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文件:日本政府曾 “反對 “天安門廣場事件當日的對中聯合制裁 當時的宇野首相表示:”孤立中國是不合適的”

翻譯: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校正: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排版: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譯者案:

日本政府曾對中共的誤判!

正文

12月23日,日本外務省公開了1987年至1990年,共26卷(約10600頁)的外交文件。其中1989年6月4日,中國當局武力鎮壓學生民主運動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相關文件記載,日本政府在事發當天就起草了壹份文件,表明了反對與西方國家聯合制裁中國的政策,稱這種制裁 “從長遠看、從大局出發,是不明智的”。

原因是擔心中國壹旦被孤立,可能會變得更加沙文主義,會向蘇聯靠攏。結果日本的應對措施幫助中國突破了國際包圍圈。因此,香港等地的人權壓迫和擴張主義有增無減。

事發當天(1989年6月4日)的名為《日本對中國局勢的立場(主要是對西方)》的文件中記載:該事件 “從人道主義的角度看是不可接受的。但是,這是中國的內部問題,中國的政治社會制度和價值觀念都與日本不同,對中國的譴責應該是有限度的”。明確表示日本反對西方國家對中國采取聯合制裁及其它措施。

“中國內政 “這句話至今仍是中國政府侵犯人權之遮羞布壹樣的慣用語,文章內容也揭示了當時日本政府的人權意識。

高度重視人權和民主化的西方國家不斷呼籲制裁,7月中旬在法國舉行的七大工業國集團峰會(阿克塞峰會)上通過了譴責中國的宣言, 但還是沒有實施聯合制裁。

1989年7月6日,首相宇野對前來通報峰會情況的外務省官員說,不宜將中國推向國際孤立化。 他說過:EC(歐共體)、美國和日本是不同的。這壹點在外交文件裏是有體現的。

6月22日的絕密文件中,還有:政府的政策是 “在峰會前采取’觀望’態度,在確認中國將堅持改革開放道路後,逐步實現關系正常化”的記載。

事件發生後,日本立即采取了包括建議不要去中國各地旅遊,凍結日元貸款等對中制裁措施。不過,8月峰會結束後,取消了除北京外的關於中國旅行的警告,9月,兩黨議會聯盟訪華,率先取消了制裁。1990年7月,宇野的後任首相海部俊樹宣布恢復日元貸款,1991年訪華;1992年,天皇、皇後也訪華。

從外交文件中可以讀出,日本政府親華立場的背後,是基於當時政府的預見是:改革開放政策將帶來 “中國外交政策的緩和”,從長遠來看,它將使中國在政治上也轉變為壹個更加自由開放的國家。但但今天的現實是,在實行改革開放政策的同時,獨裁的中國共產黨的專政下,中國只是軍隊不斷擴大,國力不斷增強。

原文鏈接

https://news.yahoo.co.jp/pickup/638023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