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能否了解大瘟疫的真相?北京“欽定”調查組進入武漢

新聞來源:THE MAIL ON SUNDAY《週日郵報》; 作者:IAN-BIRRELL; 發佈時間:2020年12月19日

翻譯/簡評:狙擊手維克多;校對:SilverSpurs7;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俗話說:“要投毒,先鋪路”。在人類的戰爭史上,生物武器的應用並不多見,因為防住任何病毒都不是最難的事。因此在投毒之前,要先把傳播病毒的高速公路鋪設好,這其中包括事先埋伏假論文和假臨床數據,事先收買國家衛生部門高官,事先收買生物專家和權威學術期刊的評委,壓制涉及其中的醫務人士傳播真相的言論,還有要媒體宣傳配合,乃至反對黨官員的配合。打通越多個環節,病毒的傳播才能越暢通無阻。病毒武器只是此項“大瘟疫宏偉工程”的一部分,中共國在海外幾十年定點藍金黃的積累也必不可少。

本文雖長,但值得閱讀。它為我們詳細揭示了英國慈善基金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北卡大學病毒學教授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數十名諾獎獲得者、世界衛生組織、《柳葉刀》與中共國之間的各種長期勾結,以及他們在追查中共病毒來源真相的過程中扮演了何種角色。

看上去,這些號稱國際權威的生物學專家們都是被中共國耍得團團轉的弱智群體,可他們若真的弱智又是怎麼在專業領域捧杯獲獎的呢?據筆者的個人生活經驗所知,這些專家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在他們能獲得任何學術獎項之前,都必須學會本專業知識和財經、法律、關係學等,就橡木桶理論一樣,但凡缺一門功課,大獎就被別的專家搶走了。因此,答案已在人們心中浮現——勾結與利益,蓄意掩蓋真相!

原文翻譯:

我們還能否了解有關中共國與大瘟疫的真相?北京任命與武漢深度關聯的英國科學家進入世衛Covid-19病毒來源調查組。

我們還能否了解有關中共國和疫情的真相?IAN BIRRELL撰文道,有兩個問題仍在被試圖掩蓋:世衛組織任由北京篩選調查病毒來源的人員,而後者則任命了一名與武漢曾有深度關聯的英國科學家。

來自美國頂級科學家和官方醫生的一些爆炸性電子郵件信息顯示,有人認為Covid-19病毒可能源於人類活動,而非源於動物。

另外還有人質疑,冠狀病毒是否可能是人為設計的。

這些文件顯示,在疫情初期,在美國頂級科學家們向白宮提供的一封關鍵信件中,有一段文字被刪除了,而這段文字提示該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意外洩漏”。

與該項質疑相伴而行的,是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擔憂,後者因其不敢挑戰北京,且任由北京自我調查病毒來源而廣受批評,與此同時,有證據顯示中共國正在愈加增大力度掩蓋疫情爆發事實。

世衛組織任由中共國對參加病毒來源調查的科學家進行篩選,並自行任命十人調查小組,其中一人是英國慈善組織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他的基金曾向一所安全級別很高的武漢病毒實驗室提供資金,幫助其在蝙蝠病毒領域的相關研究,後來該項目由於安全原因被停止。

圖片:位於中共國湖北省武漢市的病毒研究所已保存了超過1500種病毒毒株。這些文件還顯示,在疫情初期,在美國頂級科學家們向白宮提供的一封關鍵信件中,有一段文字被刪除了,這段文字提示該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意外洩漏”。

生態健康聯盟總裁達薩克努力引導人們消除對實驗室洩漏的擔憂,聲稱這是“毫無根據的”陰謀論。另外,他成為《柳葉刀》醫學期刊的疫情起源工作組組長的身份也同樣引起爭議。

儘管查找病毒來源真相對遏制疫情進一步爆發至關重要,一些專家卻在擔心,此等所謂的官方調查將排除Sars-Cov-2(Covid-19的病毒毒株)是人為製造的可能性。

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醫學教授,疫苗首席研究員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說:“很長時間過去了,仍然沒有人對冠狀病毒起源進行有效的獨立調查。”

新發傳染病專家大衛·雷爾曼(David Relman)譴責世衛組織和《柳葉刀》,稱它們“掩蓋問題”,並要求這兩個機構必須“申明”其與中共國的利益衝突,以保持它們的信譽。

他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寫道:“必須使用最佳的科學方法對各種可能性進行系統、客觀的分析,而非僅憑直覺來進行口誅筆伐。”

武漢P4病毒研究所,病毒學家石正麗(圖左)正與她的同事在一起工作。3月5日,另一位人士也加入質疑,懷疑該病毒毒株“可能是人為製造”。

加州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雷爾曼(Relman)同時也向那些否認存在實驗室洩漏可能性的人發起了挑戰,他說:“如果Sars-Cov-2是從實驗室洩露而導致疫情,那麼了解事故鏈條並防止再次發生就變得至關重要。”根據信息自由的要求,北卡羅來納大學流行病學家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發布了數千封敏感電子郵件,這加劇了人們對科學機構試圖通過掩蓋信息以保護業界精英的懷疑。

巴里克(Baric)的團隊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了有爭議的研究,創造了嵌合病毒(新型雜交微生物)以測試蝙蝠病毒感染人類細胞的能力。他承認,可以毫無人為操作痕跡地製造這些病毒。

這位流行病學家參加了政府與大學專家的討論小組,該小組是由美國國土安全部官方召集的,在此之前,一種新型呼吸道病毒在武漢流行並致死多人的信息已經見諸報導。

往來電郵溝通被賦予了“赤色黎明”的滑稽主題標籤。2月10日,這一天,中共國停止將無症狀感染者納入統計數據,此舉令世界感覺疫情正在放緩——前白宮預防災難顧問馬克·基姆(Mark Keim)也加入了該小組。

他向該小組(其中還包括了“對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辦公室”的高級醫學官員)提供了九種“情景假設”,其中明確指出:“新型病毒可能是來自人類行為的結果,而非來自人畜共患。”

中國北京戴著防護口罩的人們走出地下通道。該小組成員正在諮詢律師,因為許多頁的電子郵件似乎已被刪除

基姆(Keim)博士在接受《星期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採訪時說,他希望同行專家們保持開放的態度,並補充說:“我們知道人造病原體和人畜共患病原體都是存在的。” 基姆解釋說,儘管流行病往往來自人畜共患病原體,但科學家只能基於確鑿的證據方可排除某種假設。他說:“當我們提出沒有切實證據的假設時,我們必須保持謹慎。”

3月5日,又一名參與者質疑該病毒株“可能是人為製造”。巴里克堅定地回答說:“絕對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病毒是生物工程的產物。”闡述這段對話的新文件被“美國知情權”組織(US Right To Know)獲得,這是一家致力於調研生物安全的公共衛生研究機構。

該小組正在諮詢律師,因為許多頁的電子郵件似乎已被重新編輯,並且擔心數千個能夠在初始搜索里查到的文件並未實際完成移交。執行董事加里·魯斯金(Gary Ruskin)表示:“我們擔心中美兩國政府可能不會告訴我們有關Sars-Cov-2起源的真相。”

另一組意見交流會則是按照白宮在二月份的要求而展開的,該會議要求美國國家科學院,國家工程學院和國家醫學研究院的頂級專家們評估病毒的來源。

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一名醫護人員正對一名男子進行體溫檢測

最初的答復是說,專家初步觀點認為,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病毒是由人為製造的。但是一個註腳註釋道:“是否應該將’並不排除來自冠狀病毒進化研究實驗室的意外洩漏’添加進去?”

但是,這些文字並未出現在各學院的最後一封信中,也沒有提及病毒感染的結合位點(從第一份草稿開始就要求他們提供)。傳染病專家特雷弗·貝特福德(Trevor Bedford)則警告說,“如果你們要在這兩種情形之間權衡證據,只能說,這兩種情形都有很多證據值得考慮”。

病毒演化專家貝特福德(Bedford)上週解釋說,“我們無法確認到底是通過人畜共患途徑還是實驗室洩漏進入人群”,但是他想排除任何故意投放生物武器的想法。他補充說:“我仍然認為人畜共患途徑是可能性最大的情況,但我仍然認為目前沒有確定的結論”。石正麗是一位著名的武漢病毒學家,她因多年在洞穴中收集蝙蝠病毒樣本而被稱為“蝙蝠女俠”,她曾與巴里克緊密合作,在無法得出關於病毒來源的確定結論之後,她和兩名武漢最高安全等級的病毒實驗室的同事在《自然》雜誌上發文澄清,其中被迫披露了其所收藏的蝙蝠冠狀病毒樣本的詳細信息,並聲稱這些樣本與2012年因類似呼吸道疾病的三名礦工死亡有關。

這份極具影響力的論文發表於中共國遲來的承認病毒人傳人的那一天,該論文揭示了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的存在,該病毒與Sars-Cov-2病毒的關係最近,具有超過96%的遺傳相似性,它(RaTG13)的樣本來自中華菊頭蝠,並保存在他們的實驗室中。

其他專家質疑中共國為什麼不分享有關此毒株的更多信息。後來發現,該名稱從201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描述的一種病毒更名而來,但不同尋常的是,該論文從未被引用,並且未明確闡述該病毒與死亡礦工有關。

受到質疑後,《自然》雜誌命令武漢的科學家們印製了一份“補充材料”,確認該病毒與礦工有關,並且他們在距該市約1,000英里的同一礦洞中還收集了另外八種蝙蝠攜帶的Sars病毒。

《自然》雜誌表示評議已經“提出”,結論是該文件在某些​​細節上“不夠清晰”。一位發言人說:“原始論文中描述的科學發現不會因目前的這些澄清而受影響。”

一位西方專家說:“這份補充材料包含了一些重要更正,但提出的問題多於答案。”他指出,原始文件未顯示病毒與礦工死亡有任何關係,而是聲稱他們死於真菌感染。“為什麼現在觀點突然發生轉變?為什麼初次詢問時他們否認與病毒有關?”

“如果冠狀病毒科學家發現了一種新型病毒毒株,並且有理由相信它可能導致人類死亡,那麼就有很強的動機去嘗試人工再造這種病毒,並對它展開進一步研究。”

他還質問,為什麼武毒所沒有分享其收集的其他八個病毒樣本的基因序列?“’我們怎麼知道這些其他的病毒樣本沒有用於作為製造Covid-19病毒的骨架?”

雷爾曼(Relman)教授還表示,一種合理懷疑是,Sars-Cov-2的基因序列可能“來自蝙蝠病毒樣本,通過基因合成技術再造活性病毒,而後該病毒從實驗室意外洩露。”

新的世衛組織病毒起源調查小組預計將於下個月(在武漢爆發疫情一年多之後)前往中共國。但令人擔憂的是,他們仍在依賴中共國提供的數據,並賦予北京篩選調查組人選的權利。世衛組織發言人稱,只有在接受調查國同意的情況下,才能對該國進行任何調查是一種“慣例”。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仍被包括在有爭議的英國人之中,但由於他存在明顯的利益衝突且觀點強硬,激起了不少質疑。

在《星期日郵報》透露該基金曾為武漢實驗室提供資金之後,美國政府停止了向他的慈善基金提供370萬美元(280萬英鎊)的捐助。《星期日郵報》還透露,該實驗室的高級安全官員去年承認可能存在生物安全問題。

美國的主流健康研究資助機構在後來的一封信中詢問達薩克的“生態健康聯盟”,為什麼武漢研究所“未能注意到蝙蝠病毒是從一個礦洞的蝙蝠樣本中分離出來的,而進入該礦洞的死去礦工的病症“與Covid-19非常相似”。達薩克的慈善機構得獲得了77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支持,該機構抱怨說,他們正開始研究與Covid-19有關的病毒家族,就被莫名其妙地暫停了撥款。

上個月,按照信息自由的要求而公開的一批電子郵件顯示,年薪41萬美元(合303,000英鎊)的達薩克向《柳葉刀》起草了一份聲明,然後說服26位著名科學家聯名簽署了該聲明,譴責“Covid-19 非自然起源純屬陰謀論”。

簽署者包括由《柳葉刀》委員會任命的病毒起源調查組的12名專家中的6名,而達薩克本人是該調查組的組長。

羅格斯大學生物安全專家、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表示,達薩克應被取消資格,因為他與武漢實驗室密切相關,他的加入可能使一切調查結論都淪為“粗暴洗白”。但是,世衛組織Covid-19總幹事大衛·納巴羅(David Nabarro)則辯護說,據他所知,達薩克“在蝙蝠冠狀病毒的專業知識舉世無雙,並且對中共國了解最深” 。根據調查組的調查範圍,尚未發現從蝙蝠到人類的傳播途徑,有趣的是,中共國將截至去年年底的Covid-19確診數增加至124例——較之前41例確診有所增加。

中共國政府一直致力於推崇一個未經證實的理論,即該病毒始於另一個國家,該文件並未排除“病毒可能在其他地方悄悄傳播,然後才感染到武漢人的可能性”。

然而,文件也補充說,自從病毒首次從武漢報導並傳播到世界以來,該病毒一直“非常穩定”,“病毒從首次被發現之時起就非常適合人類傳播”。

這種說法是首次在正式研究報告中發表——由本報在5月份披露——該報告提出了關於“該病毒何以如此容易感染人類”的疑問,它還質疑關於疫情起源於一個武漢野生動物市場的說法,北京政權當月晚些時候否認了這一說法。

同時,中共國首批經歷武漢Covid 19疫情的醫務人員發出了警告,如果他們洩露城中疫情爆發的細節,可能會被指控犯有間諜罪,且可判處死刑(在中共國法院,幾乎所有案件都以定罪告終)。

這是共產黨官員在壓制有關疫情爆發細節的最新的悍然舉動,隨後,他們逮捕了試圖向當地居民發出警告的醫生,並禁止外國專家進入中共國。

這是三個月前實施的,而就在同時,習近平政府正在宣稱他們已成功地控制了境內疫情傳播,進而尋求為中共國打造全球聲譽。保守黨議員兼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疫情爆發之後,在隱瞞的氣氛下,世界已經在為中共國的掩蓋行動付出代價,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似乎比之前更差”。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