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爆料革命中“赤子之心”的重要性

作者:勉強生(京都富士會)

校正: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排版: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最近幾天壹個爆炸性消息突然在戰友之間炸開了鍋,那就是Sara解散鳳凰農場的事情。經過文貴先生坦率果敢的處理,雖然及時有效地解決了這個問題,但是我們不得不從這些已經發生過和現在可能壹樣正在別的農場發生的問題中汲取教訓、反思自我、總結經驗,以避免在未來仍舊“路漫漫其修遠兮”的滅共道路上重蹈覆轍。

我想,根本原因還是Sara以及某些戰友未能真正了解和踐行“無我”的行為準則的。從文貴先生的直播中我們知道Sara要搞政庇、要建口罩廠,在具體操作中表現出專橫和任人唯親、搞小團體的傾向,甚至在交接時縱容不配合喜馬拉雅委員會接管。文貴先生說“無我”是滅共中任何戰友應該秉承的信念,壹旦生出了“我”,無論是貪財心、色心、妒忌心、仇恨心、糊塗心、傲慢心、懷疑心,都是“我”的外化表現,就有了讓邪惡力量有機可趁的縫隙,讓“燕子”、“毒蛇”有了咬妳的機會,在這個艱難的滅共道路上壹定會掉隊,壹定會失去初心。

對於“無我”的解釋,我覺得還是留給文貴先生本人吧,我想從我自己的經驗和角度提出壹個類似的詞:赤子之心。

結合我翻閱的資料和自己的理解,我覺得戰友們應該從這幾方面來理解“赤子之心”,並在與戰友互動中時刻提醒自己,彌補自己的缺欠,提升自己的心境水平。

赤子之心,最早建於《孟子•離婁下》: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大人”,可以解釋為成君子,或者通俗地說是成年人。“赤子”,壹曰是初生的嬰兒因為其皮膚呈現紅色所以有此說法;壹曰古人“赤”通“尺”,即為尺子。所以,按字面解釋說“人應該保留嬰兒的心境”(個人還是比較贊同前壹種對“赤子”的解釋)。

各位可以想象壹下,嬰孩時期的我們是怎麽樣的呢?沒錯,他不懼怕任何事物,對萬物抱有好奇;他也內心外露表裏如壹,笑和哭就是其內心的寫照;他也會沈浸在自己的快樂遊戲而不受他人幹擾;他有壹說壹,毫不加以掩飾;他喜歡和討厭全部寫在臉上,不懂阿諛奉承;他不會永遠記恨壹人甚至渴望別人傷心難過;他不會抱殘守缺而變化通達……

不難推出這幾條我們反省的規則:

1、在滅共道路上,是不是真的不怕可能遇到的誤解、中傷、欺騙、被約喝茶等傷害?(這些都不願意遇到,但是遇到了能否壹笑置之)

2、是不是願意看到別人的好,以及是不是願意學習他人的長處?

3、除了有滅共的激情外,是不是還夾雜著個人的利益和目的?(比如像inty、侯小寶對中國人的恨、摘桃黨、賺錢黨、騙色黨、傳教等等)

4、是不是能不受媒體和身邊親朋好友的影響,意誌不定甚至反過來攻擊詆毀戰友?

5、是不是以為自己高於優於其他戰友,而表現出傲慢、頑固、不願溝通?

6、是不是喜歡搞小圈子,任人唯親,拉幫結派?(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 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7、是不是判斷不按照事實而按照人情?(也就是“為真不破”)

8、是不是固執己見,不接受不同的聲音?

9、是不是對他人的不幸而感到傷悲對他人的快樂而真心祝福?

細想壹下,“赤子之心”根本不就是“無我”嗎?因為嬰孩自主意識還不強,其行為方式不全然取決於他的利益,更多是天性,也就是天道。“無我”是十分高的壹個境界,即使是寫下這篇文章的我也做不到。但是我們因滅共、渴望公正和自由的新中國而聚在壹起,走的就不可能是壹條鮮花掌聲的路。我們集合在壹起最終目標尚未實現,我們有什麽資格產生“有我”呢?郭先生說“如果妳想撈利益,壹定會最終失去”,“滅共是手段,新中國聯邦是目的,根本還是要維護中國人利益”。戰友們在說任何壹句話,做任何壹件事前,壹定要將這兩句話反復在心中默念幾遍,再衡量自己,判斷是非,很多迷霧和雜音就散去了。

再回看這次Sara的事情,很明顯事實如果是如文貴先生所說的那樣,Sara明顯沒有踐行這2條準則,產生“有我”了,以至於文貴先生痛心地說“Sara最大的問題是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麽地方”。畢竟這是文貴先生從爆料革命開始就不斷提的,作為壹位跟了3年並做出了巨大貢獻的戰友還沒有明白這個道理,實則令人扼腕痛心。

寫下這些文字,希望與各位戰友共勉。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zhan
3 月 前

唯真不破

0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