密支付”晉升費”——換句話說,就是賄賂,這在中共官僚體系中升遷是必需的。中情局就是通過這種方式讓”心懷不滿的人升職”。據壹位前中情局高級官員說,那時中共國的腐敗程度相當驚人,”晉升費”有時高達數百萬美元。據另壹名中情局官員說,這些補償有時包括為在外國大學學習的孩子支付昂貴的學費和生活費。

但私下裏,美國官員認為,中共領導人也擔心,腐敗在多大程度上讓中情局滲透到其內部圈子。中情局的成功招募,”顯示了黨的體制性腐敗”。對中共來說,這是壹個全球性的問題。腐敗官員即使在任時沒有被中情局招安,也經常在海外尋求庇護。2012年底,中共最高領導人宣布了壹項新的反腐運動,導致數百萬官員被抓。

據壹位前高級情報分析師稱,2013年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的泄密事件,揭示了美國國家安全局深入滲透了“華為”位於中共國的服務器。這位前分析師說,此後中共官員才開始了解到,互聯網和技術是怎樣徹底地被用來對付他們的,在這之前他們對此幾乎沒有概念。在情報層面,這是他們壹直缺乏的東西,隨後中共也將互聯網作為武器來攻擊美國。

前美國情報官員說,在中共領導人開始整肅之前,中共安全部內普遍存在低層次的腐敗行為,其間諜有時會將行動所得的錢財註入自己的”窩點”。在中共高層的打壓下,這些活動越來越難以為繼。但現任和前任官員表示,中情局在中共國的網絡被發現後,中共開始加強對外反間諜工作。

兩名前中情局官員回憶說,大約在2010年,中共的安全部門已經制定了壹套復雜的計劃,開發了跟蹤航班和乘客名單的數據庫軟件。他們正在積極利用這壹技術進行反間諜活動和獲取情報行動。這兩名前官員還表示,中共不僅加強了中轉樞紐的生物識別技術,還增大了對乘客數據的黑客攻擊力度。可以肯定的是,在發現美國情報機構對其滲透有多深之前,中共已經竊取了大量數據。然而,2010年到2012年之間的動蕩,讓中共加強了警惕。壹位前美國國家安全局高級官員說,正是在這個時候,中共情報機構從僅僅能夠竊取大型數據集,過渡到了從其中快速篩選信息以供使用的程度。美國方面開始觀察到,在數據處理中心也安裝了中共的情報設備。

對於美國情報人員來說,讓中共成功入侵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是十分丟人的。在OPM入侵事件中,中共黑客竊取了2150萬名現任和前任美國官員、他們的配偶以及求職者的詳細、通常是高度敏感的人事數據,包括健康、居住、就業、指紋和財務數據。這些調查可以深入了解個人的精神健康記錄、性史和癖好,以及個人的海外親屬是否可能受到政府勒索。

官員們說,當與旅行細節和其他被竊取的數據配對時,來自OPM漏洞的信息很可能為中共情報部門提供相關的線索,這些信息可以對比出潛在的美國間諜。現在,中共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搜索疑是美國間諜的人。伊凡尼娜說,中共大量收集個人數據,用來追蹤世界各地的持不同政見者或其他被認為是中共敵人的人士。壹位前國家安全高級官員說,美國和中共在全球範圍內的正面交鋒,打開了壹個全球性的潘多拉盒子。

但在OPM違規事件發生後,異常情況開始增多。2012年,美國高級間諜獵手開始對壹些棘手的事情感到頭疼。在壹起案件中,中共特工試圖騷擾和誘騙壹名美國官員的妻子,當時她正陪同孩子們在中共國進行實地考察。

美國前中情局高級官員道格拉斯·懷斯(Douglas Wise)回憶說,壹些人擔心,中共可能故意秘密篡改個人在OPM檔案中的數據,為日後安插特工做準備。中共也可能對OPM數據進行詳細分析,了解美國政府所需人才,以便能滲透美國政府。懷斯說,美國情報機構相應改變了他們招人的篩選程序,預防無孔不入的中共間諜。

中共現在對美國政府系統的運作有了空前的了解。與此同時,美國在與中共打交道時,則是閉著壹只眼睛。隨著中情局精心建立的中共國特工網絡被徹底摧毀,中共的野心也日益膨脹。如何處理中共成了壹個棘手的問題。

評論

中共在硬實力上遠不是美國的對手,但是使用非常規手段是其壹貫的做法。回看1949年潰逃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共對其徹底的滲透讓蔣介石徹底失敗。中共從來都是將美國視為唯壹的敵人,幹掉美國是當前中共領導人最大的心願。美國不斷遭受中共的駭客攻擊,其技術和信息被偷竊,所處的情形與當年的民國政府何其相似。

這篇文章充分驗證了郭文貴先生在2017年發布會上的預警:中共用藍金黃的手段,實施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的3F計劃。當前美國政府內部被中共滲透程度已經難以想象,美國正面臨著生死存亡的選擇。無孔不入的滲透,對潛在美國政府領導人的了如指掌,給了中共更多的底氣來作惡。

中共竊取美國數據,已經釀成大錯,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極大威脅。中共又打開了壹個新的“潘多拉盒子”,多行不義必自斃,美國民意的覺醒已為消滅中共做好了鋪墊。

原文

翻譯:文非

校對:文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