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驕傲男孩”英雄群體看中國產生孤膽英雄的土壤


撰稿:空山新雨

校稿、發稿:Candy

美國大選後在華盛頓及全國各地都有抗議大選舞弊的遊行隊伍。在這些遊行人群中有一支“驕傲男孩”隊伍,他們的宗旨:對抗ANTIFA和BLM等恐怖組織。這是一個英雄群體,他們大聲喊著反抗ANTIFA的口號、氣宇軒昂走在大街上,公開向打砸搶燒恐怖分子宣戰,這是一個讓人熱血沸騰,鼓舞人心的場面。

“驕傲男孩”成員不需要動員,不需要啟發教育,他們目標清楚。他們是由相同信仰和理念自發走到一起的英雄群體,他們將對美國社會起到一個穩定和推動作用。

作為華人對此不免觸景生情聯想到中國。中國是一個產生孤膽英雄的國家,如岳飛,文天祥,史可法,袁崇煥,譚嗣同......但這些英雄們的事蹟,讓人看了會感到非常壓抑沉悶。 

為什麼中國常常產生孤膽英雄,這種現象產生的土壤是什麼?即我們的國民性是什麼?
中國自秦以來就是封建集權制,此後,這種政治體制在中國一直延續2000多年。這種體制有兩種維持手段:一文一武。文是在教育上強調服從關係,即君臣關係,絕對的下級服從上級關係。這種關係扼殺了人的追求自由,海闊天空的天性;武是殘酷鎮壓,對有獨立思想、有反抗精神的人進行打壓,其殘酷程度世界之罕見。魯迅在1934年年底的《病後雜談之餘》沉痛地說,“自有歷史以來,中國人是一向被同族和異族屠戮,奴隸,敲掠,刑辱,壓迫下來的,非人類所能忍受的楚毒,也都身受過,每一考查,真教人覺得不像活在人間。”

就是在這樣的文化教育和政權機器的雙重打壓下,中國人的國民性逐漸失去了活力,變得越來越軟弱。失去了產生群體英雄的土壤,失去了英雄輩出的時代。這是我們國家的悲劇,也是我們民族不幸之根源。

也許有人說我們自秦以來也有群體英雄產生的年代,例如朝代末期的各種農民起義軍,嚴格講這不叫英雄群體。凡是英雄一定是利他主義者,且對社會進步有推動作用。讀歷史即可知農民起義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即打倒土豪自己當土豪,推翻舊王朝自己當皇帝。說到底只是城頭變換大王旗,社會制度依舊,鎮壓手段依舊。所以說沒有群體英雄的產生,中國的歷史沒有發展,歷史只是一個怪圈,總是由起點走向起點。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有了歷史不可重演的契機。

在郭文貴覺者的勇敢振臂吶喊下,在西方自由世界的影響下,一些有獨立思考的海內外華人開始勇敢聚焦:大家為了一個共同目標成立了“新中國聯邦”。

產生群體英雄的土壤開始出現,人們開始有了擺脫歷史沉重枷鎖、釋放自由天性的機會。由此我們看到民族希望的曙光,中華民族的自我救贖終於開始了! 

注:近代史恕不評論,爭議太多,而且沒有帶來整體社會進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旧金山金喜农场 Himalaya San Francisco Golden Far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qGgKiTorpar6DADwZjg2w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