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穹頂(十七)——共產主義下的人性

作者: Tito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現在的中國人,追求去哪裏了?憧憬去哪裏了?希望去哪裏了?難道人這壹生,僅僅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圖片來源: 大紀元

回憶中,我不記得什麽共產主義。我記得的是家鄉的河流,是通往學校的橋梁,是三五成群的朋友,是每天放學後和家人的晚飯,是球場的嬉鬧,是天黑後的朗朗星空。

共產主義怎麽實現我不曾在乎。我在乎的是家人健康平安,在乎的是小夥伴能不能帶我壹起玩兒,在乎的是老師今天會不會叫我回答問題,在乎的是班花今天又和誰壹起去玩兒了。

那個時候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在那個叫作家鄉平凡的地方,找壹份平凡的工作,照顧好平凡的家人,娶個平凡的老婆,和壹群平凡的朋友,過平凡的壹生。

我相信,這是大多數人的理想,這體現了人性中很溫馨的壹面,有善良,有孝順,有愛,有想念。

曾經出現在課本中的共產主義,是讓我困惑的,因為它告訴我,社會有階級,並且要進行鬥爭。我們是無產階級,我們是正義的,我們的生產資料被剝奪了,我們的勞動果實被資產階級用資本剝奪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壹邊仇視著資產階級的有錢人,壹邊狐疑,社會主義所謂的集體所有生產資料,生產資料到哪裏去了呢?誰來管呢?

圖片來源: 風聞網站

長大了,我發現了生產資料和積累的財富,是名為“官員”人來分配。那個時候,我忽然好想成為官員,好羨慕成為官員。妳看妳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都是官員的壹句話,所謂的資產階級商人,已經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中敗北了,而官員集中地的“黨”,成為了我夢寐以求的地方。

我忘記了家鄉的青山綠水,忘記了學校的知己好友,忘記了自己簡單平凡的願望,我忘記了壹切善良美好,我開始朝聖般的跪拜在黨的腳下,我渴望成為分配生產資料和勞動成果的人,畢竟豪車美人,壹步之遙。

或許,冥冥中自有天意。畢竟我是有人性的,就算我可以跪出我的功名利祿,我跪不過沒有人性的掠奪。生產資料公有,本身就是壹種掠奪,因為那代表著,每個人其實什麽都沒有,能擁有勞動成果的,只有分配勞動成果的人。而分配勞動成果的人,只在乎勞動成果,不在乎青山,不在乎綠水,不在乎生態,不在乎文化,不在乎道德,不在乎人倫,更不在乎人的生死。我沒法跪過這壹關,我站了起來,後退了。

我想念我的家人朋友了,我想我的家鄉了,我想念那通往學校的橋梁河流了,我想念種種的童年回憶了,我想再次感受那種故土的溫馨。

我回去了,可當我見到的家人的時候,我發現,他們都是那麽希望我能成為壹名官員,告誡我不要管別人的死活,能獲得權力就好。通往學校的河流,已經是臭水了,無成本無限制的排汙,已經毀了家鄉的生態環境。而我的那些朋友,對權力充滿了渴求,而且很現實的說,這是改變他們生活狀況的唯壹途徑。

入夜,再次想看見那朗朗星空,擡頭仰望時,卻發現,星光已經無法透過渾濁的空氣了。我沒向黨朝聖,但是很多人已經跪拜了。家鄉的壹切,就是這種跪拜的代價。

無產階級從來都不存在,有的只是壹群企圖分配別人資產的人。在以鬥爭之名的引導下,在以共產大義為名的號召下,中國大地上人性,上演了人性最貪婪,最無恥,最惡劣的壹面。想要終止這壹切,只有壹個辦法,把打開人性邪惡的體系,連根拔除。

文章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