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WE 慈善:中共式腐敗的縮影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校對 小鷗 上傳 WJ

據後千禧年報12月22日報道,聲名狼藉的WE慈善(WE Charity)竟獲得加拿大緊急工資補貼(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 , 簡稱CEWS)。

CEWS提議為在疫情中掙紮的企業支付最高75%的工資,由加拿大政府於4月份實施,旨在幫助因中共病毒大流行導致經濟衰退而面臨收入下降的企業。該計劃預計將耗資976億加元,成為加拿大政府與中共病毒疫情相關的救濟支出中最昂貴的一項。

為什麽所謂的非盈利慈善組織收取政府為企業提供的補貼?WE慈善做過什麽呢?

WE慈善與中共國關系

據《國家郵報》7月28日報道,該組織在中共國有多個項目,創辦者吉爾伯格(Kielburger)兄弟和中共關系密切。

圖片來源: National Post

弟弟克雷格·基爾伯格(Craig Kielburger)在2008年出版的《從我到我們:在物質世界裏尋找意義》(Me to We: Finding Meaning in a Material World)被中共國中央電視臺和黨媒《人民日報》吹捧為“對中國年輕人最有益的書之一”。中共的此種行為,看起來像是統戰部影響了WE慈善。

圖片來源:Metowe

據WE 慈善官網介紹,它在中共國農村的活動始於2002年。2012年,其分支機構ME to WE在上海成立了合資分公司米圖維,已在中共國經營多年。2014年和2015年分別在北京和上海的中學舉辦“明日領袖論壇”,北京的活動是和東城區教委合作,曾請姚明進行演講。

哥哥馬克·吉爾伯格2015年1月曾去中共國駐加拿大使館,與大使羅照輝會面並合影。

圖片來源: National Post

2014年,WE 慈善的米圖維提出的中加青少年文化教育交流活動,被中共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列為中加建交 45 周年的官方系列活動之一。

不過目前WE試圖與中共政府撇清關系, 其發言人說,他們已經有近5年沒在中共國舉辦WE Day活動,不再舉辦“青年文化之旅”,其在中共國的慈善工作專註於支持“過去開發的項目”。

但這些托辭都掩蓋不了中共對該組織進行滲透的事實。

WE慈善在加拿大與政客的勾結

WE慈善與加拿大企業高層和政界人士保持深厚聯系,來自這些高層人士的捐款源源不斷地湧入,WE利用龐大的資金與政客勾結並換取豐厚利益。

2015年11月10日,總理特魯多和妻子蘇菲在渥太華參加WE Day 活動,WE慈善聯合創始人克雷格·基爾伯傑(左)和他的弟弟馬克(右) 圖片來源:POSTMEDIA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曾計劃把在6月份啟動的9.12億元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Canada Student Services Grant ,簡稱CSSG),給WE慈善獨家代理。後來,總理特魯多和財政部長莫諾都因其家族與WE有金錢往來,被聯邦道德操守專員調查,特魯多的母親、弟弟和妻子多次參加WE組織的活動並獲得報酬;莫諾的女兒受雇於這家組織。結果加拿大政府7月初與WE慈善組織終止合作,財政部長莫諾在8月份因該醜聞引咎辭職,很多商業機構也因此紛紛退出與WE的合作項目。

而WE慈善裏包括兩位創始人在內的高層員工辭職,公共財政支持大幅下降。WE 慈善隨後宣布關閉其加拿大業務。

可見,WE慈善收入的下降根本不能歸因於中共病毒疫情,而是因為與政客勾兌醜聞的曝光。但此次WE慈善竟然領取了加拿大緊急工資補貼,令人不由想起吳征白手套公司在美曾訛數十萬元小企業救濟貸款,都是與政府有關系的組織,利用一切機會侵占納稅人的血汗錢。

WE慈善目前還擁有價值數千萬加元的資產, CEWS在WE慈善機構遭到醜聞打擊之前僅成立了不到3個月,宣布最初的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後,慈善機構是否已經獲得CEWS福利?誰批準了WE慈善機構的補貼?特魯多政府是否曾經意識到該慈善機構正在拿納稅人的錢來支持其腐敗的組織?政府為什麽批準這種補貼?

加拿大作為民主國家,雖然主流媒體被控制,給民眾無形中建了一道防火墻,但比起中共國極端的言論管制還是要寬松一點,可以令WE慈善醜聞曝光。但是如果加國政府不斷屈服於中共的操縱和影響,腐敗風氣就會愈演愈烈。

參考鏈接:

REVEALED: WE Charity received the 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

加国补助金丑闻续发酵 媒体揭WE与中共关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