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亂法能否爲護憲運動提供法律支持

作者:柏熙

在前些日子裏中共利用各種華文自媒體的宣傳,對鮑威爾律師進行栽贓和陷害,中共國牆內的民主人士圈內已經彌漫著對鮑威爾律師的質疑,這來自于中共目前的策略,與民主黨極左翼分子進行對川普總統的分割瓦解。在最有效的手段,即控制白宮幕僚長,對川普總統欺騙和誤導。同時,被嚴重腐蝕的平台推特以及其他平台上,利用林伍德律師此前的一篇關于禁嚴令的推特,放出川普總統與鮑威爾律師開會討論該法令的假新聞,離間川普總統的團隊,妄圖下降他們的公信力。沼澤的一套組合拳打下來,似乎對正義勢力有化瓦解的作用。但其實收效甚微,這是因爲在川普總統首執政的四年中,他和他的家庭、團隊已經用切實的努力向關注美國政治的人證明了,目前美國國內主流媒體在不斷放出假新聞,沼澤面之巨大到平台控制言論、自媒體誤導認知、最高法院和州法院公然不受理合乎憲法的訴訟案件的嚴峻程度。

在昨日沼澤們利用自媒體對川普總統與鮑威爾律師開會的內容進行廣泛造假後,川普總統立即發推證明該信息是Fake News。事實上,川普總統與鮑威爾律師開會並未討論任何與戒嚴令相關的話題,戒嚴令最初來自于其他律師們的推文,討論是否使用戒嚴令讓舞弊七州重新進入選舉。目前的局勢中,從趨勢分析的角度講,川普總統的司法程序雖仍在進行,但司法之路確實障礙重重,沼澤面之廣大,出乎大多人意料之外。最初德州向最高法院訴賓州的案件一起,站在關注者的眼中看這次法律實操,本應是司法上的巨大轉折點,可以說應該是裏程碑式的勝利。因爲無論最高法院受理或者是不受理,最高法院和賓州等四州中一定有一方會被視作違憲。一般認爲,最高法院一定不會放任不管,如果選擇直接不受理本案件,則視爲賓州等四州的違憲行爲是合法的,而最高法院則可以公開違憲不審理該案件,這對當時預判是幅度一般的沼澤面來說,是一個雙重打擊。但川普總統的對手則比預判的要凶狠的多,他們沒有任何的底線、無恥到近乎瘋狂的地步,操縱最高法院直接對該合法案件不受理,從那之後,最高法院也失去了憲法正義性的地步,不過沼澤們確實做到了中共所說的“舍車保帥”,他們舍棄了最高法院在司法界以及美國公衆中的護憲地位,也要保住這個用舞弊和欺詐手段獲得的在“主流媒體”口中的所謂“拜登總統”,沼澤面與中共配合,也在此前用各種假消息如奧巴馬被捕、拜登可能被影子政府(Deep State)放棄等混淆公民視聽。如此來講,在目前的形勢下,最初采用司法手段,走1月6日之前的司法流程是完全正確的策略,川普總統及其團隊在這個階段內,廣泛搜集了美國公民掌握的拜登舞弊證據,並且正義的美國公民們完全了解了這件事全部經過,全世界各國的挺川遊行也充分說明了世界公民對選舉反舞弊、反欺詐的堅定支持。在司法流程之後,川普總統的團隊還會有其他的部署,目前雖然處于未公開狀態,但考慮到整體形勢的嚴峻性和沼澤面仍在不斷擴大,分析看川普總統幾乎一定會走向林肯總統的道路,爲美國“再造共和”。此時已經有自媒體認爲,首先有可能出現的局面是川普總統像林肯總統那樣施行反叛亂法。

反叛亂法在1807年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佛遜在任期間被通過。1863年,在南北戰爭開始後的第三年、共和黨林肯總統就任後的第四年,在殘酷的美國戰爭期間,一大部分“主流媒體”並沒有對戰爭的慘烈程度有足夠的關注,也沒有對林肯總統的廢奴宣言有任何積極的反饋。他們是因爲利益面與南方大種植園經濟綁定,以及被腐蝕等原因,公開反林肯總統、反美國聯邦,他們肆意報導各種假新聞,與今天的主流媒體例如CNN、MSNBC等等極其類似。林肯總統在1863年,忍無可忍,關閉了數百家北方區域內的報紙,這些報紙都是常年報導假新聞、借此支持奴隸制、支持南方13州打內戰、反對林肯總統的典型“Fake News”媒體,並且林肯總統逮捕了俄亥俄州的國會議員,該州是通南方奴隸制的主要州,其議員通敵程度令人咋舌。在林肯總統動用《反叛亂法》之後,依然被一部分媒體指責爲“獨裁者”,林肯總統護憲的決心並沒有因爲他們的利用假消息橫加指責而受挫,他愈戰愈勇,才有了1864年南北戰爭的最終勝利,慘烈的戰爭後,美國在20年內大範圍的廢奴,北方經濟高速發展,南方則因爲民主黨的存在而沒有完全進入廢奴運動。直到民主黨在20年後完成的選票舞弊的複辟運動,隨著共和黨海斯總統爲了防止再次發生內戰不得不做出讓步,民主黨再次回到兩院控制政局,因此奴隸制並未被完全廢除。時至今日,以黑人作爲政治正確的民主黨,閉口不談的就是19世紀的民主黨在與全世界正義力量作對,在不斷的增強蓄奴、構陷林肯總統、使用假新聞逼迫總統讓位、鼓動南方各州反美國聯邦,掀起了全美的腥風血雨。

時至今日,我們可以綜合考量下川普總統像林肯總統那樣使用《反叛亂法》的可能性。在推特中,反叛亂法成爲目前比較熱門的話題,筆者則認爲川普總統使用反叛亂法的可能性較低,至于反叛亂法成爲目前討論聲音最大的話題,這來自于一部分正義力量的護憲決心,同時沼澤媒體以及中共也在不斷的帶節奏,將反叛亂法描述爲軍管法律,事實上這是沼澤們和中共的邪惡伎倆。筆者之所以認爲動用反叛亂法的概率不高,這個看法來源于,《反叛亂法》本質與戒嚴令是相提並論的法律手段,川普總統是不太可能使用戒嚴令,川普總統在推文中已經否認了推特中大量的披著自媒體外衣、本質是沼澤面一員的假新聞媒體所報導的他已經在討論戒嚴令的可能性這個消息。最爲可笑的是,川普總統推特被打上上了假新聞的標記,而大量的假新聞媒體卻暢通無阻。在昨日川普總統與鮑威爾律師的會議後,推特的假消息漫天飛舞,說川普總統在與鮑威爾律師討論戒嚴令的詳則,但根本是確無此事。既然目前已經否認了目前對戒嚴令的探討,那麽可以推導出使用《反叛亂法》的可能性也相對較低。

前日,美國代理國防部長Chris Miller公布,五角大樓暫停與拜登團隊的“過渡交接”合作。這代表美國軍方目前處于等待大選爭議的過程中,美國軍方絕不會支持一個舞弊欺詐得來的美國總統,這將會對美國憲政造成最大的侮辱。從這裏我們再回看網絡上對反叛亂法的評價:反叛亂法在沼澤面和中共的一再渲染下,成了一個軍管法律,但事實上美國是一個憲政國家,並沒有對軍管有嚴格的法律定義,這是因爲憲政國家與中共國的黨國是完全不同的,憲政國家中的憲法具有最高的地位,任何州和任何人都不得突破憲法,因此,本次賓州等四州違憲采用郵寄選票、選票舞弊等行爲,是赤裸裸的對憲法宣戰。護憲運動帶來的護憲戰爭也許遲早會在美國出現,但美國並不像中共以及沼澤們所宣稱的那樣會走向軍管,因在美國法律體系中,護憲的過程與軍管沒有直接關聯。中共國只是用他們的一黨獨裁的法律體系來覆蓋人們對傳統美國法律的認知而已。因此,筆者並不排除美國使用軍事護憲的可能,但也許不來自于《反叛亂法》和戒嚴令。這是因爲筆者認爲反叛亂法不能爲護憲運動提供最佳的法律支持。關于這一點,應靜待川普總統的團隊將會采用何種策略,此時共和黨議員們中正義的一部分也在討論如何爲更有效的護憲運動提供更好的法律支持。在當年林肯總統曆史高光時刻的1月25日之前,一定會有更佳的突破口出現,而不可能像中共所宣稱的那樣護憲等于軍管,中共的輿論宣傳陰謀本次又行將破産。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