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罔顧事實,集體壓制關於羥氯喹的真相

新聞來源:American Greatness《美國夢》; 作者:C·博伊登·格雷(C. Boyden Gray); 發佈時間:2020年12月18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校對:SilverSpurs7;審核:johnwallis;Page:拱卒

簡評:

長期以來,美國媒體不僅集體選擇無視世界各地關於羥氯喹對新冠肺炎療效的正面消息,反而自大選那天起,一直堅持“羥氯喹有害”的報導。意大利政府在早期用羥氯喹治療covid-19的門診醫生呼籲下,將此藥劃為非處方藥,允許醫生病人之間自行決定使用。來自紐約的西奈山衛生系統和底特律的亨利·福特衛生系統的研究,比利時和荷蘭合作的多家醫院以及許多小型研究也都給出了有力證據證明了羥氯喹的療效。但媒體界在大西洋兩岸的科學期刊編輯和公共衛生官員的幫助下,發起了反對羥氯喹的激進運動。在美國國土安全部舉行的Covid-19“早期門診治療”的兩次聽證會中,多名學者、議員、媒體、以及食藥監局集體無視證明藥物療效的有力證據和支持者的建議,他們極力誇大所謂研究發現的羥氯喹對covid-19病人的危害,並美其名曰“遵循科學,遵循事實”。而支持使用羥氯喹的人都被指控為“反科學”以及“陰謀論”和“虛假信息”的宣傳者。

在中共“藍金黃”影響下,為了配合疫苗推出,各方勢力同流合污編織了一場“巨大的騙局“,使這一療效顯著且便宜的藥物遲遲無法投入治療。由於大多數美國人必須等到春季才能打上疫苗,而病例數還在持續攀升,如何採取有效行動,衝破重重阻力,使患者能夠儘早得到藥物治療是美國當下急需解決的問題。

原文翻譯:

美國媒體正在壓制關於羥氯喹的真相

海外的動態進展已被美國媒體完全忽略了。反而,自選舉日以來,媒體一直堅持“羥氯喹有害”的報導。

由於大多數想要接種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的美國人都不得不等到春季— 而且病例數還在持續攀升— 因此,我們必須專注於保證非住院病人的治療,並重新審視媒體設計的羥氯喹傳奇故事。

意大利國務委員會上周向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該國推翻了意大利7月22日非處方使​​用羥基氯喹的禁令。在一群尋求使用抗瘧疾藥進行COVID-19的早期門診治療醫生的呼籲下,他們公佈了這一改變。

正如意大利報紙《共和國》(La Repubblica)所引述那樣,第7097/2020號令認為,對藥物功效的持續“不確定性”要求他們允許個別醫生和患者就使用該藥物做出明智的決定。

到目前為止,這一進展被美國媒體完全忽略了。這不符合正常的媒體敘述。(作為比較點,當一家歐盟機構最近根據西班牙六名患者的數據發布了一份與使用羥氯喹有關的“精神疾病和自殺行為”的備忘錄時,該消息被登在《新聞周刊》當天的頭版。)

自三月以來,任何觀看過有線電視新聞或翻閱過報紙的人都知道,媒體界在大西洋兩岸的科學期刊編輯和公共衛生官員的幫助下,發起了反對羥氯喹的激進運動。

當前公開的關於羥氯喹的新聞敘述是,沒有證據表明它可以有效治療COVID-19,並且實際上可能有害。提出相反建議的任何人都被指控為“反科學”以及“陰謀論”和“虛假信息”的宣傳者。

但是這種敘述是錯誤的。首先,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在疾病早期服用羥氯喹有助於治療COVID-19 — 特別是來自紐約的西奈山衛生系統和底特律的亨利·福特衛生系統的研究,兩者均表明該藥將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了近一半。比利時和荷蘭的大型多醫院合作以及許多小型研究也顯示了羥氯喹的好處。

其次,據美國疾控中心說法,在該藥的70多年曆史中,全球已有20億人服用了羥氯喹,而且眾所周知,羥氯喹非常安全,可以被“孕婦和哺乳的母親”服用。相比之下,今年最大、最受稱讚的聲稱羥氯喹可能會對COVID-19患者造成傷害的研究就是一樁醜聞,該研究論文後來被《柳葉刀》撤回,柳葉刀雜誌的主編將該論文稱為“巨大的騙局”。

然而,自選舉日起,新聞界就一直堅持“ 羥氯喹有害”的說法,這點在他們對之前由國土安全部參議院委員會就COVID-19的“早期門診治療”舉行的兩次聽證會的報導中體現的最明顯,聽證會是由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 約翰遜(Ron Johnson)召集的。

在11月19日舉行的第一次聽證會上,耶魯大學流行病學家哈維·裡施(Harvey Risch)博士認為:“每一項門診使用羥氯喹藥物(有或沒有伴隨藥物)的研究都顯示出降低住院和死亡風險的實際效果。”

布朗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阿希什·賈(Ashish Jha)博士表示接受媒體的觀點,並向委員會表示:“羥氯喹在治療COVID-19方面不僅顯示了微不可察的效果,而且給患者帶來了巨大的風險。”

新聞界是如何對聽證會報導的呢?《紐約時報》發表了由阿希什·賈撰寫的題為“參議院的蛇油推銷員”的專欄文章,副標題為“沒有證據表明羥氯喹可以幫助Covid-19患者。”

阿希什·賈寫到:“一次又一次的試驗還沒有發現羥氯喹可以改善Covid-19患者預後的證據。一些研究發現,它的弊大於利。”文字記錄再次試圖抹除西奈山和亨利·福特的結果,直接忽視了他們。

在12月8日,第二次參議院聽證會開始的時候,密歇根州民主黨參議員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對里斯博士和另外兩位醫生髮起了驚人的攻擊,這兩位醫生在第一次聽證會上已作證支持羥氯喹。

彼得斯說:“上個月,該委員會舉行了一次聽證會,標榜為對早期冠狀病毒門診治療的審查。不幸的是,那次聽證會放大了科學界不支持的、未得到驗證的有關治療的理論。” 他補充說:“該委員會被用作攻擊科學和促進信譽不良的治療的平台”,而“我們有責任遵循科學,遵循事實,而非陰謀論和虛假信息。

那天,《紐約時報》頭版頭條刊登了聽證會的經過,標題為“抬高邊緣理論,羅恩·約翰遜質疑病毒科學”。就在本週,《華盛頓郵報》嚴厲批評了約翰遜組織的聽證會,稱:“他不顧科學研究發現的,羥氯喹可能危害COVID-19患者的結果而繼續推廣使用羥氯喹。”

參議員彼得斯特別讚揚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他說:“繼續使用科學標準來授權創新和有效的早期治療。” 然而很大程度上,正是由於FDA — 和里克·布萊特(Rick Bright)博士在他與克里斯汀·布萊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Ford)的律師黛布拉·卡茲(Debra Katz)一起寫的對舉報者的訴狀中,竭力宣稱羥氯喹為“這是未經證實且有潛在危險的藥物”— 導致在“國家戰略儲備庫”中有數百萬支捐贈的閒置羥氯喹無法被COVID-19患者及其醫生使用。

當體弱和年長的病人生病時,使用何種可能會幫助他們維持不住院治療,並且幾乎肯定不會造成傷害的藥物,應該留給病人和他的醫生之間做決定— 就像如今在意大利一樣— 沒有媒體界及其善於敘事的工程師干預。要是沒有新聞界及其公共衛生和學術界的同盟擋路,那麼任何有助於兒童重返學校和企業主謀生的措施都是輕而易舉的。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2日