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20日郭先生喜馬拉雅大使館Discord與戰友聊天音頻

這個玩意也不好用,我覺得咱們還是GTV比較好,我今天晚上抽時間,因為我有很多很多會,我要把會開完之後看看今晚直播一下跟大家聊聊天,大家可以在下面問我問題,今天晚上在群裡面嘯天給公佈一下,今天晚上直播的話,六點到7點直播,只回答VOG還有鳳凰農場的事情,當然讓戰友都聽到也挺好。

我想跟大家說的事情,為什麼要組建這個discord群呢,因為從昨天到現在咱們很多很多長期做義工的戰友,由於鳳凰農場解散的事情很傷心很傷心,在這種情況下呢,我聽到以後心裡很不舒服心裡很不安,文貴非常清楚,很多戰友是跟隨爆料革命,跟文貴來的,做義工也是為了爆料革命滅共,不是跟的哪個人,包括我郭文貴,你們不要跟文貴,你們要跟滅共的人。

跟滅共的人有幾個條件,你有能力滅共,你除了有能力你還有這個勇氣滅共,對吧。我很早就說過,你有這個勇氣,有這個能力,你做到了滅共了沒有?這是個最基本的前提。我相信沒有一個人,特別是在咱們在牆內的戰友們,冒著生命被抓、被喝茶的風險,跑VOG也好、跑鳳凰農場也好、跑到哪兒了什麼地方也好,去在那兒玩兒了,沒有人。

所以說,我理解大家的這種心情。鳳凰農場的事件絕對是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事件,隨著時間的推移,真相會慢慢揭開。我們就是堅持唯真不破啊,我們要考慮到這個,現在的感受,包括共產黨啦、欺民賊啦,我們考慮到戰友們這個整個心理承受能力啊。包括我們要維護這個Sara個人形象,Sara是我們的姐妹。是文貴的妹妹,也是你們的戰友。但是爆料革命,她沒有任何特權,她也沒有任何的所謂特別之處。過去幾年七哥反正永遠擋在她前面,護著她。

但是我覺得,現在很多人在VOG也好、鳳凰農場也好,戰友們有些人,不一定是Sara,有些人已經把戰友當成自己的財產啦。特別是有些人挑撥離間,一會(郭)嘯天可以把那個音頻啊,給掛到這個Discord裡邊去,讓大家聽一聽。這個侯小寶在這個對話當中,使用變音啊,在Discord好像還變音。最起碼幾次談到要建議Sara、和那些在Discord聊天一群人,要把所有鳳凰農場解散的原因歸罪於喜馬拉雅農場常委會(聯盟委員會)。大家可以去看(聽)到,這個是不可以造假的,當事人都活著呢。

幾次,我不知道那位先生是誰、是哪位戰友,強調說不是事實,不能這麼說。侯小寶還是強調要把這個怪給喜馬拉雅農場。這個事情就很有意思了,喜馬拉雅農場大家認可的,絕對不是你一個人的,為啥侯小寶就乾這事兒呢? 過去一、兩個月,Sara就不明白喜馬拉雅農場的這個(問題)一切都是因為台灣,這個農場一切都是因為侯小寶。什麼只聽路德的、只聽Sara的,這話聽起來就為了Sara好,實際是害你的。

就像現在共產黨那邊都說習近平你是神,你是偉大的神。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這個音頻今天戰友發給我,我很震撼。就在說什麼,我們要追求自由,我們要搞報社,我們能獨立,我們不怕你那個。喜馬拉雅、GTV的股票誰也拿不走,我們要獨立,然後陷害喜馬拉雅委員會。而且口上還說呢,支持郭先生、支持爆料革命,我們的目標不變。就像共產黨似的,支持習近平,我支持共產黨,我為共產黨獻上爹娘、獻上一切,但是這種腐敗都是自己的。你覺得真誠麼?共產黨必然之亡。

從這個語音里就看出來,鳳凰農場必須解散。VOG你可以存在,但VOG絕不能再代表戰友。任何是戰友的,不能在VOG,因為這已經變了質了。鳳凰農場為什麼要解散?路德最有權解釋解散。路德告訴Sara你不能再用我路德和Sara這個美西農場,你解散吧。路德跟我說,我還挺驚訝。後來這Sara跟我說,你把這鳳凰農場拿走吧。我說,那好哇。本來就因為台灣農場搞得雞飛狗跳,我都沒想,我說這是台灣的原因。

在這之前,侯小寶飛到鳳凰城,要跟Sara搞口罩廠。然後呢,這個不但搞口罩廠。頭一段時間,你知道這一系列的事情的發生,經常。更重要的事情,我在直播中說過,為了這個搞得這個遺書事件。這個遺書事件聽說是一個叫鉛筆小元給出的主意,還有侯小寶。在這之前,搞政庇。這個小元和侯小寶,以及包括有家人在旁邊說服了Sara。但凡有點腦子你們想一想,甭說在美國,在中共國,你去給我說說,你要要求所有的相信你的人,還不是跟隨你的人,(是)跟隨爆料革命的人,你是一個普通的戰友,而已。你讓大家集體留存信息,讓鉛筆小元都簽(記)下了名字。誰給了你這個權利?合法麼?合理麼?居心何在?誰會為此負責?這些可以把爆料革命毀掉。

另外一個就是,所謂的搞政庇。Sara問過,我說你可以在在法制基金、法治社會,Sara是董事的前提下,無償地、不能收費地,去資助、(提供)咨詢幫助戰友。任何費不能收,有任何收費就是純粹的詐騙,觸犯美國的法律。郭文貴告訴大家,有些信息我現在不方便說,因為這個事情美國某部門已經立案。很多戰友被封、被查,包括我們的很多家人。那麼,有些共產黨給提供的信息,潛伏在VOG和鳳凰農場的這個特務,錄了大量的語音信息。正好Elliott Broidy買通這些人,立了案,把我們戰友挖到了假的也給查了、立案了。這是嚴重的事情,這不是個簡單的普通刑事問題了。

接著同時,在法治基金的前提下,侯小寶任何人都不是法制基金的人。我非常信,到現在我都不相信Sara搞政庇,包括這個遺書事件,是她(策劃)的。她沒這個膽,她也沒這個腦子。她有這個常識,我從語音裡面看到Sara的,簡直是竟然是侯小寶撒謊,她不阻止他。這讓我非常之震驚。侯小寶和這個Sara在這幾個人對話當中,已經把VOG和鳳凰農場據為自己私有財產,以及她的全部農場。

這幾天我在想,鳳凰農場幾乎跟其他農場不溝通,也不遵守任何農場,這個農場委員會的規定。像這些對賬的事情,對賬是你的法律責任。你不對賬你就是詐騙,你不敢一一驗你就是詐騙違法。非常簡單,不用多少戰友告,三個戰友去告去立馬就立刑事案啦。這就是事實,你別以為你在台灣沒事兒,在哪兒都會有事兒。這鉛筆小元怎麼爆出來的這是?從美東,就跑到美西去啦,從加拿大到美東,從美東到美西。Sara都變成這個樣子啦,鳳凰經濟電視台,蓋(房子)都沒有了,不存在。這Sara、VOG、和新中國倆聯邦、和爆料革命任何有關係的事情,不允許再發生。再和她那邊發信息有任何聯繫,一切後果自負。

第二個事情,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呼籲戰友你來配合,保護每個戰友的利益,包括你提供信息的,我們來負責,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負責。在這個截止日之前,她必須辭職。如果我在這個停止了,還有任何打著爆料革命和喜馬拉雅農場、新中國聯邦,再有任何商業的、和戰友們聯繫,都是不合情不合法……

更重要的事情,兄弟姐妹們,要搞清楚,你們有著絕對的選擇,這是你們的自由。從爆料革命第一天起,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大家願意選擇,願意跟著爆料革命你就跟,不願意跟的你就退,不願意加入農場你就不加入農場。

以後這個群建立了,由嘯天、文肖,還有咱們這麼多戰友都在這塊經營這個群,以後戰友群里留言,必須回復。這個……咱們這麼多人,還有文隨都在這兒呢,所有的人都可以在這兒溝通,也可以和各農場溝通。以後這個群,就是直接,每天我都要看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要知道。

但今天我們有三個不允許,希望戰友要知道,任何情況下,不要去攻擊Sara。Sara和VOG、和原鳳凰農場,絕對不允許去,這是今天我在這裡直播的原因。不相信Sara她有惡毒之心,傷害爆料革命,我絕不相信,到現在我也不相信。我聽了這個語音,我傷透了心,我心在流血。但Sara絕對不允許再代表戰友們,這是必須的。不攻擊Sara,不攻擊VOG,不攻擊鳳凰農場,這是第一個「不」。

第二個「不」,絕對不允許VOG和Sara,和侯小寶、和鉛筆小元,這些人再代表任何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和農場,絕不允許。

第三個,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戰友們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跟隨爆料革命和農場的,丟失一分錢。

這三個最大的「不」,我希望嘯天你們整理一下,告訴大家。

那麼我們現在,我們不害怕共產黨利用點什麼,我們更不害怕欺民賊這些垃圾們,我們就是唯真不破,就是堅持真實。我們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所以說戰友們,今天我在這裡給大家說,一切都要記住,文貴為你們這些事承擔一切責任,我承擔責任,我會協調一切有關方,協調不了,他們滿足不了的,我來最後承擔責任。錢不能少,你們有選擇來和走的任何權利和自由,誰也不能再代表戰友,從第一天不允許代表,誰也永遠不能代表戰友,我也不允許任何人去攻擊戰友,傷害戰友,欺騙戰友,這是不可以的。

所以說,我這個心裡邊很不舒服,文貴在這塊衷心地、莊嚴地我得做好。衷心地啊,我在這兒向所有的戰友們道個歉。因為這件事情的變化,文貴的無能,沒有處理好這些事情,給你們帶來的不方便,給你們帶來的這個不舒服,給你們帶來的讓你們沒有睡好覺,給你們帶來的所有的麻煩,文貴向你們道歉,我盡力做好。還是那句話,大家有選擇一切的自由,好不好?

然後呢,這個群呢,我會定期到這個群來跟大家聊天,未來我會想辦法。

VOG的款項怎麼解決?所有VOG款項問題請和喜馬拉雅農場聯盟委員會解決。

然後在這個群裡邊,有嘯天、文隨、還有文斌,文斌我不知道在不在,還有文肖,文佳,還有這個群里的戰友都會一一回答你們,所有從過去的到現在的,任何一分錢都會負責。全部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一一地從這個VOG、從這個鳳凰農場,統統地都給你們解決。你們放心!

跟郭叔說的,你不怪七哥,七哥一樣自責,你怪不怪,天圓地方,你怪不怪都自責,非常自責。這個地方我會定期來看,一定定期來看,這個平台就是咱們這個所有VOG、和鳳凰農場,以及沒地方,不願意去啥地方的戰友的溝通的平台,謝謝悠悠。

兄弟姐妹們,剛才我說的那幾個「不」,咱一定要牢記,牢記牢記牢記。你可以把那幾個「不」總結成七個「不」也行,咱們總結一下也行。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給大家聊聊目的就是這個,我基本上說完了,你們幾個主持人誰在,你們說一下,今天這個你們要給大家說,未來這個群……

一直跑步跟隨,重新來吧(七哥念戰友話),咱沒有什麼重新,一直都是一樣的,不叫重新,還有南國,謝謝你的關心,沒有什麼重新,那本來就正常,任何一個農場都不能代表爆料革命,也不能代表這個戰友。

永遠記住,任何一個農場,這種事情發生是好事,我們這為啥是好事啊。接下來你相信農場未來會幾十個幾百個的時候,它一定會經常發生,啊文木,雅典娜,它是正常的,它不發生不正常,發生了對咱是好事。七哥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遇難呈祥!是不是,這不叫難,它就是個挑戰嘛。

最起碼Sara,我不相信Sara有任何惡心、歹意,她不是那個人。那個語音通話讓我看到了,就是Sara的內心起到的波瀾,她真把自己當大領導了,她真以為戰友就是她的資產了,她真以為那些人就是,比七哥重要了,是吧。這是讓我很震驚的,很震驚的,沒想到。這是讓我非常非常震驚的。

包括這個侯小寶,瞪眼撒謊,她不阻止他,讓我很震驚的。Sara為了侯小寶,那傢伙……Sara也沒說你為了你七哥如何如何,好像是為了我已經付出多少。她為了侯小寶做的事情,那比對七哥多了去了。他那樣地撒謊,她不阻止他,讓我很震驚!竟然說七哥的兌不兌現,那看七哥的了。七哥從爆料革命到今天,什麼時候沒兌現過。我懷疑我,就差了攻擊我侮辱我了,是不是?大家也都聽聽那個聲音,好好看看。這個簡直讓我感覺,我對Sara是,感覺忽然之間我好像不認識Sara一樣,這太恐怖了這個。

所以說這共產黨的這個,這些爛招也好,不要怨共產黨,你共產黨來了,你只要乾淨,你怕共產黨怕他幹什麼呀。為什麼別人不被乾掉啊,為啥咱自己被乾掉了。不要怨共產黨,怨自己,不要怨共產黨。

七號飛船,好傢伙,七號飛船還有,明月清風,文鈴……(七哥念戰友)

這加手機爆熱,亂世佳人,是進入的聲音,把進入聲音關掉就好了,香港小子,香港小子在這兒呢啊,好傢伙。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給大家說這個,在前線一個VOG、一個鳳凰農場解散,你們就傷心了,那要遇到什麼挫折,那你們不是沒心了嗎?那咱還咋滅共啊,咋搞爆料革命啊兄弟姐妹們?你們傷心,我很傷心,我也很抱歉給你們帶來的這個不舒服。但是你們不要那麼脆弱嘛兄弟姐妹們。

未來的農場當中,這種事情發生,還早著呢,多著呢,誰變成了今天的Sara,誰就會變成今天這個事情。所以說我們要讓每個農場,它都不能大到了所謂的壟斷一切,那是不可以的,這是天意吧,天意這一次啊,絕對是天意。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是好事。這個在這個平台上,你們最起碼未來可以直接跟七哥說話,七哥溝通,沒有任何問題的,好吧。

行,那我就這樣好不好,這個嘯天啊,文肖,我今天就說到這兒,薰衣草,跟隨七哥。然後呢,你們這個保持這個台的運作,今天晚上我直播,然後呢,咱們以後我定期地來,好不好?

現在多少人了?

(現在有大概四五百人吧,也不好數。總之就說郭先生剛才的聲音不能說是特完美,但是可以聽清內容,到時候會綜合下錄音的音頻,也會聽寫出文字,到時候會貼出來,謝謝郭先生)

好,謝謝大家啊,那我就先離開了。

聽寫團隊義工

(文隨riki、Embracer牙牙、巴比龍、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rossroads2020
3 月 前

看完覺得很恐怖,Sara,哎!可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